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四十九章 那就好了 。

達人殿堂

 
    
  第四十九章 那就好了   徐剛和謝雲無飛快的衝上貴賓席,一把抓著徐韻和葉芯就往會場外跑。   這時徐韻才回過神,死命的要掙脫徐剛的手不肯走,喊道:「我們要去哪裡 ?非人大哥呢?非人大哥是不是還在裡面?」   徐剛聞言,心裡也是一陣糾結,他何嘗不知道非人可能還在裡頭,但是現在 整個會場都處在先天者對拼的能量風暴中,再逗留下去的話,別說徐韻,就是連 徐剛自己也沒有把握能活著出去,在這當口下,還能管得了那許多嗎?就算非人 真在裡頭來不及逃脫,那也只能怪他自己運氣不好了……   念想至此,徐剛牙一咬,他說謊了,「這麼大動靜,非人兄弟早就離開會場 了,小妹不用擔心,我們也趕緊出去好嗎?」   一旁的葉芯也著實讓場內亂竄的氣勁嚇到,趕忙幫腔道:「是呀是呀,這裡 都打成這樣了,你的非人大哥既不是聾子也不是瞎子,而且看起來更不像傻子, 肯定早離開會場了,這裡這麼危險,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真……真的嗎?」徐韻轉頭看了眼那間沒有門的重力室,眼裡含著淚光哽 咽道:「大哥,芯姐,你們可別騙我,非人大哥真的已經走了嗎?」   「真的,真的,這都快打上天了,難道你真以為你的非人大哥腦子浸水啦? 」葉芯假怒道:「只要還有點腦子的,看這場面,那還不跑?走吧,再不走,我 們就真成傻子了!」   見葉芯這麼說,徐韻也找不到什麼話反駁,回頭又向會場盼了盼,除了仍在 比拼的張天和嚴華,只剩下少量還在往會場外沒命逃竄的觀眾,輕嘆一聲,終於 是跟著徐剛離開了會場。      一行人剛退到了會場外,謝雲無便說道:「你們先走,我有東西忘在裡頭了 ,我回去拿,很快就好。」說完就要往會場入口跑去。   徐剛趕緊抓住他,喝道:「什麼東西不能等他們打完再回去拿?裡面太危險 了,我不準你回去!」   「就是,裡面那麼恐怖,你現在回去還有命回來嗎?」葉芯也在一旁急道。   面對大家的反對和阻撓,謝雲無仍舊堅持道:「等他們打完就來不及了,相 信我,我很快就回來,我們就約在武館會合。」說完,也不等徐剛他們說話,頭 也不回的直接朝會場入口跑了進去。   直到他的背影完全隱沒在眾人的眼底,徐剛才說道:「算了,以雲無的武功 ,小心點的話應該不會有事,我們先到武館等他,這裡真的太過危險了。」   說完,徐剛帶著有些失神的徐韻,以及滿是驚恐的葉芯離開了比武會場。   再說會場之中。   謝雲無一進入會場,便不停在四周尋找死神的身影,他哪裡有什麼東西忘了 拿,全是瞎說的。可現在會場裡除了不時流竄四擊的氣勁之外,只剩下嚴華和張 天,所有的會所代表及觀眾都已撤走,哪裡還有半個人?   站在觀眾席的謝雲無眉頭緊鎖,四處找不到死神的身影讓他很擔心這個兄弟 ,突然腦中畫面一閃,想起那間重力室,謝雲無趕緊飛快的往底下比武場跑去。   剛下到休憩區,便讓嚴華看見,不顧正值比拼之際,大罵道:「你個兔崽子 回來幹嘛!不是叫你們快走嗎?」   「我,我……」   謝雲無被嚴華這麼一問,垂著頭不知如何回答。   「快走!」嚴華大喝。   連續的分神,真武太極圓終於承受不住張天掌中那顆恐怖的能量球,「砰」 的一聲,真武太極圓破碎,而那可怕的能量球也同聲爆碎,恐怖的衝擊力直把嚴 華震的噴飛出去,直飛出三十幾米,在地上連連滾翻了好幾圈才終於止住了去勢 ,但去勢雖止,嚴華卻是再也難以動彈,剛才那一擊之下,嚴華的身體已經多處 骨折,再難爬起。   見師尊嚴華倒地不起,謝雲無趕緊跑上前去一把將嚴華扶起,發現嚴華尚存 一口氣息,心裡雖是擔心,卻也不到絕望,這也是因為嚴華已經是先天武者,若 是尋常人,這等傷勢肯定是要命的。   嚴華嘴裡不時吐著血沫,艱難的說道:「快……快走……」說完便昏厥過去 。   見師尊昏厥,氣若游絲,謝雲無幾乎要哭了出來,他拼命的點頭,一把抱起 師尊嚴華就要跑,可有人卻不打算讓他們離開。   