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二十八章 刀劍雙極(下)

達人殿堂

 
    

   第一百二十八章 刀劍雙極(下)   而凌非手中這本書所記載的,除了針灸之術,還有許多藥方醫理,其中更 包涵了各種丹藥的煉製方法與配材,這對於凌非來說,雖然不及迦耶娜的痊癒 術那樣能夠立即性的挽救生命,甚至起死回生,卻也是不可多得的「養內」妙 義了。   所以迦耶娜雖然褒了她自己的痊癒術,更貶了凌非手裡的醫書,但凌非卻 沒有絲毫鄙棄的意思,反將心中所想,說與迦耶娜聽,頓時讓迦耶娜有些羞愧 ,不過她也是聰慧之人,自然知道凌非說的是極有道理的,所以心裡那份羞愧 ,很快便煙消雲散,反而對凌非那淵博的見聞與精闢的見解,充滿了難以想像 的崇拜,目光中所見,唯偶像二字。       ◇    ◇   以凌非看書之神速,這整整五疊的書冊,實在也花不了他多少時間,所以 ,很快的便讓凌非全數看了個遍。   其中不乏有詭異玄奧之術,又或以巧搏力之功。當然了,這些五花八門的 技藝,在東神州裡並不全是大門大派的正宗武學,反而多是些旁門左道的雜項 功夫,簡而言之,便是包羅萬象了。   而此時凌非手裡,拿的正是一本名為《秘之洞若觀火術》的書,其內容言 簡意賅,而且十分駭人。因為,就凌非所理解,這書中所記載之法,並非教人 如何察言觀色、洞察先機,而是教人如何透過秘術,讓自己能看到對方的內心 ,進而達到真正的「讀心」。   這樣的讀心秘術,竟然會在罪島這樣的地方出現,想必罪島裡頭,定是曾 經住著一位,能夠讀取別人心事想法的可怕人物。   只不過隨著罪島的隕落與眾人的遷途,那個人很可能早已死在魔羅的刀下 了,所以凌非也不以為意。   況且以秘術所載,窺視他人內心的核心方法,其實就是滲入對方的靈魂, 直接從靈魂記憶中下手,換言之,只要靈魂強於施術者,自然就能夠免疫這樣 的強制讀取。只不過這個術法缺陷在死神身上,卻是並不存在的,畢竟誰又能 強過死神的靈魂呢?   但能夠探查別人心中的想法和秘密的秘術,那絕對是可怕又可畏的。凌非 覺得這樣的書,不能夠繼續留在罪島,當然也不能夠讓迦耶娜觀看,於是悄悄 地將書收進納戒裡頭,打算讓它永遠成為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   此時界通原上,太石公所在的池邊,一切都因為強烈的冰氣而凝結。      「冰嗎?哈哈哈哈,徒勞妄想,給我死來——」   驟降的低溫,雖是影響了魔羅下劈而來的霸絕一刀,卻難以阻擋即將爆發 的神之一擊——   「刀意、無盡!」   極招轟出,雄猛刀意隨著直落地邪鋒,張狂蔓延,四方擊摧,竟使天地震 盪,鬼神驚泣!   然而,抓準了魔羅受到寒氣侵襲的瞬間滯頓,為愛拋生忘死的不負平生, 心中無悔,只若堅定。   眼神一凜,凝神跨步,手中緊握刀劍,周身內元摧至極限——   強氣出擊!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   長嘯一聲,不負平生雙兵齊出,面對壓面銳鋒,殘神刀橫天一格!   「鏗!」   隨著鏗然一聲響,魔羅臉上瘋狂的表情卻是一怔,或者他萬料也不到,在 至絕刀招完全爆發之前,迎面而來的,竟是讓人錯愕的一幕——   遺世兵解排名第七的邪刀,在八方聲愕中,斷!   