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六十九章 奪識

達人殿堂

 
    

  第一百六十九章 奪識    沒有援軍的消息,就像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瞬間摧毀掉所有人心中微 小的希望,眼前的犧牲和抵抗,全部都化作了一則無比可笑的絕望……   箭,依然在飛,可已經沒有了目標。   人,依舊在戰,卻喪失生存的冀希。   城樓上,是愁雲霧罩。原本打算留下共抗外敵的冒險團隊紛紛動搖,在面面 相覷之後,等待的只是誰先站出來辭別,而其他人也會立刻跟進。這就是現實。   感覺到氣氛在變化,城主也意識到即將來到的問題,不等其他人開口,搶先 說道:「諸位,既然沒有了援軍,繼續恪守在這裡也沒有任何意義,不如……把 弓箭隊留下,全城後撤如何?」   在他認為,和冒險團隊一起撤退,總比自己單獨撤退要來的安全。至於留下 來的弓箭隊,自然是替自己斷後了!   這段話一說出來,原本打算上前辭別的冒險團隊的團長、隊長,都有些詫異 ,沒想到這個城主還挺愛惜生命的,就是可憐了那些弓箭手,到現在都不知道自 己即將被他們的城主拋棄了——就像拋棄薩恩他們那樣。   不過這關他們屁事?自己能活著才是最重要!   「奧茲閣下能夠以大局為重,我等欣慰。」飛鷹團長微微躬身。   「不錯!」血色團長披風一振:「既然援軍不會來了,咱們又何必在這裡死 守?就算把老命拼了,結果也是一樣的,只有盡早撤退到亞普洛迪才是正途,城 主,高見啊!」   「飛鷹及血色兩位團長說的極是,現在敵眾我寡又無後援,如果我等還拘泥 在小忠小義上,反而顯得迂腐了。」說話的是銀狐冒險團團長。   「的確,越是艱難的環境,越應該保存實力,如今全城後撤無疑是最好的選 擇了,我代表鋼之冒險團,隨時配合奧茲閣下後撤之令!」   「奧茲閣下,百姓的安全就交給我們赤狼冒險團吧!」   「不錯!」   「不錯!」   本來還在觀望的其他幾名團長,見兩大冒險團的團長都這樣說,那自己還有 什麼好繼續堅持的?紛紛表明了贊同。   「好,既然大家都有共識,那這事就這麼說定了,等我安排一下,我們就立 刻起程!」城主奧茲閣下說完,立即派人招來弓箭隊長阿莫夫,表情無奈地說道 :「阿莫夫隊長,相信你也都聽說了吧?援軍不會來了。」   「是!弟兄們都聽說了!」阿莫夫表情堅毅,大聲地回答城主的問題。   城主奧茲閣下點了點頭,忽然伸手重重地拍在阿莫夫肩上,拉高聲線激昂地 說道:「很好,接下來,為了全城的百姓,我,奧茲閣下必須肩負起帶領百姓保 存性命的重大任務,我不得不說,我們必須放棄這裡了,但是我們不能讓我們的 敵人知道我們的撤退計畫,所以我們需要你,以及你的三千弓箭隊替我們斷後, 盡一切可能替全城百姓爭取撤退的時間,阿莫夫隊長,我,能相信你嗎?」   言下之意十分明顯。   阿莫夫心裡明白,這是要拿他們弓箭隊的弟兄當背使了。   不過奧茲閣下似乎忘了,儘管沒有他的臨危囑託,這裡的每一名軍人也依然 會堅守住自己的崗位直到最後。   他們身上的命令從來就只有一道,城主奧茲的那一席話,除了是廢話之外, 也間接污辱了他們的軍魂。   看著一臉用心良苦的城主,阿莫夫的心裡充滿著蔑笑,儘管的逃吧,像隻鬥 敗的狗!   阿莫夫收回目光不再看他,轉身向聳立城樓上的西州軍旗行了一個有力的軍 禮,然後大手一揮,他的聲音在這一瞬間拉開,對著已經不足三千名的弓箭隊弟 兄大聲喊道:「弓箭隊的混帳都給我聽好了,城主閣下已經在剛才下令棄城了! 他將帶領所有百姓越過八百里撤退到亞普洛迪,但是他們需要時間,而我們,就 是他們的時間!」   全場鴉雀無聲。   阿莫夫精芒暴射的目光,在每一個仍在努力發箭的弓箭隊弟兄們身上掃過, 然後大聲地咧嘴喝道:「告訴我,該怎麼做?」      