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三十三章 以一敵四。

達人殿堂

 
    

  第三十三章 以一敵四   簡潔的三個字,隨著死神的話音落下,在陣陣飛沙的伴隨中,猶如乘著一 股氣勁向著周圍逐漸蔓開。窒人的壓抑感,霎時瀰漫在渾濁的空氣裡,伏千歲 臉色刷白,饒是他八段武君的實力,也是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逼命危機,忍不住 向後倒退了一步,恰恰站到了凌君南的身後。   死神見狀,原本運轉而起的死神之力陡然停止,他雙眼微瞇,冷冷的盯視 著伏千歲。然而在場之人,卻沒人發現到伏千歲這個無心的動作,竟是生生的 遏止了死神的下一波攻擊。   伏千歲額頭上斗大的汗珠,此刻正貼著佈滿皺紋的臉頰緩緩流下,在他心 中驚駭的同時,更多的卻是一股憤意,因為他實在不懂眼前這位煞星,為什麼 偏偏就是針對他師徒兩,在心念電轉間,他實在想不起何曾得罪過這號人物, 甚至,根本從來也未曾見過眼前這個人,是以他心中又是氣憤又是莫名。   幾番盤算,伏千歲瞥了眼一旁的梅雪鳶,心裡已經有了計較,他凝神戒備 著死神的同時,低聲道:「梅執令,聯手的話,或可與他一拼,否則今天誰也 別想跑!」   聽得此話,六通先生饒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傲立於數十丈外的冷俊男子,半 晌,才輕搖羽扇,將目光緩緩收回,微微一笑道:「伏宗老,你又何必自欺欺 人。」   聞言,伏千歲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沉聲道:「六通莊主,你這話是什麼 意思?」   六通笑道:「呵呵,伏宗老,此人從頭至尾明顯便是針對你師徒二人來的 ,難道宗老真的看不出來嗎?」說著,六通將目光投向梅雪鳶,「相信即使不 用在下說明,樓主也是了然於胸,所以……伏宗老,個人造的業,還是由個人 自個兒去擔吧。」   這話已經擺明著要袖手旁觀,伏千歲的臉上頓時難看了起來,他一咬牙, 怨毒的目光落在梅雪鳶身上,問道:「梅執令也是這麼想的嗎?」   沉吟了片刻,梅雪鳶依舊是全神戒備著遠處那邪魅一般的俊俏男子,她頭 也不回的說道:「既然鳳鑾在此,百里禁武的規矩便始終有效,這件事情,我 紅樓絕不會坐視。」   梅雪鳶的用意,聰明如六通,又哪裡會不清楚,只不過站在理性以及利弊 之間的立場上,六通的決定顯然要好過梅雪鳶此刻的作法。但是話既出口,以 梅雪鳶這等身份的人物,那是斷然沒有收回的道理,是以六通只得無奈的搖了 搖頭,苦笑道:「既然樓主心意已決,那六通……呵,也只有捨命奉陪了。」   聞言,梅雪鳶微微將頭側過,她深深的看了身旁的六通一眼,美目之中掠 過一抹微微的波動,隨即,再度將視線轉移到數十丈外的死神身上,動人悅耳 的話音,帶著決然的語調說道:「你們隨我出手!」話落,一股極冷的寒氣自 梅雪鳶體內暴湧而出,兩段武帝巔峰的凶悍力量頓時瘋狂的運轉起來,這等力 量便是連一向自視甚高的伏千歲也忍不住側目。   六通笑了笑,羽扇反手一翻,便是收回到儲物戒指之內,他捲起袖子,笑 道:「看來不拼是不行了。」話畢,架式一擺,登時赤紅色的怒燄破體而出, 炙熱的狂焰在六通周身緩緩竄動,其恐怖的溫度,竟是連空間也幾乎燃燒起來 ,那純正的一段武帝實力頃刻間表露無疑。   他看了看站在凌君南身後的伏千歲,臉上浮現一抹頗具深意的笑容,說道 :「伏宗老,你可千萬別留手,否則要是一個不留神,在下恐怕會走偏了方向 ,呵呵……到得那時,可就真的對你不住了。」   