【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三十六章 青鳥盜賊團(上)

達人殿堂

 
    

  第一百三十六章 青鳥盜賊團(上)   前情      等人是很無聊的,所以艾芙妮很自然的開始東張西望起來,沒多久,水晶般 的目光瞟向那片平靜的湖面,心想,剛才那個人是代我們死的吧……   他是誰呢?為什麼突然地出現在這裡,又突然的死去?   艾芙妮心中的疑惑沒有人能替她解答。   心裡悶悶的,好像有股惆悵在悄悄蔓延,不知道是為什麼,也許是第一次看 到有人死在自己面前而感到心慌吧?艾芙妮在心裡如此解釋著。       ◇    ◇   隨著艾芙妮和伊莫姆兩位千金小姐,在雪菲爾德家的大批護衛簇擁下離開, 湖岸也恢復到初始的寧靜。   風兒輕輕吹著,在湖面撩撥起陣陣漣漪;枝頭上的鳥兒嘰嘰叫著,時不時在 樹梢上穿梭來回,整座森林像是回到它本來的樣子,一個遠離人煙的世界。   而在這樣平靜的時刻裡,湖面上,一隻巴掌大嬌小玲瓏的小翼獅,突兀地躍 出水面抖了抖身體,小小的肉翼微微展開搧了搧,然後昂首挺胸地站在水面,一 副萬獸之王的桀傲姿態。   但讓人好奇的是,小翼獅是如何站立水面的?   答案很快揭曉。   水聲嘩嘩,小翼獅被高高頂起,在牠腳下的是浮出水面,年方十九的凌非。   凌非走上岸後,先看了看四周,感受了會兒西神州的空氣,便朝樹林走去。   讓湖水浸濕的樣子雖然有些狼狽,不過那並不影響他與生俱來的俊美。   白皙如雪的臉龐,英挺筆直的鼻骨,薄而無情的嘴唇,似有魔力的雙眼,以 及渾身上下自發而散的氣質,讓十九歲的凌非看上去,就像不屬於人間的神祇。   ——如果不看那身老舊衣服的話。   決定走上岸的時候,凌非便已經用神識掃描過方圓十里的範圍,在確定那兩 位極品女孩和他的隨從都遠離後,這才慢悠悠地從水底下走上來。   做人要低調,他可不想平惹是非。   確定附近沒有旁人,凌非周身氣流猛然一震,青衫上的水分瞬間被震離,衣 服雖然沒有曬過太陽後的乾燥,但也已經不如之前那麼濕漉。   當然凌非還可以使用火龍之力讓衣服更快乾燥,但這麼做的話,就未免有點 小題大作了,所以凌非只是將衣服上的水分震散,至於其他的……凌非閉上眼睛 深深地吸了一口森林裡新鮮的空氣,手裡揣著剛才從六腳怪魚體內得到的魔核, 心想:就讓它自然風乾吧。   原來起初大怪魚對兩位千金小姐發起攻擊時,凌非礙於不想引起注意,所以 並沒有立即向那隻怪魚下狠手,而是拽住牠在水裡不停左右擺動的長尾巴向湖底 甩去,一眨眼就沒了影。   當時凌非也不以為意,想說那條怪魚讓自己這麼一甩,應該不會再回來了吧 ?誰知凌非還是小看了六腳怪魚的尊嚴,所以才有了後來讓怪魚一股腦地撲下水 裡的畫面,還意外的造成人家千金小姐的誤會,以為這頭悶聲色狼死了呢。   不過無所謂,凌非現在想起來,也只是聳聳肩,被誤會就被誤會唄,他死神 打出生到現在都不曉得被誤會過、又被嫁禍過幾次了,也實在不差這麼一次。   走進樹林之後,本來剛才還站在凌非腦袋上的小翼獅,嫻熟的蹦到了凌非肩 上,聲音像小貓似地叫道:「大哥,那兩個女孩好像誤會你了,不要緊嗎?」   「無所謂,反正以後也不會見面。」凌非笑道。信步在寧靜的森林裡,聽著 鳥叫,聞著森林裡獨有的芬芳,感受著西神州的怡人風光。   