魔羅只覺渾身一僵,腦中嗡嗡作響,不敢置信的眼神,只能愕然地看著斷 刃在面前飛出。   殊不料,遺世兵解排名第一的,不是一把武器,而是一對刀劍!   刀曰殘神,劍曰萬劫,在盛名之下,在親手鍛造出它們的人手中,鋒芒豈 只遍照,而是更熾!   「怎……怎麼會這樣?」魔羅不敢相信。   與此同時,萬劫劍在不負平生的緊握下,長驅而入、直破魔羅護身氣罩, 毫無停頓的刺進魔羅胸口,穿脊而出!   「呃……啊!」劍身沒入,魔羅怔怔地看著洞穿自己胸口的萬劫劍,怔怔 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那個本來應該要死在自己刀下的螻蟻,不敢置信, 「噗呃」一聲,猩紅地鮮血張口噴出,這是恥辱!這絕對是恥辱!   「不可能!」魔羅不甘心地怒吼,伴隨強大內元的聲音幾乎傳遍整座界通 原,連遠在數公里外的魏龍生和童華衣等人都能清晰聽見,全都忍不住停下腳 步,驚疑地回頭望去。   若不是緊緊握住那洞穿魔羅胸口的萬劫劍,魔羅瞬間爆發出來的氣勁,幾 乎就要將不負平生逼退。   可是,就在不負平生奮力穩住身形,打算施展極招終結魔羅的前一瞬,魔 羅手裡那把只剩半截的邪刀,卻早一步捅進了不負平生腰際,深深地直沒刀鍔 ,對穿而出:「去死,去死吧!哈哈,哈哈哈哈——刀意、無盡!」   話音甫落,刀意無盡的刀氣,已在不負平生體內接連爆發!   悶哼一聲,不負平生全身元力向內一收,聚元於內,強自讓應該爆體而出 的刀氣為之一滯,與此同時,他忽然笑了,但笑容卻因為強抑體內刀氣的痛苦 而變得扭曲,甚至猙獰。   口中是呢喃,又似自語:「劍之極意,刀之界限,十方……無赦!」   話落,四周原本如濤蜂湧的氣流,停了,不,是靜止了,完全靜止。   身受重傷的魔羅,本來得意的笑容也變成恐懼,因為他看見不負平生將那 把斬斷邪刀的殘神刀,也刺進自己的身體,從肋部深深刺入,從背後斜出,緊 接著,兩股極凍極寒,並且強不可抑的刀劍之氣,透過刀身與劍刃,竟如螺旋 般在魔羅體內交纏旋繞,不停蔓延。   「啊!啊啊啊啊啊——」劇烈的痛苦讓魔羅忍不住哀號起來。   但是,想像中的刀劍之氣並沒有破體而出。   因為不負平生體內的刀意無盡先一步爆發了,就像煙花一樣,把為愛犧牲 的男人,化成今夜界通原上,最美麗而璀璨的一顆星。   轟——嗤嗤嗤嗤嗤嗤嗤嗤嗤……   數千道刀氣,剎那間從不負平生背後奔洩而出!   眨眼間,千年不變的愛,卻已是癡心夢碎、哀歌奏響。   絕代之人,終也走到了生命的盡頭,從此,無聲含恨。   而他所領悟的刀劍雙極至強極招,也在他隕落的同時,因為後繼無力,而 失去了爆發的動力,徒留半招長恨,令人惋惜,也讓人動容。   然不負平生的最後,卻是沒有辱沒了他東神州第一高手之名,可以說徹底 擊垮了魔羅的自尊,也擊碎了他的高傲。   看著不負平生死不瞑目地,在自己面前嚥下那最後一口氣,魔羅卻完全沒 有一絲高興,因為他能感覺到,自己就快死了。   不負平生的「十方無赦」雖然沒有施盡,但前半招的極寒凍氣,卻像一張 領域般,慢慢而逐漸的把魔羅的皮膚凍結,把他的骨肉凍結,最後連他的全身 經脈和血液也完全凍結,成為了一尊沉默,卻尤其壯觀的人形冰雕……   「這就是……十方無赦嗎……」魔羅在失去最後的意識以前,如是想道。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