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三十五章 糟糕的邂逅,傳說開始

達人殿堂

 
    

  第一百三十五章 糟糕的邂逅,傳說開始!   前情   只是凌非現在有些想不明白了,他微笑地看著眼前的兩個小美女,心想,我 救了她們的性命,為什麼她們反而不高興了?   當然,十年的時間,凌非或許已經完全學會了不負平生遊戲人間的那種裝傻 充楞和瀟灑不羈,但有些東西是必須親身去經歷才會明白的。   比如偷窺別人濃密又隱私的春光還被抓個正著……呃,即使沒有當場被打爆 ,估計人家也不會給你什麼好臉色看的。   或許這只有偷窺過的人才會明白吧?   當然,凡事都有第一次,相信經過這一次以後,凌非,會明白的……       ◇    ◇   「妮妮姐姐,那隻色狼偷看咱們洗澡,我們一起教訓他!」伊莫姆噘著嘴, 小小地粉拳在空中揮舞了兩下,氣勢洶洶地說道。   「好,我們一起教訓他,但是姆姆,他並沒有偷看我們洗澡,我們只是在玩 水,沒有洗澡。」艾芙妮和伊莫姆向來同氣,但聽到伊莫姆誇張的用詞,艾芙妮 還是忍不住要糾正她。   女孩兒家的名聲是很重要的,艾芙妮不能不計較。   「可是我們都溼了呀,那不是和洗澡一樣嗎?」伊莫姆皺著可愛的眉頭,眼 睛水汪汪地看著艾芙妮,滿眼疑惑的問道。   「姆姆不可以亂說,玩水和洗澡怎麼會一樣……」艾芙妮說了一半,忽然看 見伊莫姆胸前挺著白嫩嫩的兩團玉筍,正被浸濕的衣襟牢牢服貼著,隱藏在裡頭 的羞人春景一覽無遺,這不是讓人看免費的嗎?   艾芙妮在伊莫姆的腦袋上拍了一下,小聲斥道:「姆姆!妳也不遮一下,都 便宜別人了啦,笨蛋!」   被艾芙妮這麼提醒,伊莫姆這才哇一聲,趕緊學艾芙妮用雙手遮起了無比雄 偉,又幾乎透明的胸前部位,恨不得撲上去把那頭色狼咬個幾口,心裡憤憤地想 著,這件事絕不能就這麼算了!哼!   艾芙妮搖搖頭嘆了聲氣,實在拿伊莫姆沒轍。無意間轉頭看到那隻色狼還在 那邊看著自己微微的笑著,下意識便低頭去看自己發育不良的胸部,一陣緋紅頓 時襲上了脖頸滿臉發燙,心裡又是氣又是羞,趕緊用手把胸前春光給捂實了,暗 罵是嘲笑我胸部小嗎?可惡!得了便宜還賣乖,實在太混蛋了!   艾芙妮想到這個就氣不打一處來,單手捂著發育不良的胸部,指著那頭色狼 喊道:「喂,那個誰啊,你這人怎麼這麼下流,大白天跑這兒來偷看我們洗…… 偷看我們玩水!」   「對呀,大色狼,下流!無恥!偷看我們洗澡!」伊莫姆在一邊奮力幫腔。   「都說我們不是洗澡了,姆姆妳怎麼又說……」艾芙妮紅著臉小聲糾正。   凌非原本就打算上岸,所以現在只有腰部以下還在水裡,正疑惑她們倆怎麼 呢,就看見倆個女孩指著自己這邊,又是罵下流,又是罵無恥的,奇怪?罵誰呢 ?凌非左看看,右看看,沒人啊,最後才滿臉茫然的指了指自己那張俊俏的臉。   難道是罵我?   「廢話!那還有別人嗎?我說你這人怎麼這樣呀,你……你給我起來,你今 天若不給我們一個解釋的話,我……我就……我就……」艾芙妮氣呼呼的說了一 通,到最後卻想不出來該怎麼懲罰對方,反而有些詞窮了,她下意識的轉頭看向 身邊的伊莫姆,雖不是有意,可眼神裡卻閃爍著求助的目光。   伊莫姆看見艾芙妮給自己使了眼色,立馬開心地蹦過來給艾芙妮出謀獻策, 抬著小而尖巧的下巴,說道:「妮妮姐姐,罰他一整天都沒飯吃,明天也沒飯吃 !哼!」這是他們姊妹倆最常用來懲罰僕人的手段,這時候卻讓伊莫姆用上了。   