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真人真4】十年前,我在1.49版的天堂遇上了來自未來的人。

達人殿堂

 
    

十年前,我是個國一小屁孩,同儕間流行的遊戲已不是軒轅劍、世紀帝國,而是做你現實不敢作的事的天堂。 我也不例外,瘋狂地愛上這款遊戲。 事情的發生就在某一個翻牆翹課的下午,在那一小時要四十台幣的家庭式網咖裡面奮戰著,尻著食屍鬼,期待他會噴武卷。 突然,在螢幕上方的對話框收到一個奇怪的密談訊息。 「我來自未來,毀滅過去,開創現在!」 記憶就在這模糊了,我不記得接下來發生什麼事,大概是老師又發現我翹課,然後打電話給我爸抓我回家,然後台的時間還沒打完,被其他想玩免錢的小鬼搶便宜。 十年後的今天,天堂仍然屹立不搖,但對我這種老玩家來說,它變了味道,我仍會偶爾手動著新手法師,在已經變漂亮的說話島尋找夏洛伯,尋找那遺失的美好。 在天堂上庸庸碌碌十年,跳了伺服器、練了各種職業、衝暴幾把神武,現實的人生對我來說可有可無,網路才是我的人生主旋律,一般人眼中,我大概就是那種一事無成的阿宅吧。 阿宅終有省悟之時,每個人都有對天堂覺悟的時候,只是早晚問題。 和很多人一樣,我覺得是天堂害了我,害我現在是這種鳥樣子。 也和很多人一樣,突然發神經般的去弄了幾張武卷,對自己說:過了我就繼續玩,暴了我就退出。 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 對重度玩家來說,離去,只是在等待下一次的回鍋。 我登出遊戲,那是我不知道幾次的覺悟。 這就是我的人生嗎? 為什麼這麼失敗? 我沒有一個讓人羨慕的工作、我沒有養家活口的能力、我沒有一個值得炫燿的技能、我死後除了天堂的電磁紀錄外不會留下任何有意義的東西。 我好懊悔,我深深的懺悔十秒。 十秒後,我又有想回鍋的衝動。 無意識的隨意翻動伺服器列表,看見了一個名稱怪異的伺服。 「找回你最初的感動。」 好好奇。 我點了進去, 輸入帳密後,跳出的是非常古老的創角色畫面,素質要用骰的,還沒有女法師,名字也只能用英文。 對話框是在螢幕上方,介面十分陽春,在那熟悉的粗糙音樂入耳的瞬間,我彷彿回到過去,眼淚直流。 我在說話之島逛著,畫面上有一群可愛的小法師在幫路人補血,好像是在漂白的樣子,外頭怪物死掉噴出的金幣,撿到的人會慷慨的分給大家。 這根本就是以前的天堂嘛! 腦海閃過一個念頭,回憶湧現,我終於想起國中時候發生的那件事,那個在我翹課下午出現的未來人。 就是我自己。 我在密頻輸入了一個鳥英文名字,是以前我慣用的ID,果然,密的到人,我、我竟然真的藉由網路回到過去。 「我來自未來、毀滅過去、開創現在!」我對當年的我說著。 「你在說什麼雞X毛啊?」他回。 「你是廖大進對不對?」 「別鬧喔,你誰?阿明喔?你翹課在哪間網咖啊?」 「不,我是十年後的你。」 「你他X的少瞎掰,你明明是想騙帳號的臭乞丐,快點走喔,我盟主大白鯊,手下三千兄弟,他X的砍死你。」 我一五一十的說出那些只有自己才會知道的事,證明我是來自未來的男人,包刮我曾經看著國小畢冊尻尻的往事。 當我還想再說往下更多的時候,伺服器跳出三分鐘後維修的字樣。 「淦!真假,你是未來的我。」好在他即時相信。 這是我扭轉未來的唯一機會, 我要讓過去的我徹底遠離這個帶壞我的罪惡根源,許我一個截然不同的光明人生。 「聽好了,等一下爸爸會來抓你回家,你回家之後再也不能玩天堂,因為長大後的我,根本就是個廢物!聽到沒,你要好好唸書,以後的天堂全部都是外掛,都是給機器人在玩的,還會包場,看你不爽就把你砍死,一點都不好玩!」 我想到自己說錯一句話,因為憑我的頭腦就算認真唸書好像也沒啥鳥用。 這時我靈光一閃, 馬上找出最近一期的樂透彩頭獎號碼,要十年前的我抄下來,於十年後的哪一天記得簽注。 他答應了。 伺服器開始倒數關閉。 「聽好喔!絕對不能玩天堂了,就算沒好好唸書的話,也要好好找個漂亮的女朋友,最重要的是十年後記得下注啊啊啊啊啊!」 這是我和他的最後一句對話。 看著電腦桌面,我眼前一片暈眩, 來了! 未來開始改變了! 被扭轉的過去開始與我現有的記憶衝突,交疊出如夢似幻的畫面。 一片漆黑過後,我睜眼, 房間仍然是這個破爛的房間, 新的記憶中,我仍然一樣一事無成,一樣是個沒女友的可憐蟲, 唯一改變的是桌面上的遊戲捷徑, 換了款遊戲。 樂透號碼呢? 沒簽, 大概是忘了還是找不到當年那組號碼, 雖然已經來不及,我仍發瘋般的尋找那遺失的號碼,原來當年的我是寫在放在書包中的天堂脫殼的某一頁。 為什麼我不懂書中自有黃金屋的道理,為什麼我不多翻翻天堂脫殼! 為什麼我就算不玩天堂現在的人生還是那麼廢物? 為什麼? 最後, 我終於明白, 我的一切,不是玩不玩天堂的問題,而是狗改不改的了吃屎的問題。 天堂沒有害了我, 天堂只是讓我替自己的失敗找了一個好藉口。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