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三十二章 該你了。

達人殿堂

 
    

  第三十二章 該你了   凌非笑著,渾然天成的無比自信,那是死神與生俱來的驕傲。   那白髮女子頓時讓凌非的自信所感染,幾乎有一瞬間,她甚至動搖了,心 道:「他的自信沒有半點虛假,難道他真能避開那一刀……」   恍惚之際,天際兩道人影如星飛至,正是伏千歲師徒。他倆遠遠便看見了 凌君南,未免再出意外,一來便直接飛身到凌君南身前,那意圖已經十分明顯 ,就是打算將屬於他們噬魂宗的人給帶走。   見了此景,凌非心中重重一沉,這不只是因凌君南再度落入噬魂宗之手, 更讓他惶惶不安的卻是因為回來的人不是他的云叔、云香帥,而是那個噬魂宗 的九段武皇成寶通,聰明如凌非,心中已經猜到云香帥可能遭遇不測,但猜想 和肯定還是有一個很大的差距,所以凌非無論如何也要確認這一件事!   他寒著臉,銳利的目光向成寶通投射過去,冷聲道:「成寶通,我云叔呢 ?」   聞言,成寶通嘿嘿一笑:「你問我?老夫怎麼會知道你云叔哪去了?不過 他受我師尊一掌,就算沒死,也廢的差不多了吧……但是以他那微末的實力, 我看十有八九是死的不能再死了,桀桀桀!」成寶通自然知道云香帥是讓那鳳 鑾中的女子帶走,但他本來便是有意貶低云香帥,並且抬高他師尊伏千歲,所 以幾句話說下來,也是有著諸多誇大和保留。   「……」   聽聞此話,凌非如遭雷擊,整個人僵在了遠古天蟒的蛇首之上。小臉頓時 一沉,冰冷的語調帶著神鬼也難以撼動的決絕,一字一頓的道:「那你們師徒 倆就去給他陪葬吧!」   話音才剛剛落下,原本讓凌非壓抑在胸口的怒火,卻是再也無法抑制而瞬 間爆發!   登時眾人同時感到內息莫名一滯,還不知道發生何事,就見凌非雙瞳轉眼 已經變成了血紅之色,那正是死神震怒的象徵!   就在眾人因為凌非的血紅雙瞳詫異之時,忽然間大地陡然震動、日夜驀然 顛倒,邊境之城上空,原本一片萬里晴雲,轉眼間便是黑雲急湧,白晝化為黑 夜,恐怖的怒雷電閃狂擊四野,驟然之變不僅讓成寶通脖子一縮,就連身旁的 伏千歲也是心頭一顫。   面對倏變的天空和詭異的大自然反應,鳳鑾駕前的白髮女子即便實力已臻 兩段武帝顛峰,幾乎可謂在場所有武家中的最強代表,卻也是忍不住黛眉微蹙 ,詫異間,玉手卻不知何時已悄悄按在了腰間刀柄之上,這場忽然之變,不只 是全場愕然,更是讓得眾人驚疑莫名!   便在此時,遠方一隊人馬匆匆來到,為首男子端坐輕轎,他面如冠玉,一 篷黑髮長披在背,一席書生打扮,手中卻執羽扇輕搖,此人雖然來時匆忙,卻 也注意到了天空中的變化,他抬起頭看了眼早已白晝變黑夜的天空,眉心也是 忍不住微微一皺,然後才姍姍下轎,踏前道:「呵呵,紅樓鳳駕,藏秘山莊六 通有失遠迎,還請御刀樓主莫要見怪。」   原來那白髮女子便是隸屬南海紅樓分樓的御刀樓樓主——梅雪鳶,又名寒 霜之刃。   她見六通迎駕而來,原本是該還施以禮,可眼下情況卻是詭異莫名,而且 忽來之攝人威壓更是讓她不得不全神戒備,是以只是隨口說道:「莊主不必客 氣……」   話剛說完,一股恐怖的壓力驟然從天而降,死亡氣息瞬間席捲整座邊境之 城,城下萬千目光同時向天空看去,就見黑雲怒雷之中,一條渾身散發著黑氣 的朦朧身影,正凜凜傲立於恐怖的暴雷之中,其身上還不時游走著令人恐懼的 黑色電弧。   此番情景見所未見,是以眾人心頭同時一顫,誰也沒有見過如此駭人的死 亡威壓!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凌非所化的極元副體——死神!   死神傲然的身影在無數驚駭的目光之下,緩緩自天空降落,近神的恐怖力 量在其周身湃然鼓盪,大地承受不了這股壓力,瞬間崩塌碎裂,邊境之城裡的 數百民房頓時土崩瓦解,連同數千城民一起盡數化為齏粉,陣陣濃郁的腥風血 霧夾雜著飛灰石粉瀰漫在宛若死城的空氣當中。   如此力量讓在場眾人無不膽寒,就連來自南海紅樓的超級刀者,御刀樓主 梅雪鳶也不由得全身緊繃、腳底生寒!   