原本打算藉梅雪鳶和六通兩人之手,替自己爭取脫身機會的伏千歲聞言, 正暗暗得意的臉龐頓時僵住,一雙老眼瞇成了細縫,顯然如意算盤讓六通識破 ,心中雖惱,卻不能在這當口上發作,只得強忍怒意,陰沉的乾笑道:「強敵 在前,老夫自然全力而為,莊主還是擔心自己吧!」   言罷,伏千歲怒喝一聲,八段武君強悍的氣息猛地爆發,隨即手中印訣變 換,一股靈魂波動由眉心射出,直接打進了凌君南的後腦,接著就見凌君南虎 軀猛然一顫,手中四呎長刀再度揚起,七段武尊的雄渾氣息瞬間暴湧而出,並 且隨著伏千歲不段快速變化的印訣,凌君南的氣息竟是宛若受到催化般瘋狂暴 漲起來!   隨著不斷攀升的強悍氣息,整個地面都是微微震動了起來,最後硬是在眾 人驚愕的目光下,衝破了九段武尊的瓶頸,晉入了一段武皇的層次。但是如此 瘋狂且危害極大的祕法,卻是讓六通及梅雪鳶也忍不住皺起眉來,而遠處的凌 非臉色更是陰晴不定。   在祕法終於完成後,凌君南因為快速膨脹的力量,導致身體多處皆滲出了 血水,甚至隱隱有著一股崩解的現象。伏千歲得意的目光在凌君南身上來回掃 視後,滿意的笑道:「如此我們便又多增了一股力量了。」旋即,他心念一動 ,就見凌君南擺出了攻擊姿態,顯然已經完全失去了自我,只能任由伏千歲以 意念來強行控制。   望著擋身在伏千歲身前的爺爺凌君南,死神的眼眸更加的冰冷,他很想立 即出手擊斃伏千歲,但是在心靈控制不得解法之前,他心中也有了許多顧忌, 所以至少要在伏千歲解除心靈控制後,才能將其除之,只不過這樣的可能性幾 乎不可能,是以死神也是不由得劍眉微皺,默然的定立原地。   然而陡然停下攻擊的死神,卻是讓梅雪鳶三人有些詫異,雖然心中腹誹, 但紅樓鳳威不容褻瀆。當死神在鳳巒面前擊殺了成寶通之時,便已經注定了這 場不可避免的戰鬥!三人眼神交換間,四條人影同時暴掠而開,兇猛的攻擊排 山倒海般襲向死神!   梅雪鳶曼妙的身形閃動,再出現時,人已到了半空。隨即一聲嬌叱,眼前 寒芒閃過,一道百丈刀氣隨著銀刀劃過的軌跡,以一種怒劈華山之姿,對著死 神斬落而下,登時刀光過處,虛空破碎,極寒之氣籠罩八方!   見百丈刀氣怒斬而來,死神血紅的眼眸深處掠過細微的波動,手臂輕抬間 ,一道淡淡的黑色光暈便在其頭頂一丈之處形成,宛如一個黑色光盾般,將死 神頂門之處完全封死。   就在黑色光盾形成的瞬間,百丈刀氣帶著破風之聲倏至,頓時轟然一聲響 ,強悍的刀芒斬落,卻是破不開那層黑色光盾,猛烈的撞擊力震爆方圓,直接 在光盾之上爆出一圈漣漪般的氣浪,然後便是向著四面八方狂捲而去!   見了此景,梅雪鳶心中驚駭,她雖知對手強猛,卻萬沒料到竟是到得了這 般地步,是以對於三人合力能將其擊退的信心頓時大減。   便在頂上刀勁還未全卸之際,一道青影便是陡然掠空而至,忽閃之間,已 經出現在了死神面前數丈開外,不是別人,正是藏秘山莊莊主——六通先生!   幾乎是與刀氣斬落的瞬間同時,六通身形掠至,輕喝一聲,登時,數十丈 的龐大能量手指,在炙熱的怒焰纏繞之下擊向死神!   正是昊陽武訣第一式——火陽天指!   火陽指力貫空而去,眨眼之間,不偏不倚的擊中了死神心口,霎時萬鈞之 力傾瀉入體!   就在六通以為得手之際,忽聞一聲冷哼,火陽天指上的狂悍之力竟是硬生 生被反震回來!   猝不及防,力道反噬,六通登時口嘔朱紅,一口血箭噴射而出。未料之變 伴隨著可怕的勁風將六通身體生生的掀翻了去,腳步蹬蹬的暴退出數十丈外, 狠狠地在地面之上留下了兩道不淺的溝壑之後,才終於是穩住那暴退的身形。   