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九十四章 全面撲殺

達人殿堂

 
    

  第九十四章 全面撲殺   前情:   「你說咱們跑到了原本入口的百里之外?這怎麼可能?」病無醫差點昏倒, 連忙說道:「不行不行,這裡根本就是一塊凍原,咱們還是趕快退出去,別找自 己麻煩。」   眾人也覺此地不宜久留,所以紛紛走到了隊伍的後方,打算從原路退出去。 卻不料來到後方,不管如何摸索,竟始終找不到那個隱形的入口,就好像本來應 該在這裡停滯兩個時辰的入口憑空消失了,替而代之的是一望無際的凍原,以及 眾人眼中的錯愕和不敢置信! ﹍﹍﹍﹍﹍﹍﹍﹍﹍﹍﹍﹍﹍﹍﹍﹍﹍﹍﹍﹍﹍﹍   正文:   「出口怎麼沒了?」病無醫急的大叫,東跑西竄,就是找不到出口。   他怎能不急?極凍的氣溫正逐漸下降,他和患無救雖然有一段武君的實力, 但並不是戰鬥型的武家,而且屬性屬水,水遇寒則冰,極凍的氣溫可讓他倆吃力 了。   「那那那……那咋辦呀?」患無救已經凍得渾身直打哆嗦。   魏龍生和鍾琴對望一眼,一個九段武聖巔峰,一個七段武聖強者,無論是誰 ,都是大陸上拔尖的兒。眼前極凍之氣固然恐怖,卻也奈何不了他二人。   不過他兩人不懼,不代表別人也不懼。   病無醫和患無救這兩位大神醫早就快凍僵了,身上已經可以看到些微的結霜 。魏龍生心說不妙,這二人可不能死在這裡,再如何說,將來煉製地品丹還得靠 他們。而且大夥生活在一起也數百年了,這份情誼怎可能拋下?   但是寒天冰地裡寸草不生,別說是一棵樹,就是要撿些雜草來生火都找不到 ,更別提找地方避寒。   往前去,盡頭在哪裡渺茫難測;往回走,卻找不到可以出去的出口。   眾人頓時陷入了茫然與無措。   鍾琴說道:「罪島應該就是聖武神對我們這些罪犯最後的仁慈吧。」   魏龍生嘆了聲氣,在聖武神的安排下,所有的計畫都失去了意義,果然人是 無法抵抗神的,他慘笑道:「聖武神料準我們會從異境尋路出去,所以當定罪雙 使死亡的時候,異境的出口停留時間應該就已經被改動了。」   患無救一聽急了,「那我們咋辦呀?這裡真的太冷了。」   病無醫笑侃道:「你剛才不是還說涼快?怎麼才一下就不行了,哈哈!」   「呔,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玩!」患無救又氣又冷,在旁邊踱來踱 去。   魏龍生對這兩位神醫實在沒輒,他搖搖頭,轉對凌非說道;「前輩,我們恐 無法回頭了,出口停滯的時間本來應該有兩個時辰,但很明顯從白霧散去的時候 ,出口就已經關閉,我猜其他小隊應該也碰上同樣的事情。」   正當凌非欲把心中想法對大家說明的時候,冰塊結成的地層忽然重重的跳了 一下,大夥的心臟也隨著這一跳,用力的抖了一回。   「怎麼回事?地震嗎?」病無醫一邊運功抵禦寒氣,一邊東張西望。   「眾人提高警覺!」眼前一望無際的冰原,可魏龍生的直覺告訴他,似乎 危險正在迫近,他提醒眾人的同時,也將鍾琴護在了身後。   就在這時,腳下冰層忽然向前裂出一道巨大口子。   凌非死神之眼往下照去,只見裂口下兩道電芒在黑暗中閃爍著攝人的綠光 ,心頭一凜,不由叫道:「小心!」同時跨步一蹬,雙手一提,將病無醫和患 無救一手一個向後方急掠去,瞬間飛射出百餘米外!   同時,吼地一聲,通體雪銀的巨大魔獸從兩位神醫原本所站的位置破冰而 出,牠的吼聲震宵,巨爪從地層下方的凍海攀上冰層,地面瞬間碎裂,冰晶四 濺!   魏龍生和鐘琴也都在凌非剛才的提醒中遠離,此際回頭定睛看去,一條渾 身佈滿亮色鱗片的銀龍正露出一節身軀在冰層之上,估計身長恐怕不下數十米 ,而且這條銀龍的等級竟然達到了八星獸王,簡直駭人聽聞!   一條八星獸王如果放在大陸上,恐怕任何一座城都要在頃刻間被摧毀,所以 該說慶幸還是不幸?至少這條八星獸王是在這異境中,而不是大陸上。   雖然擁有八星獸王等級的銀龍戰鬥力極強,但眼前也就只有兩位神醫懼怕牠 。魏龍生和鐘琴實力極強,根本不怕,也沒放在心上。   可凌非不這麼想,他隱隱約約感覺到還有什麼東西在蠢蠢欲動。   此時站在空中的魏龍生已經俯衝下去,準備給這頭畜生致命一擊,而銀龍也 不甘示弱,張開血盆大口,佈滿凍體寒氣的冰彈從喉管裡射出,足有一米寬,不 停發射,以一秒三發的速度對準魏龍生連珠開砲。   