就在眾人驚愕的同時,死神雙腳已然落地,近神之威震憾地脈,頓時山動 地搖,數道百丈岩漿火柱衝破地層噴湧而出,一圈無形的可怕勁風向四周圍暴 湧而開,早已龜裂崩陷的石砌地板,立時又增添了無數條密密麻麻猶如蜘蛛網 般的裂縫!   伏千歲人老成精,在死神出現天空的時候,便已經察覺到死亡的逼命危機 ,他心念瞬動間,一手一個,拽起成寶通和凌君南便飛身掠到梅雪鳶身後,面 色倉皇的乾笑道:「原來是御刀樓主,方才失敬了。」   對於伏千歲的動作,死神看在眼裡,梅雪鳶也看在眼裡,但兩者都沒將之 放在心裡,反倒是梅雪鳶深嚥了一口香唾,對於乍現於雷霆之中的恐怖身影, 雖然心中震駭萬分,但紅樓威儀不容褻瀆,是以只得硬著氣道:「在下南海御 刀樓主梅雪鳶,請教尊駕何方?為何無視於傲峰七聖會所共同訂下的尊紅協議 ,在紅樓鳳鑾百里之內妄造殺孽?」   梅雪鳶特意搬出「七聖」就是想藉七聖之名達到恫嚇之效,因為她完全沒 有把握擊退眼前這個全身佈滿黑色氣流與攝人電弧之人。但很顯然,這個恫嚇 並沒有起到任何效果,因為死神只是用他那一慣漠然而冰冷的聲音「哦?」了 一聲,便是冷冷的注視著她們。因為什麼傲峰,什麼七聖會,死神是一個也沒 聽過,或者說,他根本懶的理會!   六通先生站在一旁低聲提醒:「樓主小心,此人散發出來的威壓極端強橫 ,如他這等超世絕塵的強者,絕不會無端出現在世人面前,看樣子是問罪而來 ,樓主務必謹慎應對……」   伏千歲聞言立即鼓動道:「對對,此人一來便大開殺伐,此等魔頭如果讓 他繼續存在世上,對任何人都是一場災禍,要不……要不咱三人聯手,以咱們 三人之力,定可將此魔頭擊殺當場,如何?」   對於伏千歲的話,梅雪鳶是嗤之以鼻,她根本不相信伏千歲這等卑劣之人 會為了芸芸眾生去與人冒死力搏,她冷哼一聲,斜了伏千歲一眼,便不再理會 。可六通先生所言卻是不無道理,對此梅雪鳶也是微微點頭,她也覺得此事太 過突然莫名,於是問道:「恕在下斗膽一問,不知尊駕駕臨此地所為何來?」   沒有過多的解釋,死神邪魅而異常俊俏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他的雙瞳 如血、目光如霜般盯視著伏千歲師徒,讓得後者突感心跳莫名加速,旋即一股 寒意湧上心頭。   半晌,一個不帶任何情感的聲音,緩緩的說道:「殺人!」   簡潔而又容易理解的兩個字,卻是讓在場四人面色都是微微一變。放眼天 下,誰敢當著紅樓鳳鑾的面直言殺人?沒有,自尊紅協議以來,從來沒有!   這話無疑是狠狠的打了紅樓一個巴掌,梅雪鳶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身後 的伏千歲和六通也完全沒料到對方竟然會這麼回答,兩人相視一眼,正想說什 麼,卻聽一旁成寶通狗仗人勢般斥道:「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鳳駕之前說 ……」   一句話還未說完,就見死神單足微抬,人影猛地消失,跟著一道武家肉眼 都是難以察覺的黑影在四人眼前忽閃而逝,其速之快,恍如電光!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擁有武帝兩段顛峰實力的御刀樓主梅雪鳶!   他盯視著美眸中急速放大的黑影,不及思考,腰間如冰之刃已經閃爍而出 ,瞬間一股極寒之氣成扇形向前暴湧而開,任何被這股寒氣觸及的東西都在眨 眼間化作冰柱。   冰刃出,寒光閃,刀鋒上所凝聚的百丈刀氣向著前方黑影斜斬而去!可下 一秒,就是如梅雪鳶這等超級強者的臉色也是為之一變。因為她自問刀速已立 當世頂尖,能夠避開的人寥寥無幾,但是百丈刀芒破開前方虛空的瞬間,那條 黑影卻是生生的在她的眼瞳裡消失,這讓她如何不詫異?   便在梅雪鳶一擊未果之際,那條黑影如鬼如魅般的閃現在了四人中間,一 隻蒼白而消瘦的手,卻已是牢牢扣在那成寶通的頸脖之上,讓得後者只能發出 掙扎般的沙啞之聲。   恐怖,驚駭,以及無比的震撼讓人連逃命都忘了!   素以沉穩睿智著稱的六通先生首先反應過來,他大喊一聲:「危險!」