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校園愛情】關於那女孩的回憶。Part.1

達人殿堂

 
    

  我揮著額頭上的汗水,把一箱又一箱的貨物搬到爸爸的小貨車上。   今天是我們搬家的日子,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不是因為工作,也不是因為發生什麼大事,更不是住的地方開始鬧鬼。   只是一個單純又簡單的原因──不想讓爸媽再爬上爬下了。   因為本來所租的是一棟沒有附設電梯的公寓,租的位置是在不高不低的五樓,在幾經考量後,才與哥哥商量好搬家。   所以才從原本的公寓搬到了隔幾條街的透天厝。   小貨車在街道上來回穿梭了好幾回,爸爸因為年紀大了,不適合搬重物,本想讓他與媽媽出去走走晃晃,搬家的事情就交給我和哥哥就好,但他怎樣都堅持要出一份力,不管怎樣勸他都無法阻止,只好讓媽媽自己一個去隔壁找陳阿姨聊天,讓爸爸負責駕駛。   本來有打算找幾個相識多年的好友來幫忙,但想了又想決定放棄這個念頭,雖說相識多年,可是這種要求實在有些強人所難,畢竟他們整個星期都在工作,難得假日本來可以在家放鬆休息,卻還把他們叫來幫忙的話,真的有點殘忍阿!   不過,我知道只要一開口,他們就一定就會來幫忙。   不用多說什麼也不會有什麼特別的藉口。   因為,他們可是我認識九年的好朋友阿!   好,把重點拉回來,畢竟這次並不是要講那群好朋友,要說的話就等下次吧!   終於把家裡空間清出了一大半,只剩爸媽的房間、哥哥的房間、我的房間還沒清理而已。   哥哥的房間他自己會整理;我亦同。   爸媽的房間本來是與哥哥說好要一起打掃整理,但在爸媽他們的堅持下,只好讓他們自己動手整理。   「不要看我們老了,就覺得我們的動作都慢了,好不好?」爸爸咬著菸,兩手彎曲,似乎是想要對我們說「看看這身肌肉吧!」   「對阿對阿,你們也忙了一個早上了,應該也累了吧?而且我們自己的房間,東西放哪要怎麼整理,我們也比較清楚阿,反正就當作運動活絡筋骨嘛!」媽媽說完就逕自走進房間。   我與哥哥吃完便當後,小憩一會,便開始下午的整理工作。   下午沒像早上這麼操勞,只要把自己的房間的東西整理出來就算大功告成了。   就當我把東西一件一件的裝進箱子,赫然發現了一本國中畢業紀念冊靜靜的躺在抽屜的最底層的某一個角落。   它上頭也因年久未翻積了一層好厚的灰塵。   至於為什麼不是翻到國小、高中、大學的畢業紀念冊?   國小其實是忘記到底有沒有買,就算買了也不知道丟去哪裡了。   國中我記得有買,不然怎會突然出現在這,對吧?   高中與大學我就很確定沒有買,至於為什麼沒買,我也記不太清楚了,只記得當時媽媽有給我錢,但我好像……好像……拿去買線上遊戲的點數……   我拿了幾張衛生紙把上頭的灰塵擦拭乾淨,順便用手拍一拍。   當要打開的那一刻,頭腦瞬間湧出許多畫面,許多關於她的畫面。   迅速的一頁一頁翻著。   從第一頁開始,思緒就像掉進了畢業紀念冊裡面,像是在找尋一種很重要的東西。   那東西叫──   「回憶」。         §         §         §   國中其實可以分成兩個階段來說,第一階段是國一與國二,第二階段就是國三。   而我要說的是從第二階段開始,也就是國三的時候。   為什麼不說第一階段呢?就讓我娓娓道來吧……   國二期末考結束後,本來是該一群人相約去慶祝煩人的考試終於結束了,準備開心的過暑假。   但這時班導卻在最後一節課把大家留在教室,說是有件事情要宣布。   那時候的我們也知道,國三有執行能力分班,所以班上成績較好的同學都會被安排到所謂的資優班。   正當好友們圍成一圈在安慰那些可能要去資優班的同學時,班導所宣布的卻不是我們所知道的。   對!不是我們所預料的那樣。   「因為學校有所考量,升上三年級時,我們班得面臨拆班。」老師站在講臺上思考了很久,最後無奈地說著。   全班一聽到這個消息,開始躁動了起來。   「太誇張了吧。」我忘了是誰吼出了這句話,也因為這句話後全班就像是跟老天爺借膽一樣,開始造反。   「老師!這玩笑不好笑!」班上的笑點王以為這是玩笑話。   「憑什麼?為什麼只拆我們班?我們都不是人就對了?」說話是一位平常就很聒噪的長舌婦。   「對嘛,我們有做錯什麼嗎?突然說要拆班就拆班,會不會太扯了?」