魏龍生自恃九段武聖巔峰的超絕實力,舉掌便是硬撼,他橫劈斜斬,連連揮 開急襲而來的冰彈,而身子也逐漸接近露出冰層的銀龍。他知時機已至,隨即潛 運掌力於左手,準備在最接近銀龍的時候,一掌拍碎牠腦門!   距離不斷逼近,眼看距離目標只剩二十餘米,魏龍生準備出手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巨大的聲響驟然響起,四周圍冰層同時碎開,如破片 般的冰晶沖天而起,促使魏龍生身形一頓。   就這麼一瞬,數十條同樣八星獸王,甚至更高等級的銀龍破冰而出,吼聲如 浪此起彼伏,不等喘息張口就是連發冰彈,全往身在半空裡的魏龍生招呼過去!   突來之變讓鍾琴忍不住驚喊:「龍生!」隨後就是一陣冰塊炸裂的聲音轟耳 欲聾!   半空中魏龍生直接被砸成了冰雕,他怎麼也沒料到七八米厚的冰層底下,竟 還藏了數十條的銀龍,所以被這一偷襲,任他九段武聖巔峰也難以全身而退,宛 如一顆大冰球狠狠向地面砸下!   見獵物落地,銀龍哪裡肯放過這個機會?紛紛爭食般向凝成冰塊的魏龍生咬 去!   凌非對魏龍生的實力有信心,所以並不急著去救人,反而仔細的觀察著四面 八方的一切動靜。令他意外的是,他發現數十里外的迦納魔眼頂端,正在凝聚著 白色光團,而且透過死神之眼,凌非能感覺到那所謂的迦納魔眼恐怕並不是罪眾 們口耳相傳的魔眼,而是一種裝置,一種極厲害的武器!   思忖間,耳聞轟隆一響,凌非尋聲看去,魏龍生正破冰而出,渾身炙焰繚繞 ,宛若火神降世,將四面八方攻來的銀龍紛紛驅退!   魏龍生九段武聖巔峰的實力,兼之又是火系武家,面對擁有地利的銀龍群, 仍是處於優勢,只不過銀龍群不停在凍海下游移突襲,防不勝防,戰況也因此陷 入了膠著。   便在所有人緊緊盯視著戰況的時候,數十里外的迦納魔眼頂端的白色光團越 發凝聚緊實,凌非從死神之眼的注視中感覺到一股可怕的能量正在那塔頂匯聚, 心中古怪頓起。   正狐疑。   忽然,迦納魔眼頂端的白色光團驟然曝閃,一道足有兩米寬的白色光束從光 團中瞬射而出,眨眼穿越數十里的距離,射往正與銀龍群交戰的魏龍生方向!   事出突然,白色光束的射速根本讓人來不及開口提醒,那光束便已筆直的射 向戰圈。   等鍾琴發覺時,光速早已經越過自己頭頂,他愣住,兩位神醫抱著傻眼。   而魏龍生也不愧為九段武聖巔峰的超級強者,雖在與銀龍混戰中無暇他顧, 卻也憑著強者的直覺,硬是扭身意欲避開疾射而來的白色光束,可偏偏數十條銀 龍死死纏住他不放,就只是那麼一瞬間的遲疑,白色光束已到了眼前。   魏龍生再顧不得他,冒著被銀龍從背後襲擊的危險,也不敢托大而無視眼前 這道白色光束。他雙掌運勁,十成功力的護身罡氣驀然爆發!   轟轟轟——   白色光束不偏不倚的命中半空中的魏龍生,十成功力凝聚的護身罡氣雖然將 光束的威力卸去了七、八成,卻也因為承受不住巨大的能量衝擊而潰散。魏龍生 頓受三成餘勁,整個人被射飛,底下凍海裡數十條銀龍立即啣尾追去!   鍾琴眼見逼命之危,幾乎就要衝上去「救夫」,卻讓凌非一把拽回,「妳去 也無濟於事。」   「你放開我,我要去救他!」鍾琴心急如焚,出手便無分寸,一振粉臂,欲 將凌非拽住自己的小手震開,卻愕然的發現自己竟然震之不開!   這可讓鍾琴愣眼了,一時間也忘了剛才激動的情緒,只是美目眨呀眨地看著 咱凌非,一臉不相信世界上有這種事情的模樣。   凌非沒理會她的吃驚,淡漠地說:「魏龍生由本座看著,妳趕緊會同病無醫 和患無救去破壞那座迦納魔眼,否則下一道光束射來,恐怕就得有人死了!」   這話可不是威脅或恐嚇,鍾琴咬了咬朱唇,雖然不願意在這時候離開魏龍生 ,但就憑剛才自己震不開凌非那看似風吹就折的小手,只怕這裡當家的人再不是 魏龍生,也不是她鍾琴,而是眼前這個矮不隆冬,自稱死神的十歲小鬼。   在掙扎無用下,鍾琴只能妥協,可病無醫卻死活不去,叫道:「不去不去, 我又不負責打架,去了也幫不上忙啊,鍾姑娘,我看妳還是自個去吧,啊?」   鍾琴氣得白了他一眼,可患無救也說話了,他連忙向凌非表示:「為了表達 我對聖主的忠誠,所以我決定一步也不離開聖主身邊,誓死保護聖主的安危!」   病無醫聽到患無救的愛國宣言,立即見縫插針,「我也一樣,為了彌補我師 弟患無救的無能,所以我必須亦步亦趨的守護在聖主的身邊,替他擋開一切危險 ,做他最堅強有力的後盾!」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