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九十六章 誰在窺視

達人殿堂

 
    

  第九十六章 誰在窺視   前情:   橫越數十里的冰地,宛如早已鎖定一般,直直地射向數十里外懸停在半空之 中的凌非兩人。   然而光,它該有多快?   凌非不知道,他沒上過學,沒接觸過相關知識,但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 它的快,絕不會因此而減慢。   眨眼,光束剎那轟至!   同樣的事情,曾經發生在魏龍生身上。   而現在,凌非將再一次體驗!    ﹍﹍﹍﹍﹍﹍﹍﹍﹍﹍﹍﹍﹍﹍﹍﹍﹍﹍﹍﹍﹍﹍﹍﹍﹍﹍   正文:   白色光束穿破空間的壁壘,幾十里的距離就像被折疊濃縮成瞬間,挾帶攝人 能量的光束向凌非兩人直撲而來!   不能思考,也未及喘息。   逼命一擊就在傾刻!   凌非腳下凌空瞬挪,擋身在了魏龍生面前。同時單臂畫圓,渾厚之氣沖貫全 身,在兩人周圍形成一圈帶著太極圖樣,並且不停旋轉環繞的圓形氣罩。      於此同時,白色光束擊在了太極氣罩上,發出了刺眼強光奪人目力,緊接著 凌非能感覺到一股股恐怖能量正不斷灌入氣罩之內。直到結束,從迦納魔眼射出 的白色光束就像泥牛入海,全部讓疾速旋轉的太極氣罩給吸食殆盡。   魏龍生不禁而問:「前輩這招是……」凌非目視前方,淡然道:「此乃三仙 道宗化勁之法——太極無極,四象歸海!」   三仙道宗?那是什麼?聽都沒聽過。魏龍生滿腦子問號,卻又不好再問。   然而,三仙道宗的四象歸海雖能化勁,卻非是抵銷。不過是藉由迴旋之力將 外力給導引成環流,最後還是需憑自身功力將其卸往其他地方,否則在周身太極 氣圈上環繞,一旦時間過久稍有不慎,隨時都有引火自焚的可能。   而當那股被導引成環流的能量失去控制而爆炸時,可以想見在太極氣圈中的 人,將會是如何的慘狀。   魏龍生從沒見過凌非接二連三所施展出來的「神式」,除了目瞪口呆之外, 還是目瞪口呆。本來心中尚且存在對凌非死神身分的一絲疑慮和懷疑,也都在眼 前連番的神式衝擊下煙消雲散。   他身為九段武聖巔峰的絕世強者,自能感受到此身正處於暴風般的恐怖勁流 當中。看見凌非舉手投足有條不紊,那種渾身自然散發的泰然之氣與淡然之風, 恐怕只有身經無數戰鬥的絕強武者身上才有可能散發出這種氣息,是以心裡邊更 是佩服了。他自問,即使再重來一次,再讓他面對一次那道白色光束,也做不到 凌非此時所做的。   魏龍生心裡雖然佩服,可卻不明白凌非因何遲遲不將這股能量環流卸去?便 問:「前輩何不將這股能量卸入海中?這樣下去恐怕會有危險……」   凌非遠遠凝視著數十里外,巨塔頂端不斷膨脹的白光,說道:「只要不讓這 些能量匯聚在一塊,便不會被激化爆炸。而且,我還要用這股能量以牙還牙。」   「以牙還牙?」   四周氣流瘋狂旋轉產生的嗡鳴聲,讓魏龍生也不得不摀起耳朵說話。   凌非點頭,眸子微微瞇起,右臂同時在胸前畫出導引軌跡,隨後喝道:「以 牙還牙,以眼還眼,去!」伴隨語落,環繞於太極氣圈上的湍流登時向前奔騰射 出。   魏龍生只覺眼前白光乍閃,雙眼不由閉起,再睜開時,只見環流能量早已匯 成光束,直直向著迦納魔眼巨塔方向疾破而去!才終於明白了凌非所說的以牙還 牙意思,同時也對凌非欽佩得五體投地,如此神技,恐怕也只有天上才有了。      而此時,正是塔頂光團凝聚白色光束即將屆滿之時,凌非卻將周身環流卸往 數十里外的巨塔,遠在巨塔邊仍自攻擊的鍾琴,感應到遠方有巨大能量襲來,立 即向著塔身連發三掌,藉由掌力所產生的反作用力,頭也不回的飛身遠揚!   身在高空的鍾琴歹說也有七段武聖的絕強實力,當他感應到那股遠襲而來的 巨大能量時,便已做好了急退的打算,所以在連續三道掌力的反作用力下,兼之 自身的凌空御虛術,身子頓時宛若砲彈一般疾射出去,所經之處,甚至還發出穿 越音牆所產生的音爆之聲,隆隆作響!   便在鍾琴急退之際,經由凌非所導引而回的能量光束,正不偏不倚的擊中在 塔頂醞釀恐怖能量的迦納之眼。兩股能量在塔頂匯聚之後,霎時產生猛烈的爆炸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綿延到數十里外的眾人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天空中一朵蘑菇雲在眾人眼前沖天而起,餘波震碎了方圓一里之內的地下冰 層,整座迦納魔眼瞬間坍落,消失在凍海之下不見蹤影。   凌非帶著負傷的魏龍生,緩緩回到了眾人身邊,而此時鍾琴的身影也飛速的 退了回來,婀娜身姿一落地,便是氣得尖聲大罵:「你們哪個沒良心的?想害死 我呀?」   