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六十三章 寒潭仙蛟 。

達人殿堂

 
    

  第六十三章 寒潭仙蛟   不得不說,蛟在《異界》裡是僅次於亞神級的存在,也就是所謂的仙獸,而且 全都是領主級,等級最次的也要61級,而眼前這頭巨蛟長年蟄伏在此靈地修練, 等級更是達到了70級,乃是一隻實打實的九星仙獸顛峰,這種存在的仙獸相對於 人類而言,自然是將人類當作卑微的螻蟻,本來聽到死神稱自己為「四腳蛇」,臉 上還一抽一抽的,可聽到後來,這人竟然說要殺死自己?頓時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 來。   「愚蠢的人類,你以為你是誰?看你等級也才23級,也敢誇口要殺我?你可 知道我是什麼?」巨蛟直起碩長的前身,昂首傲然道。   死神冷哼一聲,「本座自然知道你是什麼,就是一條四腳蛇罷了!也敢在我面 前猖狂!」   「放你媽的屁!」那巨蛟聽到死神又叫自己四腳蛇,蛟尾一翻濤浪,濺起無數 水花,罵道:「你這人是怎麼樣啊?還有沒有一點常識啊?什麼狗屁四腳蛇,我可 是堂堂的龍族旁支,是蛟,蛟你懂不懂?」   對於巨蛟的解釋,死神嗤之以鼻,冷冷說道:「哼,龍族旁支?區區一條四腳 蛇也敢妄自尊大,你羞也不羞!」   「你、你你你……」巨蛟讓死神一番話激的幾乎七竅生煙,大吼一聲,山動地 搖,「我殺了你!」   聞言,死神目光微寒,腦海裡輕舞飛揚那精緻的臉蛋如幻,有她的霸道和刁蠻 ,也有她的溫柔和靦腆,還有她在岩石上對自己所做的俏皮鬼臉,這一切更是加劇 了死神胸中的滔天怒焰,此時見巨蛟撲來,冷喝一聲:「來的好!」   死神右手一揚,霎時黑氣暴湧,一柄漆黑如墨的長劍已然握在手中。電光火石 間,巨蛟龐大的巨爪已經殺到,利鋒未至,強悍的氣勁和無匹的壓力卻是先一步撲 來,死神心有所感,知道此蛟力猛、不敢怠慢,忙運起「萬象法破」,左手搭在劍 背之上全力向前一擋,不料巨蛟悍猛的力道砸落,萬鈞之力超出了萬象法破所能承 受的範疇,轟隆一聲巨響在這山谷間爆開——死神、敗!   四周霎時塵沙飛揚,一條人影就在沙塵之中倒射出去,在地上幾個翻滾後才止 住了勢頭,此人還有誰?正是咱的死神哥,他以劍支地,勉力自地上爬起,突然喉 嚨裡一甜,一口鮮血噴出,HP直接降到只餘10%,渾身更是麻木異常,就是想 踏出一步都是困難,死神萬沒想到這巨蛟的攻擊力竟是如此之高,從未失手的萬象 法破竟然讓他一擊打爆……真正始料未及。   這樣的結果實在是讓死神很是憋屈,想那萬萬年以前自己的絕對防禦武功「萬 滅」是何等強悍,任何攻擊也無法將之擊破,誰想這看似與自己那「萬滅」十分相 似的萬象法破,竟會讓一隻尚未化龍昇天的四腳蛇給打破,這簡直就是污辱啊!   不過死神這種想法要是讓這頭巨蛟知道的話,肯定又得吐上幾升血,然後破口 大罵!因為現在雖然死神血量降到了只剩下10%,可巨蛟卻也沒有追擊,這是為 啥?因為他巨蛟哥完全楞住了啊,腦子的東西全糊了,他實在怎麼也想不通,一個 23級的人類,在自己這70級的仙獸全力一砸下,竟然……呃,沒死?我的媽呀 ,我是在作夢嗎?想到這裡,巨蛟甩了甩腦袋,這簡直就是他媽的新天方夜潭第二 集啊我草!   就在這一瞬間裡,巨蛟開始懷疑起自己的能力,心想:「難道是我變弱了?不 可能啊!」他低頭看了看自己強壯的身軀,「我看起來很好很強大啊,可……可怎 麼連一個23級的人類也打不死……」   不得不說,這頭九星顛峰仙獸級的巨蛟完全悶了,他百思不得其解,因為這種 事情根本不可能發生,以前不可能,以後也不可能,可、可是怎麼就在「現在」發 生了?巨蛟徹底無語了……比吳宇森還無語。   本來萬象法破若被擊破的話,會有三秒的暈眩,可死神一身白銀級的裝備效果 實在太過強悍,所以雖然暈眩效果仍有,但卻是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死神見巨蛟沒有追擊,從包包中取出一瓶之前徐韻替自己製作的「特紅」喝下 ,血量瞬間恢復到了全滿。他持劍迎風、定定的看著眼前這條巨大的蛟獸,心說自 己剛才真有些托大了,沒想到這頭巨蛟攻擊力竟是如此之強,看來他的攻擊不能硬 抗,只能盡量閃避,以迂迴方式來戰鬥了。   也不待巨蛟動作,死神已經先一步出手,他「鏘」地一聲還劍入鞘,聲響將巨 蛟從紊亂的思緒中拉回,還沒看懂死神在幹啥,卻見死神瞬的又拔出那把漆黑如墨 的長劍,跟著劍鋒在空氣中劃過,一道磅礡霸氣的巨大月形劍氣就這麼在死神身前 形成,然後以肉眼可見、卻又令人震撼的速度向著自己疾斬而來!   