不過讓凌非微微有些詫異的是,西神州的氣候似乎很好啊,暖洋洋的,完全 沒有東神州那種需要以法陣來抗衡的惡劣低溫,感覺就是個挺適合人類居住的環 境。   其實也無怪乎如此,從迦耶娜的身上,凌非幾乎能想像得到女神的性格是多 麼溫和良善的,相信這樣的造物主,她所創造的世界也實在不會差到那兒去。   「唉,也是,不過那兩個妹妹還真不錯呢,說臉蛋吧,簡直美得冒泡,說身 材吧,又好得不得了,再看她們那一屁股的隨從,家裡環境肯定也極好,說不定 還是有些來頭的,大哥,讓如此佳人誤會咱,你就真的不在意嗎?嘿,要不是我 變成了獅子,連我都想上去認識認識了。」小翼獅搖頭晃腦的感嘆了一會兒,見 凌非只笑不語,他反而有些尷尬了,趕緊轉過話題,訕笑道:「大哥,你說咱們 現在怎辦啊?」   「什麼怎辦?」凌非問道,腳步沒停。   「不是要回東神州的嗎?」小翼獅叫道,一副你竟然忘了的模樣。   「是啊,但你知道虛空門在哪兒嗎?」凌非笑問。   「不知道。」小翼獅搖搖頭。   凌非笑了笑,沒說話,繼續朝著既定的方向走去。   小翼獅反倒有些鬱悶了,有種皇帝不急,我這太監急個屁的感覺,苦著張臉 問道:「大哥,要不咱們隨便抓個人,逼他把虛空門交出來?」   「你姓匪啊?」凌非拍了下小翼獅的腦袋,掂了掂手中的魔核,笑說道:「 別急,等進了村子,咱們找人問問便是,順便也看看這東西值不值錢,要是還值 點兒錢的話,便看能否和人換個虛空門吧。」   「哎,真是麻煩,都怪那死老頭,偏給咱們開那麼多條件,搞得我們現在做 起事來綁手綁腳,實在太他媽混蛋了。」謝雲無坐在凌非肩頭上猛嘆氣,滿肚子 抱怨,心裡著實把太石公給罵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為了避免泄露自己的家底,凌非沒有選擇騎在謝雲無身上,而是讓他化成縮 小版的模樣坐在自己肩頭。   這十年當中,透過不斷與異境魔獸戰鬥,那些珍貴的魔晶,他謝同學可沒少 吃過,所以老早就跨越了九星獸王巔峰,來到了一星萬獸王的境界,基本上除了 那些萬年龜縮的傢伙以外,謝雲無這隻饜燄翼獅王幾乎可以在大陸上橫著走了。   但就是因為他老謝已經成長到凡人難以想像的地步,凌非就更不能隨便把他 放出來騎在屁股底下,否則還不知道會鬧出什麼樣的事來。   他這趟西神州之行的目的可不是來踢館,而是為了能回到東神州,所以麻煩 當然越少越好,不然還要不要回去了?整天處理麻煩就飽了。   說話間,遠遠一處山坳裡有裊裊炊煙升起,謝雲無眼睛一亮,說道:「大哥 ,那裡好像有住人。」   「嗯。」凌非點點頭。   透過神識的探查,他很早就知道了,否則也不會朝這裡走。   來到近前,數十座大小不同,格局不一的簡樸房舍座落在眼前,大部分都是 平房,只有少數幾間蓋到二樓、三樓,從規模上看起來,也就是一座小村而已。   凌非稍微打量一番之後,直接從村口的小拱門下走了進去。   村子雖小,人口卻並不算少,至少街道上還是能看到一股股的人群,在各個 商舖門口佇足停留,有的人在和朋友聊天,有的人在和掌櫃的老闆砍價,不算狹 小的道路兩旁,一些放養的牲口或跑、或坐、或臥充滿了和諧,給人一種打從內 心裡溫暖的感覺。   凌非喜歡這種感覺,沒有你爭我奪,沒有殺人放火,更不用去步步驚心在爾 虞我詐的世界中,感覺這裡就是一處遠僻山林的世外桃源。   