班長氣到站了起來,果真是位好班長。   在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著學校的陰謀論時。   我發現老師低著頭不發一語,本以為她是在思考著如何說服我們或是如何幫我們爭取權益,卻意外發現了從她眼角滑落至臉龐的眼淚,最後滴到了講桌上。   或許這根本不關老師的事情,要怪也只能怪學校的考量實在太爛,我們的運氣實在太背,竟然會被抽中。   還記得化解這場躁動是綽號小黑的同學,我跟他不是很熟,但卻也沒那麼不熟,畢竟偶爾還會一起去打籃球,且我還知道他非常喜歡副班長。   「幹!可不可以安靜一點聽老師講完?」   就是因為這個霸氣十足的幹字,才成功鎮壓了這場暴動。   於是直到老師開口前,沒有人敢再吭聲。   我不懂為什麼那時候大家會這麼聽小黑的話,不吵不鬧,但我卻能清楚知道班上每位同學似乎都發現老師正在掉眼淚,不管是不是為了這件事情。   後來我們有寫了聯署書,上頭還簽上了全班同學的名字與老師的名字,想請學校不要拆散我們的班級。   最後聯署書根本沒起了多少做用,我們就這樣默默接受了這個沒辦法改變的事實。   還記得,要放暑假前的最後一堂課,大家相擁而泣的畫面。   忘不了是因為在最後那刻,我抱了暗戀很久的她,就在大家哭成一團的時候。   很可惜的是,暗戀終究只是暗戀,並不會我暗戀了很久,她就會反過頭來喜歡我。   所以拆班後,暗戀也宣告結束。 §         §         §   在開始之前,我順便介紹一下國中的死黨──林宇翔,綽號阿翔。   至於為什麼會介紹他呢?畢竟在我國中回憶裡他也佔了滿重要的一部分。   說起來也很妙,會跟他變成這麼麻吉,全是因為有一次的英文課要臨時小考,講臺上的英文老師是這麼說的:「這次小考沒達到標準,課文裡面的單字全部抄一遍,考卷整張照抄一次。」   當然,聽到這段話的時候全班就像是電視上演的抗議民眾一樣,紛紛怒吼。   「哪有這樣的阿?不公平拉……」   「靠!太誇張了吧?根本沒有事先說……」   抗議聲浪不斷,班上頓時亂哄哄。   「你們再這樣吵下去,等等不及格的單字就抄個五遍,考卷整張抄五次!」英文老師拉高音量喊著。   片刻,班上鴉雀無聲,同學們的臉上只剩無奈,而我卻不以為意。   當然,能不以為意就代表著這次考試我肯定能輕鬆過關,畢竟在我國小畢業後,老母就馬上把我送進了英文補習班,所以就算在學校上英文課沒聽懂,到了補習班還是可以弄懂。   英文……也是讓我認識她的主要原因。   當考卷發下來時,周遭同學個個露出哀怨的神情,除了那幾位常出現在「班級」排行榜上的同學。   在考卷快要寫完時,餘光撇見了坐在我右邊的阿翔桌上的考卷,除了幾個小塗鴉外,整張考卷可以說是像衛生紙一樣白。   阿翔時而低頭,像是在認真寫考卷似的,但其實都是在畫塗鴉;時而目光往左右兩邊掃視,像是一條漂流在汪洋大海上的小船,正努力的發出求救訊號。   其實我並不喜歡作弊,因為這種靠捷徑就能輕易獲取成功的方法我並不認同。   就像我前晚很認真的用功讀書,就為了考試能考好一點;而你前晚就很努力的拼命玩遊戲,就為了讓角色等級高一點,付出的努力不同,所以回報的代價也會有所不同。   我或許能考出好成績,而你或許也可以。但假如不用功讀書的話,只懂得拼命玩電腦,到最後考試才在那邊求別人給你抄答案,我想這種不付出努力就想獲得代價的人,根本沒有必要幫忙吧?   我並不是一位吝嗇的人,假如在英文上面遇到難題,而我剛好懂,只要你問我,我肯定把你教到懂為止,假如再不懂,我甚至能帶你去補習班叫老師來教。   所以我到底該不該幫阿翔呢?   幫?可是這樣好像對其他人不太公平?   不幫?可是今天的英文老師的確有點太過份……   於是我停筆,從抽屜拿了一小張白色的隨堂測驗紙,把上面的答案全部抄上白紙上,揉成一團,趁老師不注意的時候,往阿翔的位置扔去。   阿翔一看見紙團,便機伶的迅速撿起,給了一個「萬分感謝」的眼神,就埋首於考卷之中。   我隨後也寫了幾張「答案紙」,分別扔給坐在我附近的同學們,畢竟只幫阿翔的話我怕到時候會有人說閒話,所以見者有份的話,就能大大降低被「背叛」的機率阿!   後來,受到我幫助的同學包括阿翔在內,幾乎全數過關,而我漸漸在班上受到歡迎,甚至有很多在英文上遇到難題的同學也開始會來請教我。   也因為這次自以為夠義氣的幫忙,讓我結識了一位能同甘共苦的好朋友。   