同 時身形向後急掠,伏千歲聞言,也顧不得自己的徒弟成寶通,一把拽住凌君南 便飛也似的跟著六通向後掠去,而梅雪鳶也在此時帶著鳳鑾閃現在六通身邊。   成寶通頸脖讓死神扣住,半點掙扎不開,慌張的連連哀求道:「前……前 輩饒命,前輩饒命啊,是……是我說錯話了,我錯了,我該死,我……我知道 錯了,前輩,前輩饒命啊!」   死神冰冷的目光看得成寶通全身汗毛倒豎,這一驚之下,一股熱流便是沿 著褲管流淌而下,竟然是讓死神嚇出了尿來。   伏千歲見狀,心裡忍不住大罵一聲廢物,可畢竟是自己的徒弟,又哪裡會 任其讓人殺害?但眼前之人實力遠超自己,就是想要出手搭救,也是不敢。只 得在旁提醒道:「御刀樓主,天下武君層次以上者,皆知紅樓鑾駕百里禁武是 七聖在傲峰共同訂下的規矩,難道你紅樓就這麼任由此人破壞這個規矩?」   這番話表面上義正辭嚴,但只要還有點頭腦的人,又哪裡會不知道伏千歲 心裡所想?但就算不管成寶通,可滿城數千條人命轉瞬消逝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更何況眼前渾身散發黑氣的俊美男子,竟還當著紅樓鳳鑾的面出手,雖然沒 有立即取了成寶通的性命,可梅雪鳶身為南海紅樓分樓之主,就是再不想管也 得管,只因為這直接關係著南海紅樓在聖魔大陸上的威儀,如果今天任由此人 安然離開,那麼此事傳開後,南海紅樓的威儀何存?威信何立?   是以梅雪鳶月眉深鎖,一時間竟也拿不定主意,她輕咬朱唇,正欲開聲喝 止時,身旁六通先生卻是出聲道:「樓主,以此人的修為,方才如此良機卻沒 有對你我三人出手,可見此人目標明確,絕非無端生事之輩……」   梅雪鳶聞言,也覺有理,但數千城民眨眼殞命卻該怎麼說?想到此,她輕 嘆一聲,目光遠遠遙望著那邪魅又俊俏的男子。六通似乎猜到梅雪鳶所想,他 當即踏前一步道:「樓主,且不論那人是何層次,便如你我這等層次之人,倘 若也在這邊境之城裡動了真怒,難道那數千城民便猶可活命?」   這話直接說中了梅雪鳶心中所想,她纖瘦的身軀微微一顫,想法也明朗了 起來,點了點頭,輕聲問道:「先生的意思是……」   六通微微一笑,在梅雪鳶耳側低聲道:「樓主,雖然規矩不能破,但此等 強者不能硬碰,只要……」   「喀嚓!」   就在六通說話間,一個清脆的骨折聲遙遙傳來,梅雪鳶三人臉色立變,凝 目望去,就見成寶通的頸脖歪傾,四肢癱軟虛垂,顯然已經斷氣。   伏千歲見狀,失聲道:「寶通——」頓時青筋暴跳,脹紅著老臉,扭頭對 梅雪鳶怒道:「他殺了我徒弟,他殺了我的徒弟!你紅樓竟然縱容此等極惡之 事!御刀樓主,妳今天一定要給老夫一個交代,否則這件事情老夫一定上呈宗 主,讓他來為老夫做主,看妳紅樓如何向我主交代!」   聞言,梅雪鳶眉心緊皺,她緊緊咬著下唇不發一語。   伏千歲這番話雖然有些遷怒之意,但梅雪鳶身為紅樓分樓的執令,卻也不 能無視此等蔑視尊紅協議之事的發生。不管怎麼說,此事攸關紅樓在聖魔大陸 上的威信,她輕吐一口香氣,同時纖手緊了緊刀柄,心裡已經打定了主意,無 論如何,也要將眼前這宛若邪魅的男子留下!   這時,就見死神隨手將成寶通的屍體拋飛,跟著蒼白的手掌在虛空中輕輕 一握,屍體頓時爆成滿天血霧,隨風飄散……   目睹這一幕的梅雪鳶三人,心中一顫,臉色頓時難看到了極點。要知道, 一個九段武皇即便稱不上真正的頂尖,卻也是大陸帝國間的頂峰強者,他們即 使面臨無法抗衡的敵人,也還能夠以自爆來重創對手,並且保住最後的尊嚴, 除非是如云香帥那般遭遇偷襲,否則這幾乎就是一種十分普遍的手段。可成寶 通卻是在毫無反抗餘地的情況下,讓人直接抹殺掉,難道是成寶通貪生怕死而 不願自爆以保尊嚴?   六通先生心中腹誹著:「從成寶通完全沒有催動真元的情況來看,難道不 是不願,而是……不能?」   就在眾人還未從錯愕中回過神時,就見死神蒼白的手臂微微抬起,指尖遙 指盛怒的伏千歲,漠然,而冰冷的說道:「該你了。」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