當然,以這座山及週邊的格局來看,這裡也的確是遠僻山林了。   不過讓凌非有些詫異的是這裡放養的牲口,和他在地球上所見過的那些雞啊 ,鴨啊,牛啊,豬啊,狗啊貓啊什麼的,竟然相似的可怕,一度讓凌非以為自己 是不是回到地球了。   但是他知道,這裡是西神州,不是地球,只是心裡還是有那麼一瞬間懷疑, 難道西神州和地球有什麼關聯性?   凌非聳聳肩,這是個沒有答案的問題,所以他也沒有興趣繼續去想。   本來凌非還不以為意,但在街道上越往前走,越是感覺到四周圍向自己投射 而來的敵視目光。怎麼了?難道這裡不歡迎外人?   穿過人群,凌非停在一間兩層樓高的房舍前,房舍的屋牆是用一塊塊石頭堆 砌起來的,上面還有些藤蔓胡亂爬著,屋簷上掛著刻有「酒吧」的招風牌,木頭 製成的兩扇門半掩,在門外就能依稀聽到裡頭傳來的喧鬧聲。   嘎吱一聲,凌非刻意忽略背後射來的大量敵視眼神,推開酒館大門便朝裡面 走去。   可是,本來熱鬧喧囂的酒吧卻忽然安靜了下來。   每個酒客都把目光投向站在門口的凌非,而且眼神都和街道上那些村民一樣 很不友善。   奇怪,難道我的長相和你們仇人很像?凌非忍不住這麼想,不然這些人是吃 錯藥了嗎?一個個惡狠狠瞪著自己,好像自己強姦了他妹妹之後又強姦了他媽。   「大哥,這些人是咋了,看到咱們像看到殺父仇人似的。」謝雲無坐在凌非 肩膀上小聲說道。當然,旁人是聽不懂獸語的。   凌非也聽不懂,但死神本源是相通的。   「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在歡迎我們。」凌非微微沉吟了一下,低聲說道。   「馬——馬的,這個青鳥……青鳥盜賊團,真他馬的欺人太甚了!」一個滿 身酒氣的大漢「碰」一聲將酒杯砸在圓桌上作勢就要站起來,卻被一旁的同伴給 拽拉回位子。   「你這是幹啥?要是惹怒了他們,咱們村裡的日子還要不要過了?」   「怕——怕個球啊?大不了和他們死磕啊,呃……馬的,每個月繳稅給那群 狗娘養的,你服氣?不行,我今天非打的他滿地找牙不可!」大漢說的義憤填膺 ,醉醺醺地甩開同伴的手,捲起袖子搖搖晃晃地走向凌非。   直到大漢顛顛倒倒的走到面前,凌非一直都是笑瞇瞇的看著他。在界通原那 十年的時間,凌非明白不負平生為什麼總是笑瞇瞇的,因為微笑的好處實在太多 太多了。   微笑可以讓人看不出你的意圖,微笑可以讓人不知道你的深淺,微笑還可以 掩飾自己的情緒,尤其,微笑還可以讓殺人變得更加容易……   不過凌非現在並不想殺人。   只是他的微笑好像惹惱了那名渾身酒氣的大漢,他伸出一隻手指,指著凌非 鼻子,噴著口水罵道:「笑?你他馬的笑什麼?我——我告訴你,青鳥盜賊團是 吧?呸!只敢找我們這些一般人要錢,算什麼啊?你們真那麼厲害,怎不去亞普 洛迪城要錢啊?那邊全都他馬的有錢人,去啊!怎麼不去!」   「大哥,這個白痴好像認錯人了,把咱們當成那啥鳥團了。」謝雲無將小小 的身體往凌非耳邊靠了靠,小聲的咭咭說道。   凌非微微點頭,笑笑說道:「這位朋友,我想你認錯人了,我並不是青鳥盜 賊團的人。」   「不是?」大漢揉揉眼睛,盯著凌非,上上下下打量了半會,卻繼續罵道: 「放屁!不是你穿了一身青衣?當我……當我白痴啊?」   凌非掃了一眼酒吧裡的酒客,還真絕了,竟然真沒一個穿青色衣服的,看來 今天青色對自己不利啊。   