巨蛟本來尚不當回事,可撲面生疼的劍壓剛到,巨蛟心裡就大叫聲糟!他渾身 一震,才想避開卻已晚了,那月形劍氣早已挾帶雷霆之勢、劈山斷石橫掃而來!   巨蛟慌忙中尾巴一甩,掀起沖天巨浪,那龐大的月形劍氣也與此同時殺到,兩 相碰撞下,滔天巨浪硬生生被月形劍氣削斷,化作點點水花四散,劍氣更沒停歇, 直接穿浪而過擊中了巨蛟!   -36000點傷害跳出,巨蛟身體頓感劇痛,忍不住嘶鳴一聲,然後竄入潭 中。   死神眉心一皺,巨蛟借水而遁,難道要下水狙殺?   這當然不可能了,巨蛟本精水性,在地面上尚且力搏萬鈞,讓他到了水下,那 還不如虎添翼、如魚得水?所以死神只得站在潭邊等待那巨蛟再度浮出水面。   可巨蛟也不知道是受了重創還是咋地,竟然就這麼死待在水下不肯上來,死神 沒輒,只得頂著太陽耐心的等著,這時死神突然發現原本在一旁的焰火馬不見了, 趕緊四下裡尋找,卻都沒有焰火馬的蹤影,這下可麻煩了,焰火馬是輕舞飛揚的坐 騎,而且還是隻靈級坐騎,自己不僅搞丟了輕舞飛揚這個大活人,現在連她的坐騎 也讓自己給搞丟了,死神心裡實在鬱悶啊!   又等了一個時辰(兩小時),巨蛟仍不上來,死神終於是忍不住對著蟄伏在潭 底的巨蛟朗聲道:「你吃了我的朋友,現在竟然還畏戰躲在水裡,虧你還自詡為龍 族旁支,竟是這般無恥!」   那巨蛟一聽,立時便破浪而起,昂起光滑碩長的頸子罵道:「放你的狗屁!本 仙獸何時吃人了?你哪隻眼睛看見了?我在這水底好好的,你偏偏用那啥眼光挑釁 我,挑釁我還不說,還打傷我!現在又污辱我的蛟格,你你你……你可以再過分一 點沒關係!」   這番話死神自然是一句也不信的,他指著一塊岩石寒著臉說道:「我的朋友輕 舞飛揚一個時辰以前就坐在那塊岩石上,卻只是一轉眼就不見,不是你吃了她還有 誰?難道這裡除你以外還有其他魔獸嗎?」   那巨蛟氣的整張蛟臉都紫了,咬牙切齒的罵道:「我都說我是仙獸了,你到底 有沒有在聽人家說話啊?仙獸!仙獸!我是仙獸!仙獸你懂不懂?不要隨便幫人家 改名,啥魔獸,我是真真正正的仙獸!」   呃……不得不說,對於仙獸巨蛟來說,魔獸這樣的稱呼真的是對他的一種污辱 ,也難怪他要氣的發瘋!   這巨蛟的反應如此激烈,死神稍微一想,也覺得「士可殺不可辱」,既然人家 真的是仙獸,自己也不好隨便把人家亂改,於是說道:「好,仙獸,本座為剛才的 失言道歉。」巨蛟一聽死神向自己道歉,立馬就樂了,本來繃著的一張臉,也頓時 放鬆了幾分,嘴巴張了張,正想說什麼時,卻聽死神接著說道:「但你吃了輕舞飛 揚卻是事實,今日你我之間生死決戰勢在難免,如果不想讓本座看不起你,就上岸 來與本座光明正大的打一場,也算是了結這場恩怨。」   巨蛟聽完差點摔倒,氣的將蛟頭扎進了潭裡,然後在潭中翻來覆去、鬼吼鬼叫 了一陣之後,才又嘩啦啦的從潭中昂起蛟頭罵道:「我都說我沒吃人了,你丫的是 怎麼回事啊?硬是要栽贓我,我沒吃人、沒吃人、沒吃人、沒、吃、人——」   「你沒吃人?」死神劍眉一挑,目光如灼反問道:「那你告訴我,輕舞飛揚去 哪了?」   「這、這……這……」死神這一問,直接讓巨蛟一陣語塞,支支吾吾了半天。 「我、我哪裡知道她去哪啦!也……也許她悶了回家啦!總之,總之不是我吃了她 ,本仙蛟才沒吃人,也不可能吃人啦!」   「到了現在你還不承認,看來是本座高看了你,無恥!」死神冷冷的話語聲, 直接就像一把冰劍般刺入巨蛟心裡,這是多麼嚴重的羞辱啊!   「我草你的!你這人是有病嗎?還講不講理啊?一直說我吃了那啥輕舞飛揚的 ,你看見啦?你夢到啦?都說我沒吃人了,非得把這帽子扣在我頭上,我可告訴你 ,本仙蛟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可別逼蛟傷人!」   死神冷哼一聲,雖然巨蛟說的真切,從他發散著綠光的眼瞳裡也幾乎看不見半 點虛假,但輕舞飛揚在那岩石上消失是事實,這裡除了這頭蟄伏在深潭中的巨蛟外 ,又哪裡有其他魔獸還是仙獸,那麼除了是讓這頭巨蛟吃掉以外,那還有其他可能 嗎?所以死神才會一口咬定輕舞飛揚就是讓這巨蛟給吞了。   「看來你是不會承認了。」死神沉著臉一字字道:「沒想到堂堂一隻仙獸竟也 是這般無恥,膽敢吃人卻不敢承認,既然如此,那也不必再多說,滾上岸來與本座 一決生死吧!」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