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八十八章 恐怖之舉

達人殿堂

 
    

  第八十八章 恐怖之舉   前情:   未及回神,凌非眼瞳忽而收縮,久違的死神空間倏然開啟,頓時死亡氣息吞 噬了周遭一切,讓所有事物都失去了色彩,宛若陷入了只有黑與白的無聲世界!   武神分身本來自恃本領,全沒將僅一段武君的凌非放在眼裡,他全無防備, 自信任凌非如何作怪偷襲,也無奈我何。誰知只是一個照面,自己便猶如身陷黑 白色的幻境之中,他驚覺出聲,更愕然地察覺在這黑白的世界裡,竟連聲音也被 那濃郁的死亡之氣給吞噬的點滴不存…… ﹍﹍﹍﹍﹍﹍﹍﹍﹍﹍﹍﹍﹍﹍﹍﹍﹍﹍﹍﹍﹍﹍   正文:   武神分身猛然提氣,意欲脫出幻境,怎料身子方動,卻發現所有動作都變成 了慢動作──這一驚非同小可!   驚駭間,一雙小手倏然搭在胸口氣海,武神分身猛眼一怔,誰的手?   小手的主人不是凌非還能有誰?   抬頭看去,凌非深邃如墨的一雙眼瞳也正逼來,他想幹嘛?   自恃神能無匹的武神分身,雖然驚駭,卻不覺有逼命之危。   在他認為,只有一段武君實力的小鬼,對他來說實在太渺小了。   雖然他必須承認這個幻境十分特殊,但即使如此,一段武君能耐他何?   就在這過於自大的瞬間,讓武神分身永遠想不到,也再也無法去想的事── 發生了。   武神分身愕然發現,一股曠世無倫的莫名力量,竟從搭在胸口上的一雙小手 中發出。只覺靈識一陣激盪,然後就是一連串的劇痛遍傳全身,這一瞬間,他覺 得整個人宛如要被那雙小手撕裂一般,想要掙扎,卻全身無力;想脫逃,卻是慢 手慢腳,一種絕望的念頭頓時萌生。   接著,在耳膜即將被那股莫名力量鼓破之際,面前小鬼開口了,那是在這黑 白又無聲的幻境中,他唯一聽見的聲音:「吞噬天地,萬物盡虛──歸吾!」   黑流熾盛,武神分身只覺靈識一陣暈眩,接著身體開始泛起淡淡幽光,所有 的意識在這裡停止。黑色氣流席捲蔓延、包覆,慢慢的,聖武神所留下的兩道靈 識逐漸在黑色漩渦中分崩離析,一點一點的被吸入雙掌之中──   直到什麼也沒有留下為止。   武神分身,定罪雙使,聖武神唯留下用以鎮守罪島的兩道靈識,永遠絕跡江 湖,不覆存在……或者說,變成了凌非本源裡的一部分。   超級強大的能量注入體內,凌非沒有閒暇細品,急忙運轉三超神功,強行壓 制兩道外來的水火本源,否則這副小身板恐怕要被撐爆。   片刻之後,水火本源如同當初的土之本源一般,被死神本源團團包圍,最後 一齊被吸入死神本源之中,雙雙變成了「異變的水火本源」。   當然,異變後的本源之力的名字,凌非早在幾年前便想好了。換言之,凌非 現已擁有土龍之力,水龍之力,還有火龍之力。   在獲得本源的同時,凌非也獲得了豐富的能量。   武神分身體內蘊藏著強大的聖武神能量,凌非雖然已經成功突破人之界限, 達到了魔天初境。但倍數擴充的氣海早已瀕臨飽合,實在難以將強大的武神能量 完全容納。   但身為眾神世界裡,武功天下第一的超級天才,死神還是想到了解決的辦法 。他提動元功,將三超神功發揮到極致,又調出所能調撥之最大限度的死神之力 ,開始了一場驚天地泣鬼神,前無來者,後無古人的恐怖之舉──   壓縮!      凌非一點一滴,緩慢,卻很扎實的將武神分身的能量,以及自己氣海中的所 有能量壓縮,不停的壓縮,極盡可能的將其壓縮到最小,最純,最緊密……   因為凌非原本在吸收了武神分身後,實力一度暴漲到「八段武聖」,而且還 在不停繼續飆升中。   境界飆升看似很好,其實非常凶險。凌非乃武術天才,他當然知道不能再讓 境界這麼提昇下去,否則氣海肯定要爆開不可!   所以才有了壓縮能量的瘋狂想法。   而現在,這個想法不再瘋狂,而且已經被他所實現。   在經過連串的壓縮之後,氣海裡的所有能量都被化零為整,頓時騰出了許多 空間來容納持續被死神本源釋放湧入的聖武神能量,然後再接著壓縮,再釋放湧 入,再壓縮……直到全數壓縮完畢時,凌非的氣海也已經無法在容納一丁半點的 能量了。如果要想再容納更多能量的話,就只能突破到魔天二境,或更高才行。   而此時在經過一下午的壓縮後,凌非在聖魔大陸裡的實力,直接被他給壓縮 到了九段武君巔峰。   任何實力超過九段武君的人,都只能看到凌非壓縮、濃縮後的九段武君實力 ,卻不知道這九段武君的背後,不知濃縮了多少足以毀天滅地的恐怖能量。   再說頂層,昏迷的童華衣終於慢慢轉醒。   她搖了搖頭爬起身來,環目四顧,卻不見鐘琴屍體,這讓她不由慌了心。   趕緊四下找尋,才發現自地面坍塌後,鐘琴的屍體便已隨之墜了下去,童華 衣心頭咯噔,趕緊沿著地面破口往下尋去,終於在一片亂石下找到了鐘琴所穿的 衣衫一角。   