凌非苦笑道:「我不知道你們這兒有這樣的規矩。」   「不知道?你他馬騙鬼啊?青鳥盜賊團的名頭這裡誰不知道?就你一個穿青 衣的,不是他們一夥的那還有……呃,喂,你們抓著我幹嘛?放——放手,放手 ,看老子教訓這個青鳥盜賊團的小混蛋!」      看到那大漢準備要動手打人了,同桌的另外兩名同伴趕緊跑上來一左一右將 他拽住。   「人家都說不是青鳥盜賊團的人了,你怎麼還死纏著硬要給人戴帽子。」一 名同伴說道。   「他怎麼不是了?你沒瞧見他穿什麼衣服嗎?不是青鳥盜賊團的人,幹嘛穿 青衣啊?我看他就是,馬的,老子非打的他叫娘!」大漢不管同伴們的阻攔,仍 然是不依不饒的要上前打人。   「威利,喝醉了就回家休息,別在我老頭子這裡鬧事。」沙啞的聲音從吧台 後邊傳來,凌非看過去,那是一名六十多歲的老頭,雖然年邁,目光卻還是十分 有神。   被老頭這麼一喝,那名叫做威利的大漢楞了楞,這才抹了一把臉,很不情願 的在兩名同伴的攙扶下,悻悻然的離開酒吧。   其他酒客剛才也聽見凌非他們的對話,在得知凌非否認自己是青鳥盜賊團的 人之後,也都各自轉回頭去喝酒聊天,酒吧裡很快又恢復到了初始的熱絡,只不 過依舊有著少數幾個目光還在關注凌非的一舉一動,凌非笑了笑,沒說什麼。   老頭叫做哈德,是這家酒吧的老闆,他剛才一直都在吧台裡觀察著這場鬧劇 ,現在鬧劇雖然結束了,但他從來沒見過凌非這個人,於是在心裡琢磨了一下之 後,便推開吧台的小門,走上前來微笑說道:「小兄弟,剛才真是抱歉,威利他 人其實不壞,就是酒品差了點兒,應該是今天喝多了才會鬧出這麼個笑話,沒嚇 著你吧?哎,你千萬別和他一般見識。」   「我知道,他醉了。」凌非笑道。   老哈德笑瞇瞇點了點頭,說道:「你應該是第一次來我們這裡吧?以前好像 沒見過你。」   凌非聽得出來,這個老頭還在試探,他並沒有完全相信自己不是青鳥盜賊團 的人,於是打趣著說道:「的確是頭一次來,只是不知道有這麼一個典故,否則 我就換一套衣服再來了。」   老哈德知道自己剛才的試探已經讓人發現,不免有些尷尬,但那種尷尬也只 是一會兒的事,很快便恢復了過來,笑道:「讓小兄弟笑話了,來,請裡面隨便 坐,我這店雖然小,不過酒是自釀的,味道也不比大城市裡的高檔酒差。」   雖然凌非看上去,年齡不過十八、九歲,但身為生意人,老哈德並沒有因為 凌非的年齡而輕視他,說話依舊是客客氣氣的。   「好,那就麻煩老先生了。」凌非點點頭,選了門後邊一張靠窗的小圓桌旁 坐下,這裡只有一張板凳,通常是喝悶酒的人才坐的。   「別客氣,這裡的人都叫我老哈德,小兄弟不嫌棄的話,也這麼叫吧,這樣 聽著習慣些。」老頭掬著笑容說道。   等老哈德離去之後,凌非才有時間仔細打量酒吧裡及街道上的人,他們的穿 著大部分都是十分簡單的款式,男的短袖斜開襟麻製上衣外加一條七分寬擋褲, 女的則多數穿著無袖對開露襟連身長裙,布料多偏向粗糙,可以想見在這裡生活 的人,日子過的並不算好。   想起剛才那個威利口中說的青鳥盜賊團,凌非即使沒見過,也能從這些村民 怨毒的眼神中看出來,那肯定又是一個荼毒百姓的組織吧?雖然凌非十分討厭這 種惡人組成的組織,但他並不想招惹麻煩。   正想的出神,一陣高跟鞋踩在石板上所發出的清脆腳步聲由遠而近傳來,凌 非有些意外,沒想到西神州的人也和李文才那個國家的人一樣,也穿高跟鞋。   