「戰死為止!」   呼聲如雷,響徹九霄。   弓箭隊用整齊劃一的吼聲回應了這個問題,這一刻,所有人都動容了,有些 面皮薄的,甚至都覺得臉頰開始發燙。   城主奧茲點了點頭,滿意地離開了,他得趕緊去打包家當準備閃人呢。   十五分鐘後,在城主奧茲閣下的帶領下,全城棄守了。      看著人去樓空的奧茲城,奧德斯曼有些難以啟齒地說道:「他們都走了,那 我們……」   蓋瑞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城外肆虐的獸海,他忽然覺得自己只能嘆息了, 如此之多的魔獸,如此高階的領主級獸王,儘管是他,在沒有奧援的情形下也力 不從心啊……   沒有人知道這面厚達丈餘的城牆還能夠支撐多久,也許下一刻它就會垮吧?   蓋瑞已經老了,從前那個叱吒風雲的銀槍蓋瑞並沒有逃過歲月的痕跡,最終 仍得面對身體各方面的機能退化。   或許這也是東神州和西神州最大的不同處之一吧?   在西神州裡,即使修為的再高,如果沒有定期服用「不老丹」維持細胞活性 ,體能便會因為衰老而逐漸消退,直到壽元耗盡為止。   「唉……」蓋瑞什麼話也沒說,飛身離開了。   他不是一個連珍重再見的話都不會說的人,但是在這一刻,他覺得任何的話 都是多餘的,想想,當你對一個病入膏肓、藥石難救的人說「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話時,你不心虛嗎?   蓋瑞不想當一個自欺欺人的人,他救不了這些弓箭隊的男兒,更不想去玷污 他們捨命堅守的信念,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成全,然後在心裡為他們禱念,希望 女神的視線能降停在這些勇敢的孩子們身上,賜予他們力量和希望。   蓋瑞的離開,並沒有驚擾到死守防線的弓箭隊弟兄,而奧德斯曼身為魔修, 從來都認為自己的命比起任何人都要珍貴,理所當然地跟隨著蓋瑞,飛離了等待 滅亡的奧茲城。   腥風在黃沙裡狂,魔獸在血泊嘶吼,炙烤大地的血陽在殺戮中避入山幕,原 本奪目的金光綻放出如血的紅霞,格外灼目刺眼。   城牆上,兩千七百多名面色堅毅的弓箭手,箭無虛發!   城牆外,除了蜂擁而來、悍不畏死的魔獸大軍,只剩下一個微小的身影還在 與絕望戰鬥!   是薩恩!   凌非站在城樓哨塔的頂端,冷冷地看著滿身是血的薩恩,他發現這個小傢伙 的眼神更銳利,也更堅毅了。   「在危難中磨礪嗎?」凌非微微一笑,讚許地點了點頭,看來儒子可教。   剎那間,死神之眼裡的瞳孔微不可察地收縮了一下!   與此同時,遠在獸海裡浮沈的薩恩渾身一震,雙眼之中忽然射出兩道鮮紅色 的利芒,一股鋒銳的冰刀氣旋乍然以他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旋捲開來,猶如龍捲般 摧枯拉朽地將包圍住他的魔獸,切割成漫天的冰花和血片!   下一刻,一道清朗的聲音,穿越空間的壁壘,筆直地轟入薩恩的腦海中—— 正是死神奪識!   「嗡——」薩恩腦中嗡的一聲,就聽到一個聲音對自己說:「你能活到現在 ,實在讓我很意外……」   「誰?是誰在說話?」耳朵裡忽然響起的聲音如雷打,這讓薩恩顯得有些驚 惶無措,畢竟這種詭譎的事情他還是第一次碰到。   但是下一秒,他卻發現了另外一個更可怕的事情。   他發現此時的自己,竟然是站在一片光幕前,身邊的魔獸都消失了,而除了 這面光幕之外,其餘地方盡是成片的黑暗,沒有任何的人,只有他!   沒有比黑暗與未知更讓人恐懼的了。   「這……這是什麼地方?」薩恩心裡無限的驚怖,卻仍強自鎮定地大聲問道 :「你到底是誰?是條漢子的話,就露面來和我正大光明的單挑,少在我面前裝 神弄鬼,沒用的!」   「你想和我單挑?」