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三十三章 你忘了嗎 。

達人殿堂

 
    

  第三十三章 你忘了嗎?   咕咚!   一名白魔法師MM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櫻桃小嘴顫抖著微微半張,小臉煞白 ,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會有這樣的反應其實很容易理解的,因為死神剛剛那一招「超級月斬」的攻 擊射程很恰巧的只到了這個白魔MM面前一步的距離,並且宰了她同隊的騎士隊 長……   整個城外在死神那一劍劃過後,時間彷彿全停止了,所有人呆若木雞的定立 在原地,貌似個個還都整齊劃一的張著大嘴,直到了那位白魔MM一屁股跌在了 地上「咕咚」地一聲,才終於是將大家的靈魂都拉了回來。   「靠,靠靠靠……秒,秒……一劍秒掉這麼多人。」先前站在較邊的戰士結 結巴巴的轉過頭告訴他隔壁那個同樣嚇壞的鬥士隊友。   「該,該不是開挂吧……這七海之王也太他*猛了,」鬥士很艱難的嚥了一 口唾沫,然後又看了一眼死神,在看了看四周,才意有所指的說:「不,不過他 也變紫人了,聽說紫人被殺死的話,爆裝率極高……」   聞言,那戰士像是想到什麼,瞪大了眼低喝道:「麻痺勒,你想幹啥?瘋了 不成?沒瞧見剛那七個裡頭就有三個十大高手,還不讓人家一劍收了,你也活膩 了想去參和嗎?」   「不是我……」鬥士取下背上的巨斧,雙手緊了緊斧柄,又四顧了一下,才 低聲對戰士說道:「你看看這些人。」   戰士聞言舉目望去,他發現了一個十分詭異的情況,那就是所有人的眼中都 帶著恐懼,卻也同時帶著一種貪婪,忍不住自問,這些人,這些人難道想趁火打 劫?就算這哥們是紫人那又如何?你們這些水平夠人家殺嗎?   「怎麼樣?等等肯定有人動手,我們抓緊機會一起上!」鬥士說。   「不去!」戰士立即表明立場:「七海之王可是俺的偶像,我怎麼可以打劫 自己的偶像,要去你自己去,嘿,不過可別說我沒提醒你,萬一打劫不成反被殺 ,那可是會掉1級的,到時候你就輸我1級啦,哈哈!」   聽到戰士這麼說,那名鬥士也猶豫了起來,因為他跟戰士是一起練級的戰友 ,兩人的等級也一直都是相當,一聽到要頂著掉1級的風險去打劫,這讓鬥士也 是心裡打鼓,到底是去還是不去,他自己也亂了。   不過鬥士雖然亂了,雖然猶豫了,可不代表現場的其他人也一樣,在場至少 還有過千名的玩家,只要有一半的人動手,那就是最少500個人,死神再猛也 是一個人,更何況要一次面對這麼多玩家,以死神現在15級的程度,加上目前 所學的基本技能,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沒聽說過嗎?猛虎難敵猴拳,就是這個 道理。   城牆上的四人也同時感覺到了氣氛的變化,劍摧山輕聲說道:「拳,底下氣 氛好像不太對。」   拳士點頭道:「嗯,我也這麼覺得,看來是有人想打劫紫人了……」說到這 裡他略為一頓,然後才咧嘴一笑,道:「怎麼?你也打他主意嗎?」   「去你*的,我什麼人?我會趁人之危?我生平最瞧不起的就是趁人之危! 」聽到拳士那麼說,劍摧山火氣就上來了,確實,他是一條漢子,一個可以為正 義而死的人,不管是趁火打劫,還是趁人之危,他這輩子是不可能做的出來。   「呵呵,那就是想結交一下紫人囉?」拳士呵呵一笑,一雙虎目炯炯,「看 來該我們出場了,是吧?」   「哼,廢話真多!」劍摧山說話的同時,已經一馬當先躍下了城牆,趴噠一 聲,落在了死神面前,跟著兩道灰影一閃,劍摧山身旁已經多了兩名忍者!不是 別人,正是旗木兄弟,卡卡西和卡卡東。   劍摧山先是向死神抱拳作揖,跟著向在場的玩家朗聲道:「這位七海之王是 我天下會館的朋友,今天的事情到此為止,諸位都散了吧!」   所有人一聽「天下會館」四個字,心裡都是一跳,怎麼連天下會館也湊上來 認親?該不是想自己獨吞這塊大餅吧?你說是你朋友就是你朋友嗎?我還說他是 我大舅勒!   先前那名戰士一聽天下會館,立馬就樂了,忙轉頭對鬥士笑說:「我就說吧 !難怪那哥們這麼生猛,原來是天下會館的人,現在你還想上去打劫嗎?」   「不打就不打囉。」鬥士滿臉的不情願,不過天下會館是國家級別的民間單 位,他一個平常玩家可惹不起,所以也只能這樣,不然還想怎樣?   死神聞言眉頭也是一皺,心中不明所以,不過看眼前這遊俠似乎並沒有惡意 ,所以也就默不作聲,且看他想幹嘛。   不過話說回頭,現場倒地的玩家身體雖是由高科技模擬出來的,但仿真的程 度在死神這一劍下,卻是令人嘆為觀止,那種幾可亂真的逼真感,或許也是吸引 全球數十億玩家的最大原因。   所以現場用「屍山血海」四個字來形容,那是一點也不為過!