「……」艾芙妮有些無語,苦笑道:「姆姆,他又不歸咱們管,你讓他不吃 飯,他哪裡肯聽。」   伊莫姆有些失望地喔了一聲,但眼珠子轉了兩圈後,又笑嘻嘻地說道:「那 不然咱們把他眼珠子挖出來,看他以後還怎麼偷看!」伊莫姆可是存了心要和那 頭色狼過不去。   凌非站在水裡不由覺得渾身發寒,心說西神州的女孩也太惡劣了吧?怎麼動 不動就要刨人眼珠。   「不大好吧……那有點兒殘忍。」艾芙妮聽了,眉頭也是輕輕皺起,雖然讓 人偷窺了心裡邊不高興,但這就要刨人眼珠兒,又好像太過分了一些,而且……   艾芙妮心思百轉,想起剛才莫名消失的六腳大怪魚,不由偷眼向站在水中央 的那頭色狼瞅去,心裡無比納悶,怎麼大怪魚不見了,他卻冒出來了?剛才也沒 見這兒有人呀。   啊!難道……   難道他是大怪魚變的?   不會吧?   艾芙妮一雙美目忽而瞪大,有些不敢置信的盯著色狼俊美的臉龐,想起以前 聽說過某些高級的特殊魔獸可以幻化成人的模樣,並且用其或美麗、或俊逸的外 表拐騙少女少男成為其禁臠,但那也只是傳說啊,而現在突然出現在眼前,讓艾 芙妮覺得很虛幻飄渺,太不真實了。   難道那些傳說是真的?而且還讓自己給撞上了?天啊,我也太幸運了吧?   「那有什麼殘忍?妮妮姐姐,他可是把咱們的身體給看去了,我們如果不挖 掉他眼睛,那就只能殺死他了。」伊莫姆說的義正詞嚴,讓艾芙妮都不知道怎麼 反駁了。而且……而且自己幹嘛要替偷窺自己的人求情啊?太可惡了!   可是,可是這樣就要殺人,會不會太……   「姆姆,我們怎麼可以亂殺人,這不行。」艾芙妮否決了伊莫姆的餿主意。   「那怎麼辦嘛,難道讓他白看了!」伊莫姆不高興的癟了癟嘴。   艾芙妮想來想去,還是不曉得要怎麼懲戒對方,正詞窮時,湖面上忽然濺起 勃發的大量水花,一個巨大的六腳魚影躍然而出,張開血盆大口朝那色狼的後背 撲去,只聽嘩嘩水聲,那頭色狼和六腳大怪魚已經消失在水面,不知去向。   「啊!」艾芙妮直到湖面恢復了平靜才回轉過神驚呼出聲,她突然覺得自己 的腦袋不夠用了,大怪魚和大色狼同時出現,然後大色狼被大怪魚吃了?所以, 所以大色狼是大色狼,大怪魚是大怪魚?   所以的所以,他不是大怪魚變的?   嗯,凌非當然不是大怪魚變的,只有艾芙妮這種不經世事的花朵,才會朝這 種詭異的方向去想吧?   好在凌非並不知道艾芙妮的想法,否則臉上不曉得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艾芙妮被眼前的畫面嚇的不輕,伊莫姆又何嘗不是?她此時張著小嘴完全成 為O字型,這種怪魚吃人的畫面對她們倆來說還是太驚悚了。   「汪!汪!汪汪!」   肯亞魔犬的吠聲,從岸邊並列的樹林裡傳出,緊接著就是無數嘈雜的人聲。   「是亞格他們來了。」艾芙妮剛才受到不小驚嚇,亞格的到來無疑是她最好 的安神劑。所以艾芙妮完全忘記自己身上的無限春光,反而無比欣喜地拉著伊莫 姆的小手就往岸邊跑去。   反倒是伊莫姆的腦袋清晰,趕緊反過來拽著艾芙妮的手說道:「妮妮姐姐, 等等,等等,咱們不能過去啦!」   「啊?姆姆為什麼?」艾芙妮還沒反應過來,瞪著美麗的眼睛眨呀眨地看著 伊莫姆問道,不過還沒等伊莫姆解釋,艾芙妮已經醒悟過來了,她倒吸一口氣, 趕緊對著樹林那邊不停湧出的護衛及領頭的亞格大喊道:「停!你們……你們不 許過來!全都後退,快點,退到樹林後面!」   