凌非右邊的嘴角微微勾起,控制著薩恩的身體穿梭在獸 海之中,迎著一波波的獸浪,輕描淡寫地將所有撲來的魔獸都分成兩個部份。   「看看你面前的光幕,」凌非似笑非笑:「什麼時候你也能做到,便什麼時 候來找我挑戰。」   話音一落,「薩恩的身體」已經宛如離弦之箭向前射去,手中長劍揮灑如斬 瓜切菜,在他前進的道路上,擋者死,阻者亡!勢如破竹,銳不可擋!   「這……這是……」薩恩還沒認出這就是他自己。   「這就是你。」凌非直接給出答案,不過他想了想,覺得這個答案不夠貼切 ,應該再補充一句才對:「如果你能發揮全部潛能的話。」   「我?你……你是說光幕裡的人是我?」薩恩根本不敢相信,這個有著完美 節奏,出劍快如閃電,踏足翻飛間,如入無人之境的人,竟然會是自己?   這怎麼可能?   「不相信嗎?」凌非控制著薩恩的身體,抬手又殺滅了一頭魔獸:「看看他 的衣服,看看他手裡的劍,看看他被血污的臉,這個人,是誰?」   「這……他是……是我……真的是我?天啊,但怎麼可能?我、我根本沒有 他那樣的實力啊……不,他的劍法甚至超越了我所崇拜的索倫大師……」薩恩像 在呢喃,像在自語,恍惚間他忽然像大夢初醒,大聲道:「可惡!我差點就讓你 矇騙了,這一定是什麼幻術,我知道,你們剎摩國的咒術師能夠製造幻境迷惑敵 人,而你,就是那個咒術師!我說的沒錯吧!」   「呵呵。」凌非笑了,這個人的想像力還不是普通的豐富啊。   他操控著薩恩的身體忽然停止了衝鋒,在極限的移動中凝停靜止,像一把懸 停在空氣中的寶劍,散發著懾人的寒光。   「你笑什麼?」薩恩站在光幕前氣憤地說道。   凌非沒有回答,而是將手裡的劍,無聲無息地送進一頭魔獸的眼窩中,然後 手腕微轉,劍鋒登時擰碎了大腦,奪走了牠最後一絲生機。   正在目睹這一切發生的薩恩,又一次驚惶地發現,自己竟然又回到了那片魔 獸戰場,而且更讓人驚愕的是,他手裡的劍,還插在那個破碎的眼窩裡……   「這……竟然真的是我!」可憐的薩恩,再一次受到巨大的驚嚇。   可是還沒等他從驚嚇中回神,魔獸們已經從四面八方向他潮湧而來!   震動的大地,響天的咆哮,頓時讓大腦早已一團混亂的薩恩沒了主意,雖然 手裡抓著劍,卻完全不知道應該先從哪個方向突圍才是最好的辦法。   可是在這樣的大混戰中,又豈能讓你有猶豫的時間?   只是一遲疑,大批大批的魔獸就已經噗咬上來,幾乎淹沒他茫然地身影。   但是下一秒,撕裂血肉的疼痛並沒有發生,因為他發現自己又回到了那片黑 暗的空間裡,只有面前的光幕,仍在撲閃演示著一幕幕的快意和瀟灑!   這一瞬,薩恩的心頭似乎有所明悟,同時那道聲音再次傳來:「注意看好了 ,所謂劍,重在意,不在形。當你對劍的理解越加透徹,你所刺出的劍就越加無 瑕。」   雖然沒聽很懂,但薩恩卻看見了他這一生都無法忘懷的畫面,那是如此讓人 震撼,又如此讓人欣羨啊……   凌非乃是利用死神之眼奪取薩恩的意識,間接達到控制薩恩身體的作用,換 句話說,現在薩恩所施展出來的實力,的的確確是他自己的,並非來自於死神的 力量。如果硬要說的話,那就是他們對劍道的理解。   「好吧……不管你是誰,我承認你的實力遠遠超越我所見過的任何一個人, 但是……但是我實在無法相信那個人就是我啊,我怎麼可能有那種實力?我要是 能夠做到,又怎麼會弄得如此狼狽……」薩恩站在光幕前,他說的是事實。   「你不用懷疑,這個人的確就是你。只不過他所發揮出來的實力,是你當前 所能發揮的極限而已。」   「可是……」   「可是你做不到。」凌非替他說。   「唉……是,我完全做不到,那根本不可能。」薩恩不得不承認。   「那是你對劍道的理解還不夠。」   說話間,「薩恩的身邊」已經摔滿了殘缺不全的魔獸屍體。死神的傑作。   「可是我……我該怎麼理解劍道才對?」薩恩站在黑暗中,苦著一張臉:「 我真的很努力很努力了……雖然我還是不知道你到底是誰,又是如何控制了我的 身體,但是我得承認,在這之前,我一直認為同年紀之中,再無能夠與我對敵的 對手,可是你……唉,你卻能用我的身體做到我所不能做到的事情,跟你比起來 ,我差遠了。」   