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校園愛情】關於那女孩的回憶。Part.30

達人殿堂

 
    

  「她真的真的很喜歡那個泰迪熊娃娃。」   這句話在腦海裡一直揮之不去。   對於阿翔所說的那些話,說實在,我很在意。只不過真的如阿翔所說的那樣嗎?有可能嗎?   為什麼我會沒發現?那又為什麼會對到眼?   許多問題與答案在腦海裡,組合、拆解、重建……完完全全摸不著頭緒啊!   我坐在書桌望著窗外那輪明月,外頭的寧靜就好比現在所感受到的孤獨。   明明想說要放棄了,為何阿翔的那幾句話卻又牽扯我的思緒?現在要做的應該是把基測考好,不讓對我有期望的人失望才對,不是嗎?   但我卻沒辦法靜下心來好好讀書,一打開講義,腦子出現的並不是答案,而是她的身影。   當滿腦子都充滿她時,說真的,我的心很亂也沒辦法好好讀書。   看著被我收拾好放在塑膠袋裡的泰迪熊娃娃,除了殘破不勘,我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來形容它。   「她真的真的很喜歡那個泰迪熊娃娃。」   這句話又再次在我耳邊響起。   然後我不知道是著了魔還是中了邪,我竟然起身離開書桌,下樓把針線盒拿上房間。   一針一線,一孔一洞的試圖將泰迪熊娃娃縫好。   雖然我知道沒辦法把泰迪熊娃娃恢復成原樣,但現在的我卻願意花時間在這上面,我想自己肯定是瘋了。   或許它最終還是會一直待在房間裡,不會到她手上。但我內心卻十分的執著於泰迪熊娃娃,我在意它,就如同我依然在意她一樣。它是我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送給她的聖誕禮物。   阿翔的那些話重新燃起我的希望,我不該這麼早就放棄,就像阿翔所說的我肯定不會是最痛苦的那個,我想她也跟我一樣痛苦、難受。   任何我想做的事情,她可能也都有想過。   想恢復到以前那樣的時光,就得有人付出努力,假如她不做,那麼就我來做。   至少,現在的我是這樣認為的。當然,首先得縫好眼前的泰迪熊娃娃,才能踏出第一步。   我伸了個腰,驅趕睡意濃厚的瞌睡蟲,向深夜繼續挑戰。   隔天到學校後,我試著去觀察她,看她是不是如阿翔所說的那樣,會偷偷注意我。   結果真的發現了我之前沒注意到的地方。   我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會留意她的眼神與動作。天啊!真的就如阿翔所說的一樣,她會偷偷的看我,會注意我在幹嘛,她總是以為小心翼翼沒被我發現,但卻不知道她的這些小動作都被我看在眼裡。   我甚至故意跟熊玩的親近,結果她的眉頭還真的皺了那麼一下,吃醋生氣的樣子還是跟之前一樣可愛。   但我與她的距離還是一樣,感覺很近卻離很遠。   想當然我也有找過陳心亞跟阿翔他們談過,結果就跟阿翔說的一樣,他們沒辦法幫我,這次只有我能幫助自己。   「個人造業,個人擔」這句俗語說的真好。   真的就只剩下自己了。   時間不等人,日子一天一天過,眼看基測時間越來越近,而我跟她之間的距離卻始終停留在原地。對於這點,我也感到相當納悶。   我趁著讀完書後的空閒時間來縫娃娃,趁著睡覺前戰勝瞌睡蟲來縫娃娃,只為了能再次親手交到她手上,然後看著她臉上掛著燦爛無比的笑容。   只是不知道還有沒有這個機會就是了……但無論如何,為了自己也為了她,還是得再試一次啊!   我也曾想過為什麼自己不再去買一個新的泰迪熊娃娃就好?但說實話,我也不是很清楚為何自己要這麼堅持,該說是一種心裡上的認定,還是該說是一種自己跨越不了的障礙呢?   對於我來說,現在除了是抱著贖罪的心態在縫泰迪熊娃娃,也是給自己與她一個機會。   等到縫好了,或許心裡對她的愧疚就會少了許多,我想,應該是這樣。   直到我逮到了一個機會,一個只有我跟她單獨相處的機會,事情才悄悄有了改變。   那天我跟阿翔與一群班上會打球的同學,放學後留在操場上打球。打到了天色漸漸昏暗時,我們才各自回家。   但卻在出校門口時,看見路邊站了兩個熟悉的身影。阿翔則是對我使了個眼色,拍拍我的肩後,便牽著陳心亞離開。   想當然,站在原地的除了我之外,就剩她了。   我離她大概有一台車的距離,她沒看我讓我有些尷尬。   「嗨──」我盡量別去想那天午休所發生的事情,而是去想那些她還在意我的事。   我們之間還是少不了尷尬。   見她沒什麼反應,我便舉步走向她。   「嗨。」我又簡短說了一次。   我能依稀聽到她絮亂的呼吸聲。   當我面向她,她抬頭看我。她眼眶泛紅,身體微微抽蓄,一副剛哭完的樣子。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我拉著她的手。「誰欺負妳?怎哭了?」   她搖頭。用手抹掉臉上的眼淚。   「陳心亞她們欺負妳嗎?」我心裡酸酸的。   她還是搖著頭,不發一語。   「我?」我指著自己。   她沒搖頭,也沒說話。含在眼角的淚,頓時滑了下來。   所以是我囉?怪了,我記得我們已經很久沒有交集了啊!   當心中還在納悶這個問題時,她開口了。   「對不起……」她略帶哭腔說著。   我愣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   「我並、不知道……你……還……我」也許是因為哭的關係,她含糊不清、斷斷續續說著。   我聽不清楚她想表達什麼。   「什麼?我?我怎樣?假如是因為之前那件事情,我跟妳道歉。」我低下頭:「對不起。」   她深吸一口氣。   「我錯了,我發現我真的錯了!從陳心亞那我才知道自己錯的有多誇張。」她忽然爆發,情緒激動,眼角飆淚。「我本以為我自己不會再關心你、在乎你,但沒想到自己卻做不到。自從那件事之後,自從我們午休碰面的那之後,到最近我才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完全忘記你。我在乎你,我關心你,你的一舉一動都勾著我的心。但我一直以為你已經放棄,已經打算忘掉我所以沒來找我,我一直在等你,你知道嗎?我在等午休時丟在地上的泰迪熊娃娃會再次出現在眼前,你知道嗎?」   她情緒崩潰,嚎啕大哭。這舉動當然吸引不少路人眼光,但她一點都不在乎。   「我想你肯定都不知道!在我真正難過時陪在我身邊的不是你!在我最需要幫助時在身邊的也不是你!你去哪了?我不知道。我以為你已經完完全全放棄我了,想忘掉我了。但你卻在我決定後出現,你知不知道已經太晚了?在你決定不自己來找我的時候,就已經晚了,你知道嗎?當你的名字又重新出現在我耳邊,我是多麼開心,但你可知道,這些都來遲了……已經來不及。」   此刻,我多想抱著她,但卻不敢這麼做。就如同她所說的,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吧……   只能怪自己軟弱錯失機會,怪自己不夠勇敢喪失資格,怪自己不夠喜歡她而失去她。   正當我還在心裡頭自責,她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打斷了我所有思緒。   甚至……毀掉我與她之間的關係。   「你一定不知道……我已經接受阿明了……」   淚水與她的身影層層相疊,視線模糊不清。   我忘了當時自己的反應,我忘了她是怎樣離開,我忘了自己有沒有哭,我忘了……我忘了……   我忘了……我好想全部都忘了。                                待續……


廣告
來源 :懶骨頭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