護衛們忽然被喝住,正滿頭滿臉的問號,隨即又接到大小姐退回樹林的命令 ,更是個個面面相覷,最後所有人的目光只能停在亞格這個領頭人的身上,等他 給大家做出最後的指示。   亞格服侍雪菲爾德伯爵已有三十年,對於揣摩伯爵的意思可以說不出七八, 但是他畢竟不是隨侍在大小姐身邊的人,對女孩兒家的心思更是沒有研究——你 能指望一名活了五十二歲還單身的老男人,對女人有多瞭解?   但亞格夠服從,對於雪菲爾德伯爵的意思,他從不質疑,只有絕對的服從, 所以艾芙妮這一喊,雖然讓亞格也摸不著腦,但他還是揮了揮手,讓百來名護衛 都退到了樹林後方。   「小姐,人都按照您的意思,退至樹林了。」亞格微微躬身,恭敬地說道, 聲音雖沙啞,卻十分渾厚悠長,足可見其實力的不俗。   他雖然揮退所有護衛,但大小姐的安危他必須負責,所以儘管會挨罵,他還 是要留在這個目所能及的地方,以便應付各種突發的狀況。   不過亞格站的位置離的比較遠,雖然看得見艾芙妮和伊莫姆,但對於她倆人 此時的窘態,卻是沒有發現——他可沒有死神之眼。   本來艾芙妮還想讓亞格也退出去,但是話到嘴邊又吞了下去,萬一等一下大 怪魚又回來,那怎麼辦?   正躊躇著,伊莫姆這個鬼靈精已經對亞格嚷道:「亞格伯伯,你讓肯亞魔犬 給我們送兩套衣服來,要快哦,不然我和妮妮姐姐要著涼呢。」   亞格一直躬著身等候大小姐接下來的差遣,突然聽見希爾家的伊莫姆小姐說 的話,先是一怔,雖然他不懂女孩兒家的心思,但人老成精的亞格卻也立刻明白 了過來,趕忙連聲答應,很快回到樹林,讓人將兩位小姐的衣服繫在肯亞魔犬身 上,讓其帶到她們身邊。   艾芙妮拿到新衣就要往身上套,但想想這麼一來,這件新衣不也要溼了?正 猶豫著要不要直接穿上,伊莫姆卻已經對著亞格喊道:「亞格伯伯哦,我和妮妮 姐姐要換衣服,你們都退到樹林裡邊去,不許偷看哦!」   亞格給兩位小姐送去衣服之後,本來還一個人躬著身站在目所能及的地方, 這時候聽到伊莫姆的話,老臉一紅,趕緊退到樹林後邊,並吩咐所有人不得靠近 ,而且還要再往後退,直到亞格確定那個距離足夠安心時,這才和所有護衛靜靜 的等待兩位小姐的歸來。   「姆姆,妳真聰明,還是妳想的周到。」艾芙妮笑嘻嘻地說道,忍不住伸出 兩隻手去捏伊莫姆胖乎呼的可愛小臉。   「哦哦,妮妮姐姐,我的臉一定是讓妳捏大的。」伊莫姆摸著小臉,哀怨地 說道。   「才怪,我就沒捏過妳胸部,妳不也長那麼大?」艾芙妮不以為然地褪下身 上溼透的絲綢連身長裙,白嫩光滑的身體在陽光下更顯得光澤誘人。   「誰讓我天生麗質呢?」伊莫姆聳聳肩說道,一副很無奈的樣子,看得貧乳 族的艾芙妮牙癢癢,恨不得上去把她掛在胸前的那兩顆都捏爆。   很快,兩人在野外也不敢多耽擱,雖然還是你來我往的嘰嘰喳喳個沒完,但 新的衣服卻是已經都換穿完畢,也算是結束了今天這場虛驚。   兩人將溼掉的衣服都掛在肯亞魔犬身上,然後拾起脫在岸邊的鞋子。艾芙妮 穿的是一雙短靴,相較於伊莫姆的高統長靴要好穿許多,所以她很快就穿好了鞋 等在一邊。   等人是很無聊的,所以艾芙妮很自然的開始東張西望起來,沒多久,水晶般 的目光瞟向那片平靜的湖面,心想,剛才那個人是代我們死的吧……   他是誰呢?為什麼突然地出現在這裡,又突然的死去?   艾芙妮心中的疑惑沒有人能替她解答。   心裡悶悶的,好像有股惆悵在悄悄蔓延,不知道是為什麼,也許是第一次看 到有人死在自己面前而感到心慌吧?艾芙妮在心裡如此解釋著。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