「你——的確,差遠了。」凌非毫不客氣地打擊薩恩:「在我看來,你就像 一個坐井觀天的人……對你來說,你的天空,就只是那個井口,充滿了可笑的無 知和自大。」   薩恩的臉上漲紅,他忽然覺得自己以往的信心在這一刻都變成了一文不值的 垃圾,在這個神秘人面前,自己向來引以為傲的劍術,完全就是小孩子的把戲!   薩恩雖然心中有些憤懣,但凌非的話實在是讓人無法反駁,畢竟他已經用實 際證明了他自己,他確實有這個資格用這種教訓人的口氣說這種話。   雙方都沉默了一會兒之後,薩恩才有些自暴自棄地說:「好吧,你說的都對 極了,我的確是那個坐井觀天的人,在你面前,我簡直無地自容,像我這樣的人 ,你實在不需要特地來救我的……」   凌非笑了,他回身一劍,輕描淡寫地將一頭劍齒獸從頭劈開,鮮血內臟摔了 滿地,刺鼻的血腥味瞬間撲散開來,亂噁心一把的。   但是這隻才死,馬上又有另外一隻遞補上來,如果心志不夠堅定的人,很可 能就會在這樣前仆後繼的獸海中喪失鬥志,最後成為這些劍齒獸的腹中食。   其實劍齒獸是種砲灰級魔獸,等級也普遍偏低,但是他們數量龐大,而且奔 跑的速度甚至快過赤眼魔豹,牠們每次出現都是成群成片的,所以對冒險者來說 ,牠們所帶來的威脅一點也不亞於那些兇猛的高級魔獸。   但是凌非卻沒有任何壓力,依舊輕鬆寫意地收割著任何靠近他身邊的生命, 每一隻魔獸,都只需要一劍。   一劍斃命!   「你應該慶幸,如果你不是一個笨蛋,即便哀求我,我也不會出手救你。」   凌非的話讓薩恩的嘴角有些抽搐,忍不住哀怨地想:就因為我是笨蛋嗎……   實在太打擊人了……   「有個人希望我救你,雖然他已經死了。」凌非繼續說道。   「什麼?」薩恩聽了心裡驚了一下,他在想,要這個神秘人救我的人已經死 了,難道……難道是索倫大師要他來救我的?   薩恩要怎麼想,凌非一點也不關心,他只是繼續說道:「如果你想領悟更深 的劍道,那麼你當需牢記,劍的境界有三分,一是意在發前,二是意發並進,三 是發在意先。」   「那我……」   「你?」凌非眉毛微挑:「你和那個索倫,都只是第一個境界。」   「第……第一個境界?」這一刻,薩恩的意識不知道為什麼忽然狂震起來, 天啊,連索倫那樣的武鬥大師,竟然還只是第一個境界?而我竟然也和他一樣都 是第一個境界……這……這實在太刺激了啊!   「那……那你呢?神秘人先生,你……不,我是說光幕裡那個我……的境界 是……」薩恩小心地問。   「第三境界。」   凌非的聲音,毫不猶豫,斬釘截鐵,鏗鏘有力,擲地有聲地……回答。   薩恩整個意識都在不由自主地顫抖,那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興奮啊!   他不由得浮想起來:這就是「發在意先」的第三境界嗎?天啊,原來我的身 體也能做到劍術的最高境界,這麼說的話,也就是說……薩恩忍不住問道:「神 秘人先生,你的意思也就是說,劍的境界和人本身的實力等級其實是沒有關聯是 嗎?」   「當然。」凌非說道:「劍的境界,便是對劍道的理解,是一種意念的轉換 ,人本身的修為,不過是在比拼力量時的差距罷了。」   這時候的薩恩,興奮的幾乎要大叫起來,先不管這個神秘人是誰,但是他的 話,遠比去看任何技能秘笈還要有用啊!天啊,我竟然也能有這種際遇!   此時的薩恩,悄悄地在心裡起誓,如果他能活著回去,一定要努力的讓自己 達到劍道的最高境界,然後代替索倫大師,保護他唯一的弟子波瑟莉希!   而在經過了無數年後,薩恩也的確做到了,成為西神州唯一一位,達到劍道 最高境界——發在意先的人!   當然,那都是後話了。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