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九十九章 打贏,我就告訴你。

達人殿堂

 
    

  第九十九章 打贏,我就告訴你。   前情:   誰知,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右側人影突入,霎時擋在了兩人跟前。緊接著就 聽「鏘」地一聲,殺人刀氣灌入黃沙之下,劃出了怵目驚心的丈逾裂口!   刀氣突然遭人卸開,讓佇立於岩山之巔的無名武家也不由得瞇起了冷冽如霜 的眼睛,自語道:「……高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正文:   瞬入的人影格開了刀氣,挽救那已經一腳踏入地獄關口的宋凜和司馬泰!   從背後看,身形矮小,穿著是黑色勁裝束褲,長髮被撮成一束綁在頸後。   這人,不是凌非,那還能有誰?   見到強援來到,幾十罪眾立時高聲歡呼,原本的恐慌和絕望一掃而空。替而 代之的是一種信任與希望!   不過身為接招者的凌非,髮稍下地眉頭,卻是悄悄緊起。   剛才那一刀不沉,卻很快。   從出刀點到這裡的……不管是距離,還是那種精確的準度,若沒有極強的目 力,是萬萬辦不到的──即使是魏龍生,也不行。   若不是如此,誰能解釋一個沒有死神之眼這種作弊利器的人,為什麼能在五 里(兩千五百公尺)之外,以刀氣準確的取人首級於瞬息?   這基本已經超乎了常理,就像死神一樣,事實的真相正朝著畸形的方向發展 延伸。可以說,對正常人來講,這是荒誕與絕對的不可能!   在眾人所熟悉的東神州裡,這種不可能,發生一次就很夠了,怎麼可能發生 第二次?   不過事實擺在眼前。   而幸運的是這個事實,只有凌非一個人察覺,否則還不曉得會造成什麼樣的 恐慌來?   凌非握緊了手裡的昊陽劍,正想追上去和那人論個高下,四面八方的岩縫和 谷道,卻同時湧來大量的迦納野人!   整片岩山絕谷,都在迴盪著不知代表什麼意思的迦納之聲。   迦納野人瘋狂湧入,手拿棒槌見人就打!   虎真軍頓時陷入混亂,連陣式也來不及排開,便被數以百計的迦納野人打懵 了臉。哀鴻四野,遍地屍骸尚不足以形容此景。   分神霎那,遠處高岩上,刀光爆閃,無數刀氣迎空破來!   凌非劍鋒迴旋,身前揚起一圈劍罡,阻住了疾射而來的刀氣。   他雖是死神,卻無法在如此密集的刀氣下,同時救走幾十虎真軍。所以他必 須選擇,必須取捨,而更重要的是,他沒有時間猶豫!   有些時候,抉擇是殘忍的。   凌非揮劍震散來襲的刀氣,左掌提勁向後拂起,一股氣流頓將宋凜與司馬泰 捲了起來,轉眼掠出戰圈,消失在一片荒蕪裡。   高岩上的無名刀者並沒有追擊,因為沒有那個必要。   他的任務是狙殺任何意圖想離開罪島的人,既然人已經退回罪島,那這裡就沒 他的事了。   他打算離開,但是心裡有很多個疑問,這讓他的腳步不由遲疑。   擋下刀氣的竟然是個孩子……      而且,就他離開的方向,那個孩子怎會知道出口的位置?難道他能看見?   這麼年輕的頂尖高手……   無名刀者的腦海裡,只剩下了匪夷所思四個大字。   雖然無名刀者自認為剛才自己不過是隨意地出刀,連一分力都談不上。但儘 管如此,他也不認為一名孩童可以卸開他的攻擊。   不過事實就在眼前,人也已經揚長而去。無名刀者也只能輕笑一聲,這些問 題恐怕再也不會有答案。因為他很清楚那孩童已經離開了這片異境,雖然依據時 間推算,「入口的異境更換時間」還沒到,但畢竟明知山有虎,卻又偏向虎山行 的笨蛋實在不多──他應該不會再回來了吧?   唉……真想看看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孩子。   對於五里外、岩谷中的戰況結果,無名刀者顯然沒有興趣。因為在那一刀過 後,谷下的械鬥便已經結束。   虎真軍殘部以及高大勇猛的百多號獨眼迦納野人,每個人都是心窩帶洞、一 刀斃命。   沒有例外,當然也沒有活口。   刀者沉默,緩緩收刀。   這裡已經沒有繼續待下去的必要了,他轉身,衣袂輕飄,沉穩的步伐邁出, 在這片異境中,他的任務還未完,還有許多潛逃者等著他去收割。   但!   卻在準備離開的時候,身為武者的直覺,讓他停下了腳步。   一陣風壓從身後撲來,衣袖頓時被逼的向前翻動。   沒有殺氣,卻有種壓抑的沈寂。   誰在背後?   他不知道,但他似乎已經猜到。   未回頭,便聽來者說道:「你,便是幕後操縱者?」   刀者默然,他沒有轉過身,也不需要。   「是你救了他們?」刀者冷冷而問。對他來說,是不是看著對方,和他能不 能殺人,並沒有什麼直接關係。   「回答本座的問題。」來者地聲音雖稚,卻透著不容置疑的威嚴。   「本座?」