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啾姊姊 】荒行渡人 -第一章- 7

達人殿堂

 
    

我是人,至少曾經是人,每天暮鼓晨鐘清心寡欲的度日,縱然仍舊 對血腥渴望,但是現在的我活得像個人……。她的慘嚎宛如夜梟,尖銳 的聲音讓沒有內力修為的僧人們紛紛暈了過去。 悟真忍著這陣淒厲的聲音追了出來,慘叫聲還刺著耳膜,素菱卻已 經奔遠了,他遠遠趕不上素菱的腳步,悟真望向天空,沈重的雲層翻騰 著,顯示著天怒並不打算放過素菱,但她不是自願生為妖物的,更不願 意吃人,天要她降生為妖並給她這樣的苦難,莫非只是為了展現天怒的 神威嗎? 悟真心裡翻騰,顧不得雙手已經沾滿了耳膜損裂流出的鮮血,他絕 望的伸出雙手向天,雙膝跪倒向上天請命:「在悟真有生之年,決不讓 素菱踏出真普寺一步,請上天饒過她一命吧!」 霹靂一聲,落雷打在真普寺的藏經閣上,熊熊的火像是要燒盡一切 罪惡,素菱聽見這聲雷響止住了腳步,悟真跪在一片火海當中閉上眼, 若是上天要我用畢生收藏的經書,還有這身皮囊,換一條想走回正途的 生命,值得。火光和血在他身上染得滿滿一片紅,他在一片火紅之中失 去了意識。 在霹靂聲中回頭的素菱,看見跪倒在血泊中的悟真,霎時神智清醒 了過來,顧不得熊熊的火勢,衝進火中將悟真拖了出來,跌坐在岔路的 石碑旁,絕望的看著這把像是要燒盡真普寺的天火,素菱跪在悟真身邊 無助的放聲大哭了起來。 火光照映著她蒼白腐敗的臉孔,駭得那些還清醒的弟子們不敢靠 近,他們彼此攙扶著逃下山去,任憑真普寺就這樣燒成一片灰燼。 素菱只是悲慟的撫著悟真的袈裟,淚水從沒有眼瞼的眼珠流下,滑 過腐敗空洞的臉頰。 師父別將素菱拋下啊!素菱不想吃人,更不想殺人,師父走了還有 誰能救素菱哪?火燒了一天一夜,她也痛哭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下 起了滂沱大雨,把大火的餘燼撲滅,素菱才清醒過來。 師父!不能讓師父這樣淋雨! 素菱悲慟的將悟真的屍身放到大殿,大火雖猛,卻只燒毀了這大殿 的一半,而半毀的佛像仍然慈悲,這裡還勉強能擋風遮雨,只是偌大的 真普寺就此成了人們口中妖怪的巢穴。 素菱盡力的補了屋頂,守著真普寺,她在悟真的屍體邊不走,不去 狩獵也不言語,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素菱感覺到意識又開始恍惚了,她 好想把眼前的這具屍體吃下去,不,什麼屍體,師父沒死,只是昏過去 而已,素菱要守著師父才行…… 當她意識即將失去的那瞬間,她用盡最後的力氣對著虛空哀求著: 「師父,救我……」 她感到眼前一片黑,意識漸漸朦朧,對不起,師父,素菱辜負您 了……就在她即將妖化的一瞬間,她聽見悟真沙啞的聲音艱難的說著, 「孩子,師父在這裡……」 素菱如同弟子一般服侍著悟真,照料已經不太能行動的悟真,而悟 真要她將獵來的牲畜們帶來,讓牠們在悟真的慈悲中往生。 素菱帶著罪惡與感激的心情吃下他們,雖然進食的時候會露出妖化 的本相,至少滿足了對血的渴望,她再也很少失控了,也遵從悟真當年 立下的血誓,不再踏出真普寺一步,悟真的願力不知不覺在真普寺佈下 了結界,讓眾生接近感到痛苦,慈悲的結界。 只是誤闖的生物成了素菱的食物,還有硬闖進來的人,在夜裡會引 發素菱壓抑很久的妖性,雖然素菱已經很久不再「發作」,但幾個月前 那批年輕人竟然調戲極力忍耐而且尚未進食的素菱,這才讓她壓抑不住 現出原形,雖然她沒吃任何一個人,但狂暴的妖氣讓他們被活活駭死, 除此之外一切都很平靜。 也許有一天,素菱能擺脫這樣的命運也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