正狐疑,凌非的眼角餘光就瞥見一雙白皙又修長性感的美腿,已經站在了自 己的旁邊,下意識抬頭看去,視線正好和那雙美腿的主人碰個正著。   凌非身為死神,當然不會閃躲他人的目光,但那雙美腿的主人只是一個年輕 的女孩兒,忽然和一個超級大帥哥的眼神對視,立即就飛紅了臉,有些手足無措 地趕緊低下頭去。   女孩身上穿的是一套低胸無袖的黑白色女僕套裝,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剪裁 設計過,女孩的裙襬距離膝蓋高達十幾公分,完美的將她修長的美腿給展現了出 來,讓肩頭上的謝同學都忍不住嚥了一抹口水,眼睛瞪得圓溜。   她的五官精緻漂亮,笑起來的時候,臉夾上還會有兩個小巧可愛的酒窩,讓 她的笑容以及她的人都變得更加甜美醉人,相信有這麼一個大美女的酒吧,生意 也只會好不會差吧?   女孩淺淺一笑,羞澀的將手裡捧著的,裝有淡紅色液體的透明酒壺輕輕地放 到桌上,然後羞怯怯地說道:「先生,這是您的酒。」      她的聲音甜美裡帶著羞澀,一雙幾乎能滴出水來的眸子在看向凌非的時候, 濃密如兩把扇子的睫毛更是不停的抖動著,嬌羞的神態不言而喻。   女孩打小就生長在這個僻靜的小村落,見過的男人數來算去也就那麼幾個, 而相貌能稱得上帥的,一個沒有,倒是有一堆黑黝黝,宛如妖魔鬼怪般的莊稼漢 子。   女孩心想,雖然青鳥盜賊團那個團長的兒子長得也不算差,而且始終對自己 懷有些心思,但他是荼毒村里的大壞蛋,自己對他可沒半點兒好感,有的,也只 有無限的厭惡而已。   但女孩知道眼前這名男子不同,雖然他的穿著不怎麼樣,但是從他身上散發 出來的氣質,就足以說明他絕對不是一般的人。   有了這樣先入為主的想法之後,凌非的出現無疑是讓女孩的世界明亮了起來 ,就好像昏昏欲睡的人忽然讓人塞了一把芥末到嘴巴裡,整個人一下子都清醒了。   雖然凌非神俊的相貌讓女孩十分驚豔,但她卻沒有將這份訝異表現出來,而 是悄悄的放在心底,畢竟,像這樣俊美的男子,身旁也一定圍繞著許多愛慕他的 女孩吧?而自己呢?只是小村裡一個小小的侍女……   想到這裡,女孩精緻的俏臉上便忽然爬上兩抹紅暈,不知不覺整個人都發燙 了起來。心裡不由怪嗔道:我在想什麼呢,人家都不認識我……   凌非自然察覺到女孩異樣的神情,但卻不明白她怎麼了,也沒多想,接過酒 瓶說聲謝謝之後,沒有急著給自己斟酒,而是從納戒裡取出魔核,這東西如果不 能換錢的話,那這酒還是別喝了,否則買單的時候還不把臉丟到姥姥家去了?   凌非晃了晃手裡的魔核,對著正欲離去的女孩說道:「小姐請留步。」   「啊?你……先生還想點些什麼嗎?」女孩趕緊轉過身,小心翼翼地詢問。   凌非搖搖頭,笑道:「只是想請妳幫忙看看,這東西在你們這兒值錢嗎?」   說著,便將魔核遞到女孩手裡,然後靜靜地觀察著女孩臉上的表情。如果他 識得這東西,那就表示這東西能換錢,如果她不僅識得,表情還很吃驚的話,那 就表示這東西不止能換錢,還很值錢!   女孩沒有讓凌非失望,臉上的表情在看到手裡捧著的魔核之後,簡直不能只 用驚訝來形容,而是震驚了。   魔核這種東西在西神州並不是什麼秘密,幾乎每個人都知道,也都看過,甚 至還有不少人是專門靠這東西賺錢餬口的。這種人最多的是傭兵團裡的傭兵,再 來就是像這些農村裡的人,專門獵些攻擊力薄弱的魔獸,甚至是魔獸崽子來獲取 魔核,然後換錢。   