刀者的嘴角微微勾起,這個詞與他心中所想的孩童,似乎很難搭 上邊,「不知是何方尊駕?」   「死神。」來者直曰。正是凌非。   對凌非而言,「本座」所指,從來便不是「凌非」,而是軀殼裡那條靈魂。   刀者聞言,兩條細白如霜的柳葉眉不由緊起。   這個答案讓無名刀者有些意外,因為就他所知,聖魔大陸最多也就兩個神, 從來沒有第三個,當然也不會有「死神」的存在。   轉念一想,或許,這只是一個「稱號」而已。不過「自號死神」,也未免太 猖狂了點。   刀者緩緩將身子轉過,眼神如鷹,卻是寒白如雪。看著眼前的孩童,證實他 的猜想沒錯。這名自稱死神的男童,便是早已離開,卻又復返的那個人!   看見無名刀者真面目的瞬間,凌非心中有些訝異,這人很美,他的容貌像極 了國色天香的傾城女子,不過凌非知道,這人是貨真價實的男性,死神之眼如果 連性別也能搞錯,那也枉然了。   不過眼前這名刀客的雙瞳,卻與常人相異,它非但不是黑的,還是純白色的 ,就像他的膚色一樣的雪白,眼瞳像是被覆上一層雪紗,深處不停閃爍著點點星 光,給人一種攝人奪魄的魅惑……這到底是?   「你是誰?為什麼要殺他們?」凌非壓下心中的疑惑,耐著性子問。不過他 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耗在這裡,還有很多人等著他去救。「難道你也是聖武神安排 在此的人?」   「安排在此的人?」無名刀者忽然笑了:「不,我住在這裡,我一直住在這 裡。我殺他們,是因為沒有人可以離開這裡。」   「胡說八道!」凌非有些怒了:「罪島早已不存在,定罪雙使也早已死絕, 他們為什麼不能離開這裡?而且被關進罪島的人,也並非真是什麼十惡不赦之徒 ,他們不應該喪失自由,也沒有人有權力決定他們的生死!」   「哦?」無名刀者的目光微微閃動,凌非的話,讓他來了興致:「這麼說, 你應該知道是誰毀了罪島,又殺了定罪雙使?」   凌非冷哼一聲。   「罪島已淪為迫害義士的牢籠,毀之該然。那雙使不分善惡、冥頑不靈,更 意圖偷襲本座,留有何用?」凌非言下之意,殺人毀島者,便是他自己。   果然是殺人留名的死神本色。   在眾神世界時,死神從來不偷偷摸摸,他殺人都是光明正大,不怕你知道, ,就怕你知道了也沒有那個膽子來報仇。   「這麼說,是你?」   無名刀者顯然不信,畢竟很難相信一個十歲孩童有這種本事。儘管在不久之 前,這名孩童曾經卸開自己的刀氣,但也不能因此而證明他就是那殺人毀島者。   要知道,定罪雙使歹說也是聖武神特意留下的兩條水火殘識,怎麼可能說殺 就殺,那得有多大本事才行?   「自是本座!」凌非的音調充滿霸氣,一副不爽就來的架勢。   「我不信。」無名刀者搖搖頭笑了。他只當凌非小孩心性,拿這事來提高自 己的身份,便道:「定罪雙使各擁兩段聖武王實力,合體之後,更是達到凡人仰 望的高度。別說是你,恐怕將罪島所有人的力量加起來,也無法傷其分毫。」   這一點,凌非自是知道。刀者的話顯然並不誇張。   雖然極元副體在最後關鍵時刻,因為「時效」的問題而回歸了本體,還一度 造成凌非本體的迫命危機!   但「武神分身」能夠與極元副體戰至「時效結束」,祂的強悍仍是不容置疑 。最後的獲勝,若不是因為「武神分身」近距離接觸凌非本體,讓凌非本體有機 會施展死神天賦「歸吾」,再加上「武神分身」屬於「靈識魂體」一類,只怕即 使凌非施展「只能由本體施展」的「歸吾」,恐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更進一步說,若不是因為「歸吾」的成功吸收,凌非只怕早已變成了碎片。   不過凌非卻不想爭辯此事,信不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帶大家離開這 裡,重回東神州。   而眼前這個人,是他履行諾言的最大阻礙!   「你信不信,對本座而言並無意義。」凌非的聲音變得很冷,臉上的表情變 得很冰,「我只問你,躲在幕後操縱這一切的人,是不是你?」   擒賊先擒王的道理,凌非還是知道的。   如果現在就貿然把這名刀客給作了,萬一背後操縱者另有其人,那也是白搭 ,還不如先問清楚來再殺。   呃,總歸一句,還是要殺就對了啦!   無名刀者似乎感覺到凌非的殺意,嘴角忽然上揚,手,已經按在了刀柄上。   凌非的眼神也同時凜起。   他直至此時才忽然意識到,眼前這個人的腰間,竟是配著雙刀一劍。   難道他不僅使刀,還會用劍?   但轉念一想,卻又覺矛盾。   即使是刀劍雙修,也該是一刀一劍,而非雙刀一劍,這是為何?   「打贏,我就告訴你。」無名刀者笑顏如仙。   腰際,凶光奮起!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