然而我卻想也想不到,原來義氣──會讓長大後的自己後悔不已…… §         §         §   好吧,那就把鏡頭拉回拆班後,我和阿翔與其他幾位舊同學被分到了一個新的班級,一個看起來充滿危機、令人感到相當陌生的全新環境。   大致上說說新班級的環境。   除了大多數新同學臉上的冷漠表情外,但也有少數幾位女同學抱持著好奇、熱心的態度自我介紹,好讓我們更快融入班級。   當然,其中也包括她。   在她們七嘴八舌的先後介紹自己完後,其中一位女同學突然用正經八百的語氣開口說話。   「對了,來到這班級你們首先得知道這班級的老大是誰……」這女同學假如不是穿別人衣服的話,應該叫做陳心亞。   「老大?」我狐疑地望著陳心亞,接著目光開始掃射班上的其他同學。   老大?莫非是那坐在最角落的那個男生?就同儕之間的體型來看,他絕對占有最大優勢,但除了體型之外,根本看不出來他為何能當上老大。   體型優勢或許十分重要,可他看起來一臉慈祥,眼神間流露出來的絕非殺氣,單以這樣來說他絕非擁有當上老大的資格。   那麼還有誰呢?   就在視線離開了體型有些肥胖的男同學,正準備往其他地方掃視時,背後突然傳出一道聲音。   「都已經早自習了,你們還在聊天!現在是怎樣?只是幾位新同學而已你們就忘記自己該做的事情了?」   這聲音非常有魄力,那些圍著我們的女同學一聽到便馬上衝回自己的座位。   「我所說的老大,就是她……」陳心亞要離去前,輕聲細語說道。   聽到那股聲音後,班上同學的動作,足以證明她擁有──   當上老大的資格!   因為……   本來那些還在閒聊的同學們聽到這聲音,安靜了。   本來那些還趴在桌子上的同學們聽到這聲音,起來了。   本來那些還在吃早餐的同學們聽到這聲音,收起來了。   本來那些還在看漫畫小說的同學們聽到這聲音,藏起來了。   他們桌上物品全都換上了課本與講義,國、英、數、歷史……等,而臉上的表情也顯得比剛才還凝重,不管是不是裝出來的,至少「她」的出現也讓原本散漫的班級變得更加認真。   我想你們肯定非常好奇「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吧?   那在介紹那女孩之前,就先介紹這位影響我當年基測分數的恩師吧。   (雖然她個性的確有點……)   官秀琳,沒錯,她的姓氏的確非常特別,但是名字卻顯得有些老土。   表面上我們都稱她為「導仔」、「大仔」,可是私底下對她的稱呼就沒有如此敬畏,反倒是非常難聽。   想聽私底下的稱呼嗎?但都說非常難聽了,就恕難從命了。   可是我能告訴你們幾個「殺傷力」沒那麼大的稱號就是了。   基本上除了表面稱呼外,私底下我們比較常叫她為「老妖怪」。   介紹完了班導的姓氏與稱呼後,來談談這影響我國三整整一年的「惡魔恩師」。   但在介紹前請容許我說明幾件事情。   各位應該還記得我幫忙阿翔與之前班上同學作弊的事情吧?不知道?什麼你說不知道?那我也只好說:「往上拉吧!我把答案都藏在那裡!」   好,那不是重點。   我要說的是,其實我本身就是一位不愛唸書的人,除了英文之外的科目可以說是樣樣不行,雖然本來一直堅持著考試不作弊這理念,但就在幫忙那次之後,出現了轉捩點。   慢慢的,我開始依靠別人所給的「答案紙」進行考試,當然,不可能是毫無代價,只要我在英文考試時罩著他們,其他科目考試時就換他們罩我。   我知道作弊不好,但是不作弊的話,就無法更認識阿翔與班上其他同學。   或許用「作弊」這招來認識實在不太妥當,但在還沒幫他們作弊前,我可以說在班上就像空氣,一點存在感都沒有。   可是在幫他們作弊之後,在班上開始有了存在感,下課時常常有人會約我一起去福利社、打籃球;放學時,本來就走同一條路回家的同學也會約我一起回家。   總之,在那次之後對我的校園生活真的有了很大很大的轉變。   就算現在長大了,也不能確定當年的自己這樣做是對還是錯,只知道有了他們的陪伴,讓我國中時期不再孤單。   (雖說我不能斷定那時候作弊到底正不正確,我還是想告訴你們作弊真的不好阿!) ------------------------------------------------------------------------------------------ 來源 :懶骨頭推薦 :懶骨頭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