放眼望去,可 以說沒有一具玩家的屍體是完整的,幾乎都是攔腰斬斷,有些則是身首異處,一 顆頭顱也不曉得飛到哪去,不過這些玩家雖被系統判定死亡,但仍舊還是可以說 話滴,所以慢慢的開始有人向一旁仙音MM還有白魔MM呼救,希望能獲得他們 的復活,如此便可以不用趴在這曝屍荒野1小時,也不用強制回城復活再掉1級 ,這也算是遊戲對輔職的一種「被需求性」的設定,有了這種設定,不管是仙音 還是白魔MM,永遠不會被團隊嫌棄,因為有了她們,就算不慎戰死了,有她們 的原地復活術在,尊嚴保住了,也不用為了不想趴在那丟臉而選擇強制回城又掉 1級,所以等級在某個方面來說,也算是保住了,因此在這兩個強大的好處加持 下,誰還會不組仙音?誰還會不組白魔?誰還敢嫌他們沒攻擊力只會吸%?就是 吸%又怎樣?帶著他們上山打老虎,那可是有利無害,比買保險還有用。   反觀死神,現在可是頂著一個大紫名,手中帶血的長劍斜擺,時不時的還滴 著鮮紅色的血液。   雖然在場有不少玩家起了貪念,想趁死神紫名的時候群起圍剿,搶奪死神身 上的白銀級裝備,不過內心其實還是挺交戰的,因為死神那持劍而立,一副殺神 的模樣實在叫人膽寒啊!所以不少圖謀白銀級裝備的玩家都只是蠢蠢欲動,卻又 沒人願意去當那領頭羊,誰都想要恍如天價般的白銀級裝備,但誰也都不想當誰 的墊腳石,所以氣氛雖然有劍拔弩張的味道,卻沒有人真正付出行動。   就在這猶豫躊躇的時候,劍摧山的介入,讓整件事情有了轉圜,因為「劍摧 山」三個字,十大高手榜上留名,而且還是第二名,再加上他亮出天下會館的招 牌,誰還敢出來放肆?那不是找死嗎?天下會館是什麼單位玩家還會不知道嗎? 那可是真正直屬於國家高層的特殊民間單位,在華夏國裡幾乎就是超然的存在, 誰敢動他們?找死!明天家裡大小連同常往來的親戚都會直接在華夏國人間蒸發 ,因為這招牌關乎國家高層的權威,那是驚擾不得,也讓你碰不得的,這一點現 場的玩家自然是明白,所以不管劍摧山說的是真是假,又或者劍摧山究竟是不是 真的隸屬天下會館,只要現場有人敢跳出來不賣這個面子,那就算劍摧山全都是 在放他媽狗屁,那也已經是其次的問題了,因為不賣這個面子,就是落了國家高 層的臉面,你還想安然的活在這個華夏國嗎?會不會太天真了?所以在場的玩家 雖是心中有疑問,但也不敢真的說出來,所以在僵持了片刻後,便是慢慢的或個 人,或團隊的自行離去。   待眾人紛紛散去後,死神也將長劍入鞘,一慣淡漠的聲音說道:「我並不認 識你。」   劍摧山聞言一笑:「以前或許不認識,但現在總算是有一面之緣吧,適才我 等在城牆上看的清楚,朋友武藝超群,技壓群雄,我劍摧山雖然是自負,也自嘆 弗如。」   見死神沒說話,劍摧山又繼續說道:「如果閣下不嫌棄,不知道可否告訴我 你的名字,我們互加好友,以後若有什麼事情,大家也好有個照應?」   死神聽完後,先是皺了下眉頭,因為他從沒想過要交什麼朋友,但又想到大 丈夫行事,無不可以對人言,便說道:「我叫非人,今天謝謝你們的援手,否則 再戰一回勢所難免。」   「客氣,舉手之勞罷了。」劍摧山見死神願意示名,心裡也很是高興,「聞 道無先後,達者為師,以朋友的武藝,放眼《異界》,刻下裡恐怕再無對手,能 夠把遊俠這個職業發揮到如此極致,劍摧山只有拜服,所以就容我喊你一聲非人 大哥吧!」   或許是讓咱李文才叫慣了大哥,讓劍摧山這麼一喊,其實也沒覺得哪裏彆扭 ,所以死神也就點頭允了。   能夠結識這樣的巔峰高手,將來想必能向他請益不少,所以劍摧山十分高興 ,「非人大哥,今天實在高興,我給你介紹介紹,旁邊這兩位是我的朋友,旗木 卡卡西以及旗木卡卡東。」   兩人同時向死神抱拳作揖。   死神看了他們一眼,見這兩人眼神淡定,似有驚濤不波的態勢,心裡甚是讚 許,沒想到在萬萬年後如此敗壞的武風之下,仍有人有這樣的心境。   此時那名拳士也從城牆上跳了下來,他走近拍了一下劍摧山的後背,然後對 著死神笑道:「哈哈,朋友,讓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拳傾天下,朋友都叫我拳 ,不如你加入我們天下會館吧?以你的功夫絕對能在天下會館裡得到重用,我師 父便是天下會館的首席武座,如果朋友願意,我可以幫你引薦。」   在拳傾天下走近時,死神便已注意到他。當他說出自己師承何處時,死神的 眼神開始變化,因為這讓他想起當初在山區公路上,那名揍了自己一拳,又強行 帶走徐韻的男人,因此目光不自覺的銳利起來。   拳傾天下似乎也感覺到死神眼神裡的變化,但又想不出個所以然,只好陪笑 道:「不知非人兄何以這樣看我?」   「你的拳速還是零點四秒嗎?」死神冷冷的問。   聽到死神一語就道出自己的拳速,拳傾天下大是詫異,心想,難道是天下會 館裡的哪一位隱士高手?但無奈死神的面貌全讓七海之王稱號給屏蔽,完全就看 不出樣子,只好試探的問:「朋友,我們可認識?」   死神聞言一笑,「我們剛認識,你忘了嗎?」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