擦去嘴角上的鮮血,六通彎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笑道:「真痛啊…… 」隨後扭頭對另一邊的伏千歲說道:「伏宗老,你也該熱身完了吧?」   本來還在後頭混水摸魚的伏千歲聽聞後,臉上肌肉頓時一抽,雖然六通這 句充滿諷刺的話讓人惱火,但他很清楚現在還不是翻臉的時候,至少在這個當 口上,還得仰賴六通及梅雪鳶兩人,所以硬是將怒火吞了回去,只是低哼一聲 ,便是袖袍一揮,心念瞬動間,在凌君南的護持下,身形已經掠了出去!   旋即,就見伏千歲大袖一揮,登時一股沉重的壓力納氣而生,八方旋流湧 動間,寂滅掌第二式——渡滅輪迴已經在手!   渡滅輪迴狂悍的氣勁震撼四野八方,雖然伏千歲只有八段武君的層次,但 寂滅掌卻是凶名赫赫的強悍之招,是以招式所激發出來的威力,一點也不遜於 一名武帝所發出的攻擊。   見狀,打算合三人之力,一舉擊敗眼前人的梅雪鳶,立刻反轉刀勢,一聲 輕叱間,原本黑雲蔽日的邊境之城霎時陷入一幕極霜風暴之中!握刀的纖手高 舉,頓時一道龐然巨大的刀形光柱自刀尖之上貫天而去,百里之內,舉目皆見!   驀然,梅雪鳶悅耳卻不失威儀的聲音喊道:「一起出手!」旋即刀鋒斬下 ,那道有如擎天之柱的數百丈沖天刀氣,便是向著死神直劈而落!   不待話音落下,聰明如六通,早已閃掠至死神左側十步開外,瞬時強招上 手,隨著激烈鼓盪翻飛的袍袖,一股炙熱的火流眨眼間自六通身體上爆散而出 ,跟著一道赤紅色的火掌便是在梅雪鳶話落的同時,以雷霆之姿、超光之速, 昊陽武訣第二式——怒陽焚天掌湃然轟出!   面對同時襲來的三道攻擊,死神深邃的眼瞳微微波動,目光鎖定在正面迎 來的爺爺凌君南!      電光火石間,凌君南刀氣橫空而過,接著便是聽到「鏗」地一聲,凌君南 手中長刀竟是在死神彈指之間被震脫了手,接著一隻蒼白手掌便是向凌君南探 了過去,不及眨眼,凌君南已經讓死神牢牢扣住了肩頭,半點動彈不得!   就在死神終於是將爺爺凌君南把握在手時,三面壓力同時來到,死神心知 強招臨身,為免凌君南受到餘勁波及,只得無奈一掌將凌君南打出戰圈!   隨即,伏千歲的渡滅輪迴首先來到,只聞轟隆一聲響,死神超凡之姿仍舊 傲立,輕抬的手掌,竟是將那挾帶恐怖之力的渡滅輪迴掌勁硬生生震散!   餘勁四卸間,死神的身形卻是微微一晃,然而這樣細微的變化並沒有人發 現,除了一個人——藏祕山莊莊主,六通!   渡滅輪迴方被震散,數百丈巨大龐然的刀氣緊接而至,一刀斬下,死神左 手微揚,一道無形光盾再次出現,同時刀氣斬落,光盾之上,竟是泛起了一層 又一層的勁力漣漪向著四周圍擴散而去!   然而這一次,卻是讓六通看的更加清楚,因為他清楚看見死神接刀的同時 ,身形明顯的產生了一種猶如幻影般的顫動,雖然不明所以,但六通聰明絕頂 ,他深知事出必有妖,此事的背後絕對有著什麼樣不為人知的秘密,故此六通 唇角微彎,臉上掠過一道笑意,他掌下真元再催,登時浩瀚無匹的壓力撲面壓 來,竟是連死神也是眼眸微微一瞇,不待喘息,怒陽焚天掌——到!   剎那間,死神只感覺到一股湃然巨力轟擊在身,旋即身形一晃,竟是踉蹌 半步,單足一頓,所受的餘勁盡數自足下向地面卸去,登時地層爆裂,腳足之 下生生的崩碎了一大片。   於此同時,遠處蛇首之上的凌非一口鮮血噴出,他趕緊抬手擦去,心中暗 暗憂心:「可惡,極元副體的消耗太大了,九段武師的真元根本不能久支,可 是云叔的仇還沒報,爺爺也還……」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