所以女孩對魔核並不陌生。   魔核的樣子成橢圓狀,不分大小都是一樣的,表層上就像鍍了一層薄膜,隱 隱散發著紅色的光亮,而且這種亮光會隨著魔核的大小而增減。換句話說,魔核 越小的,那抹紅光就越微弱,反之則越強烈。   而女孩現在雙手捧著的這顆,套句地球上的話來說,那就是足有一顆雞蛋那 麼大,而且表層上散發出來的紅光還十分的強烈,霎時之間,不僅女孩為之驚詫 ,就連原本已經恢復熱絡的酒吧,也瞬間又安靜下來,每個人都用一種,像是走 在街上忽然看到美女裸奔的眼神往凌非這邊看過來。   當然,凌非知道他們看的並不是自己,而是在女孩手上不斷散發出強烈紅色 光芒的六腳怪魚魔核。   「值錢嗎?」凌非微笑問道。   女孩好像失去了語言組織的能力,只是拼命的點頭,然後又拼命的搖頭,像 怕把它摔著了般,趕緊將魔核塞回凌非手裡,這才彎下腰俯低身子,小聲地對凌 非說道:「先生,這東西您趕緊收起來吧,這裡人多,您別拿出來。」   看著女孩因為俯身而更為明顯的深遂乳溝,凌非知道她的話雖然說的隱誨, 但意思卻很明白。她這是在提醒自己錢不露白,這東西在這麼多人面前拿出來, 怕是要招人眼熱,惹來麻煩了。   果然,很快就有人離席了,不過不是朝凌非走來,而是快步走出酒吧。   凌非透過窗子,看著那人向村外離去的背影,心中多少知道了一些,那人怕 是要去找人來打劫自己吧?   「剛才那個人妳認識嗎?」凌非回過頭,對著還傻愣愣站在自己身旁的漂亮 女孩問道。   「認識。」女孩點點頭,然後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皺了皺彎灣的精緻眉毛, 有些疑惑地說道:「那位先生不是我們村子裡的人,不過他經常來我們這兒喝酒 ,先生,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凌非沒打算把自己剛才的猜測說出來,而是說道:「對了 ,你知道剛才那——那東西要去哪裡換錢嗎?」   「先生您說的是魔核嗎?」   「對,是魔核。」凌非有點汗顏,他現在才知道那東西叫做魔核。   「嗯,只要是商店都收的。」女孩笑容甜美地回答。   聽到女孩的回答,凌非這才有些放下心來,否則身上半毛錢沒有,還怎麼在 這西神州混?難不成真要去當土匪打劫?於是在鬆了口氣之後,便問道:「那你 們這兒收嗎?」   女孩歪著頭想了會兒才說道:「嗯……我們這兒也收,但是像先生那麼大的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雖然我不曉得多少錢,但我想一定很貴吧,怕是我們村里所 有人的錢加起來也買不起的。」   不會吧?這麼值錢?   凌非有點驚訝了,沒想到隨便打死一隻魚都能發上一筆橫財,這運氣要說不 好只怕都沒人願意相信,只不過想起剛才匆匆離去的那名男子,凌非也不由有些 嘆氣,看來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樣,有錢也要有命來花,若是換了一個人來發這筆 橫財,只怕錢還沒花到,人就已經讓人給做了,那時候就不是好運了,而是引禍 上身了吧?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