呆望著石下露出的一片衣角,童華衣心裡頓時揪緊,她不敢想像在亂石下的 鐘琴會是什麼模樣。她閉起眼睛深汲了一口氣,這才運掌拍開亂石,果然在亂石 下找到被壓爛的鐘琴。   屍首就在眼前,卻教人舉步維艱。   童華衣楞楞地看著,看著亂石堆裡依舊安靜的女子,那個奪走魏龍生全部的 愛的女人,還有那張不知令她羨慕多少回的容顏。   童華衣在江湖上素有邪姬之號,容貌自也國色天香、凡間少有,可惜魏龍生 愛的人,卻偏偏不是她。只是如今這些都不再有意義了,因為眼前那張臉的主人 已經死了,而她的屍身,也徹底的被亂石砸爛了,再也沒有什麼好爭得了。   無聲中,罪島裡的時間彷彿停止。   在層疊交遝的亂石堆裡,鐘琴的身體被砸成了好幾段,唯一還能讓人認出是 誰的地方,是她唯一沒有受損的頭顱,那個蒼白而寂寞的表情,好像隨著時間的 靜止而凝固。   過了良久,童華衣才緩緩彎下了腰,伸手將鐘琴的頭顱捧起,看著手裡的她 ,童華衣突然有種想法在腦海裡盤旋,在意志裡扎根……   很久很久以前,在童華衣還未出師之時,她的師父曾交給她一部術法,並告 誡她說:「除非萬不得以,不到無路可走時,絕對不要動用這部術法。」   當時只十三歲的童華衣好奇地問:「為什麼呀師父?妳不許徒兒用,那何必 要教我?」   童華衣還依稀記得師父告訴她:「因為這是一部非常陰毒的術法,不僅傷害 他人,也傷害自己。但是聖魔大陸並不是一個講道理、談正義的地方,如果有一 天妳走投無路了,或許這部術法能救妳一回,給妳一個展新的人生,遠離種種厄 障。」   師父越說越玄,童華衣的好奇也越來越盛,忍不住問:「真有這麼神奇?師 父妳倒說說是什麼武功這麼厲害,還能給人一個嶄新的人生。」   當時童華衣的師父笑得很和藹,她說:「這部武功叫做『分皮劫影術』,原 理是利用別人的臉皮來進行易容,只不過這種易容並非一時,而是永久的……」   十三歲的童華衣十分機靈,一下子就聽出了端倪,開心說道:「原來是這麼 回事,難怪師父會說這武功能給人一個全新的人生,聽起來真不錯,能變成另外 一個人,有機會我也要試試。」   捧著鐘琴頭顱的手在顫抖,童華衣憶起師父的提醒:「衣衣呀,過別人的人 生,妳真覺得快樂嗎?」童華衣當時還小,對世事的理解並不深,對她來說,能 變成別人是件很新奇的事情,所以她點著頭,躍躍欲試。   師父笑了笑,繼續解釋道:「這可不是讓妳拿來玩鬧的,分皮劫影術一個人 在一生中只能施展一次,再多的話,妳的顏面組織承受不起,會爛臉的。」   「爛臉?為什麼?」童華衣有些驚訝的睜大眼睛。   師父像是早已預料她的反應,她的話猶言在耳,「因為在奪取別人臉皮的同 時,妳也必須毀去自己原來的臉皮……衣衣呀,這樣妳就回不去了,妳將永遠變 成另外一個人,所以無論妳將來有多少苦衷,為師都希望妳永遠也沒有用上它的 一天……」   罪島外,天邊紅霞滾滾,夕陽已經緩墬西下。   一早便出發打糧的隊伍,在黃昏中三三兩兩的陸續回來,只是當他們將目光 落在罪島上時,幾乎以為自己走錯路了,直到看見廣場上的一干熟面孔,這才確 定自己沒看走眼,面前那座傾斜頹倒的巨大建築確是關押他們多年的罪島無誤。   尤其衛遲疆率領的虎真軍,一回來看見罪島變成這副模樣,下巴差點沒掉下 來,身旁的宋凜更是張大了眼睛,難以置信。   一時間議論聲又熱了起來,有人忙著問發生什麼事,有的人趕著給其他人解 答。   在島內激戰時,島外四散逃開的眾人也逐漸在廣場上聚集,連消失的不負平 生和邪刀魔劍也在裡頭,沒辦法,天已昏黃,夜晚就要來臨,沒有人敢走遠。   對於不負平生在節骨眼上玩失蹤,魏龍生顯然有些不悅,但不負平生卻不以 為意,他的解釋是,呃,他的酒沒了,所以出去弄點回來,誰知一回來,大家就 都跑出來曬太陽了。   面對不負平生的無賴回答,魏龍生也只能搖頭。一旁的患無救提醒道:「喂 喂,天都要黑了,咱們還進不進去呀?」   他這一問,聲音不大不小,可卻讓廣場上的討論聲瞬間嘎止,一道道目光全 部向著他們這夥人看來,顯然大家都很關心這個「迫命」的生活問題。   魏龍生看了眼四周圍的罪眾,心裡也擔心著他的義妹,只得轉頭對不負平生 道:「我看……不如你進去瞧瞧?好歹讓大家心裡有個數。」   「嗯嗯……啊?」不負平生差點跳起來,指著自己鼻子問:「我?」   魏龍生點點頭,眼神堅定。   不負平生看了看半塌的罪島,又看了看魏龍生,再看了看廣場上每一個向他 報以寄望眼神的人,呆了半晌,才垂頭喪氣的說:「好好好……我去,我去還不 行嗎……」說著一邊朝罪島大門走去,嘴裡還一邊唸叨個沒停。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