凌非對於人情世故本就遲鈍,一點也不明白鍾琴為什麼一回來就氣呼呼的興 師問罪。正要詢問,魏龍生卻搶在前頭柔性斥責:「琴妹!妳怎麼能這麼跟前輩 說話?快過來給前輩賠個不是。」說著快步走到鍾琴身邊,挽起她的手放在掌心 裡揉了揉,輕聲安撫道:「見妳沒事我就放心了,剛才真急死我了。」   「你還知道急……」鍾琴本來對於凌非不打聲招呼,就往自己放大招而氣得 半死,此時聽魏龍生在耳邊溫言幾句,心裡邊的火氣立刻就去了大半多,不過她 可沒想過要道什麼歉,這事畢竟是凌非沒仔細到人家,所以鍾琴狠狠地剜了凌非 一眼,又哼了一聲,便逕自拉著魏龍生走到一邊曬起了恩愛。   會合後第一件事,凌非認為有必要把自己的發現說給大夥明白,於是集合了 眾人,開始解說起來。   原來在死神之眼的神通下,凌非發現這裡其實是一個極大的法陣,只不過要 將這麼多又兇猛的魔獸放在法陣內是很困難的事情,相對於凡人而言,可以說是 不可能的任務。所以才會沒人想到這些所謂的異境,其實不過是法陣所創造出來 的各種空間。至於佈陣者,不用想也知道除了聖武神以外,不會有第二人選。   而且凌非也發現,迦納魔眼除了是一種裝置外,它還具備鎖定攻擊的功能, 但是這裡邊卻有一個極大的問號存在,那就是迦納魔眼為什麼能鎖定數十里外的 魏龍生,然後又鎖定了凌非……當然,那時候的凌非正和魏龍生在一塊,也許第 二次它鎖定的目標仍是魏龍生也不一定。只不過,讓凌非不能理解的是,它為什 麼不鎖定兩位神醫或謝雲無?如果它是沒有意識的「無差別攻擊」的話,那它就 應該沒有固定目標才對!   可連續兩次的攻擊,讓擁有死神之眼的凌非覺得,那座迦納魔眼很明顯是針 對他或魏龍生而來,這絕對不是偶然。   聽到這裡,患無救抱著謝雲無的左前腿,一邊取暖一邊說道:「聖、聖主老 大,這回肯定是您給想多了,它叫迦納魔眼就是因為能看得見東西,所以咱們才 管它叫迦納魔眼啊,不然怎叫魔眼?您說是不是?」   病無醫一聽,立刻有了意見,他攬著謝雲無的右前腿,說:「我呸!就你這 顆豬腦袋,能有聖主好使麼?聖主就是覺得這事兒有古怪,所以才提出來給大家 仔細仔細,要沒問題,那還用討論?還論個屁呀!」   患無救理直氣壯地說:「既然現在是討論,那我為什麼不能表達我深謀遠慮 的意見?難道這裡只准你病無醫說話,不准我患無救表達?太欺負人了你!」   見兩人又要吵起來,魏龍生趕緊出面打個圓場:「好了好了,都少說兩句, 患無救只是提出他自己的看法,病無醫你就別老愛跟他抬槓了。」   這話好像在說病無醫不對,他立馬不樂意了,「等等等,島主你這話是怎麼 說的?好像我病無醫很愛找麻煩似的?」   患無救一聽有人幫腔,咧咧笑道:「看看,島主也幫咱說話,你就知道你平 時多討人厭了,我告訴你,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你老愛搬弄是非,又愛欺負人 ,現在連島主也看不過去,你呀,快要全民共憤了!」   病無醫像被打了一棒子,氣得七竅生煙,立即對魏龍生撂下狠話:「好哇, 你倆現在湊成一對,走到了一國是吧?很好,我看你內腑具裂,沒有我的治療, 看你落不落下病根!」   「這……」魏龍生這回囧了,公親變事主,對於插手兩神醫的戰爭,悔的腸 子都青了。   可患無救才不這麼想,他一拍胸脯:「沒事,島主兄弟你別怕,有我患無救 在,包準你健健康康,完全可以恢復到和從前一樣,完完整整,一角不缺。」   病無醫在一旁冷笑:「就你那破醫術,沒把人給治死就萬謝了,還想一角不 缺、完完整整?我呸!說這話也不怕歪了嘴巴。」   患無救立即反擊:「我醫術怎麼破了也比過你這不入流的江湖郎中!」   眼見兩人越吵越烈,凌非也有些頭疼,但如果繼續讓他倆吵下去,只怕正經 事一件也說不完。只好散出與自身九段武君十分不協調的恐怖氣息,一瞬間將在 場眾人鎮得渾身抖擻、鴉雀無聲,兼之服服貼貼。   待兩名神醫只剩下用眼睛互瞪後,凌非才繼續說道:「我認為迦納魔眼並不 是因為我們觸動了機關,所以鎖定魏龍生或者我。而是有意識的打算先將實力最 強的解決掉,最後再來處理其他人。甚至可以說,它認為除了我、魏龍生、鍾琴 以外,不管是我兄弟謝雲無,還是病無醫或患無救,都抵擋不了海中銀龍群的攻 擊,只消把我們三人優先解決之後,迦納魔眼甚至不需理會其他人,你們也會被 凍死,或者被銀龍群咬死。   「可是這麼一來,事情就說不通了。因為天下任何法陣,不管是我以前所待 的眾神世界,還是現在的聖魔大陸,再厲害的法陣也永遠是死的,任何精妙的機 關都是經過精密的計算所呈現出來的結果。可是迦納魔眼不同,它給我的感覺不 像機關,反而像是有生命的意識……」   魏龍生聽出意思,遂問:「前輩是說,有人在背後操控迦納魔眼?」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