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一零章 唯有戰(中)

達人殿堂

 
    

  第一一零章 唯有戰(中)   前情:   就在這個時候,凌非的聲音從耳後傳來。   「謝謝……」   聞言,女版無名刀者猛然回頭,就看見一個矮小的身影從自己身後跨出,渾 身傲骨不容置喙!   這人是誰?他可是真正的死神,那個心高氣傲的死神,他怎麼可能容忍自己 躲在女人裙底下尋求庇護?以死神的傲氣,那絕對是天底下最荒謬的事情,比螞 蟻吞了大象還要不可能發生!    ◇    ◇   「我從不避戰。」   凌非昊陽在手,身形雖小,卻是傲骨嶙峋,話語之間沒有絲毫懼意。   「哼,看來,你還有一點廉恥之心。」魔羅冷冷而笑,雖然他認定死神是在 利用姐姐,不過站在武者的立場,對於凌非沒有選擇躲在姐姐的庇護下,而是選 擇了正面迎戰自己,在這一點上,他還是欣賞的。   「魔羅你閉嘴!」女版無名刀者怒斥了自己的弟弟,她簡直快讓魔羅這個愛 惹事的弟弟給氣死了。她就是想不通,為什麼魔羅就是要找死神的麻煩,這不是 給自己難堪嗎?而且她深知弟弟魔羅的實力,如果兩人打起來,只怕誰都佔不了 便宜,最後的結果必定是兩敗俱傷。而不管是誰受了傷,那都不是她所希望的。   想到這裡,女版無名刀者始終還是抱持著能夠化消這場戰鬥的一絲希望,她 面帶央求的神色,對凌非說道:「凌非公子……」   可話才剛起了頭,卻是讓凌非給打了斷:「這裡人多,我不喜歡在戰鬥的時 候被人打擾,到別的地方吧。」凌非說這話的時候,目光始終都在魔羅身上,因 此他這番話,自然便是說給魔羅聽的。只不過聽在女版無名刀者耳裡,卻是實實 在在的拒絕了她調解的好意,也等於是在告訴她,今日之事,必須有一個結果。   「哦?」魔羅眉毛微微一挑:「有意思,好,那麼有膽的話,就隨我來!」   說完,揚手一揮,一座虛空門就這麼出現在眾人眼前。魔羅很快身形一動便 是掠了進去,但在進入之前,卻是回望了姐姐一眼。   「魔羅你……」女版無名刀者想要阻止,可是心裡卻知道不論是誰,都阻止 不了這兩人之間的戰鬥,她只喊了一聲,便沒再說下去,也沒有追上去,只是怔 怔的站在池畔旁,看著凌非那小小的身板子,迅速隨著弟弟魔羅,隱沒在那座虛 空門之中,然後連同虛空門,一併消失在所有人面前。   「呃……就、就這麼走了?聖主他不會有事吧?」患胖子有些擔心,那個魔 羅有多恐怖,那是大家都看見的,雖然凌非也很生猛,不過具體兩人之間,一時 還真分不出誰高誰低,所以也難怪他擔心。   「呸呸呸,你才有事,你們全家都有事!」病無醫壓著沙啞的聲音,氣急敗 壞的提醒患無救:「胖子我可警告你,你別在那烏鴉嘴詛咒咱聖主!否則老子跟 你沒完!」   「靠,你那麼兇幹嘛,我不就是擔心聖主他老人家的安危嗎?難道你就不擔 心?那小白臉強的亂七八糟你又不是沒看到……」   「靠你媽的,聖主他武功蓋世,用你來操心嗎?連定罪雙使都不是咱聖主的 對手了,那個叫魔羅的臭小子算個毛啊!」   「話也不是這樣說啊,你剛沒看見那個魔羅渾身散發出來的恐怖力量嗎?我 敢打賭那肯定趕上定罪雙使合體了。」   「那又怎樣?還不是讓咱聖主給收了,按我估計,魔羅這臭小子等一會就會 後悔來招惹咱聖主了,哼,叫他囂張,到時候我看他怎麼哭去……」   再說凌非這頭。   穿過虛空門之後,凌非發現自己來到了一處青綠色的沙漠,沒錯,就是青綠 色的沙漠。綠油油的沙漠,一望無際,沒有任何岩石,沒有任何湖泊還是綠洲, 更沒有樹木和綠草,這裡就像一個被死亡所籠罩的地方,完全沒有任何的生機。   這裡是哪裡?這裡是聖武神的另一個傑作——腐潰沙海。   這裡滿目的青綠,不是青蔥的綠草,而是充滿腐蝕性的砂礫。   凌非才剛剛走出虛空門,腳下所穿的鞋子便冒起了陣陣白煙,低頭一看,媽 勒,鞋底竟然被砂礫給腐蝕了,縱使凌非是死神轉世,也免不了驚了一下,他趕 忙騰身而起,讓自己懸浮在半空中,以圖脫離地面上那些高腐蝕性的砂礫。   可是沒想到人雖然離開了地面,鞋底的腐蝕卻沒有停止,這一驚可真的是非 同小可了。好在凌非反應也快,立馬足下運勁,迸脫了鞋子,就看見那雙被腐蝕 的坑坑巴巴、焦焦黑黑的鞋子,遠遠地摔落在沙海裡頭,跟著,很快就讓一片綠 油油的沙漠給吞沒……   這個畫面,饒是凌非,也有些動容。心說這是什麼鬼地方,竟然有這種充滿 高度腐蝕性砂礫的沙漠。凌非越想越覺得心裡一陣後怕,想想,如果是不會凌空 御虛術的武家闖入這裡,那還不落得一個屍骨無存的下場?   飛不起來的,就等著被腐蝕融化,這是何等陰毒的環境?   不遠處,魔羅飄浮在半空中,一身白衣素淨,凌非看了他的鞋子一眼,那雙 白色靴子看上去一塵不染,真……還真他媽的乾淨勒!凌非在心裡大罵,麻里隔 壁勒,這混帳小子真夠陰險的,挑了個陰毒的戰場不說,還沒帶通知的。他自己 倒好,還知道不能踩上這片沙地,陰毒的人見多了,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雖然 說兵不厭詐,但好歹這也是一場聖武王級的曠世決鬥,你還能不能再下流一點?   「怎麼?這樣就嚇到你了嗎?死神公子。」看見凌非剛才的反應,魔羅心裡 不知道有多樂,他雙手抱胸,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就等著看凌非出糗。   「……」靠,這小子絕對是故意的,凌非不想跟他幼稚的行為一般見識,雖 然剛才的確有一些狼狽和失態,不過就算換了一個人來,也難免要緊張一下的, 所以凌非也沒怎麼放在心上,反正既然已經知道這個環境的特性了,那等一下小 心一點就是。   整了整衣衫,凌非一手握著昊陽劍,一手負在腰後:「餘話休提,你想怎麼 打?」   「很簡單,兩個人來,一個人回去。」魔羅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笑容 已經收起,而他白皙的右手,則是按在刀柄上面,那口充滿流線型的三尺單鋒刀 ,就好像隨時準備出柵的猛虎,正流著飢餓的口水打算大啖人肉的美味。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