張天身形一動,直接走出在了謝雲無面前,右手向前瞬地一握,抓住了謝雲 無的脖子,再一施力,謝雲無頓時感到幾乎窒息,力氣竟是完全使不上來,手中 抱著的嚴華也跟著摔落在地。   「知道明年的今天是什麼日子嗎?」張天猙獰的笑道:「就是我們統治華夏 的週年紀念日,喔,對了,也是你們爺倆的忌日。」說完,張天緩緩舉起左手, 然後化掌貼在謝雲無胸口上,接著說道:「安心的去吧。」   說罷,掌力一吐,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接著就聞謝雲無一聲悶哼,掌 力透體而過,謝雲無口鼻同時噴出鮮血和破碎的內臟肉屑,然後被張天隨手一扔 甩了出去,正好落在那間重力室外附近。   謝雲無只覺得意識越來越模糊,全身就像被抽乾了力氣一樣,就是想動一根 手指都沒有辦法,倒臥在血泊中的謝雲無,面部正好是向著重力室的門口,他睜 著眼睛看著裡頭一片的漆黑,心想:非人大哥應該已經離開會場了吧……那就好 了……就好了……   終於,謝雲無死死的睜著一雙眼,雖然心中有不甘,雖然心中還有罣礙,但 他的生命卻是先走到了盡頭,眼瞳裡那一點光明終於是慢慢的黯淡了下去……   在謝雲無的天靈上,一點靈光緩緩飄飛而起,張天見狀,伸手一吸,直接把 那靈光抓在了手裡,然後二話不說直接送進嘴裡,吞了下去,臉上露出滿足的笑 容。   解決了謝雲無的張天,低頭看著地上一動不動的嚴華老人,臉上露出一抹微 笑,「真沒想到天下會館也有這樣一個先天武者,看來是華北武聯會那群笨蛋錯 估了你們,不過也無妨,區區一個先天武者,我們還沒放在眼裡。」   突然間,張天感到四周空間一陣波動,一聲長嘯從重力室內傳出,嘯聲震的 整個重力室合金打造的牆壁直接噴飛而去,成了沒有牆壁的重力室。裡頭一團混 亂,更是煙霧瀰漫,待一陣清風刮過,帶走了大片的塵囂後,一個俊俏的年輕人 赫然出現在裡頭。   如此驟變,讓得張天眼瞳瞬間緊縮,剛剛和嚴華打得火熱,讓他完全忘了重 力室裡還有一個先天武者的事,如今一見,張天忍不住沁出一身冷汗,因為從張 天的感知裡,眼前這個人的靈魂印記竟然和自己的大老闆如出一轍!   這是怎麼回事?   「你是誰?」張天強忍心中震驚,道。「告訴你,少在那給我裝神弄鬼的。 」   此人還能有誰,自然便是咱死神哥了。原來他受到張天和嚴華兩個先天武者 全力比拼的先天真氣影響,竟突然進入了突破狀態,一舉衝破了體內的六道封印 !   雖然只衝破了其中兩道封印,但卻是讓死神直接突破了禁制,晉級到魔天境 ,而且還是一口氣衝到了「魔天三境」!   死神對張天的話置若未聞,只是一直走到倒臥在血泊中的謝雲無身旁,才停 下。他俯下身,呆呆的望著謝雲無仍自睜著的雙眼,那雙眼看起來一點也沒有變 ,還是跟平常一樣充滿了熱血,唯一改變的,只是眼神裡多了一份空洞,少了一 點生氣……   死神有些遲疑,但他仍伸出有些發顫的手,將謝雲無的身體輕輕扶起,謝雲 無頭一歪,鮮血從嘴角潺潺流淌而下,死神木訥的看著謝雲無已經完全放大的瞳 孔,記得那雙眼瞳不久之前還在對著自己笑呢,怎麼這會兒竟變的這般陌生,連 自己都不認得了……   心裡有一種痛的感覺在蔓延,從心裡溢出,然後淌在肉裡,流進骨裡,最後 滲進了髓裡。死神突然覺得有一股徹寒襲上心頭,他不明白這是什麼樣的感覺, 更無法體會這是什麼種的滋味,但不知道為何,他卻毫不遲疑的把自己埋進這樣 的感覺裡。      良久,死神輕輕的將謝雲無的屍身放下,抬頭看了看四周,沒見到謝雲無的 靈魂,他轉而看向一頭的張天,目光已經變得冷冽,沉聲說道:「是你殺了他? 」   「呵呵,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張天冷笑道。   「如果不是,你現在可以走了,如果是,你便永遠留下來吧。」死神冷冷的 道。   「哈哈哈,就是本大爺殺的,你又耐我何?」   話才剛說完,就見死神目光一寒,人已經消失在原地,直接走出在張天眼前 ,不待反應,死神一拳已經對準張天胸口轟去!   張天見狀,連忙急運護身罡氣,誰知死神這一拳下去,竟是直接打穿了張天 的護身罡氣直透胸口!   強猛的力道從胸口處傳至大腦,張天眼瞳一個收縮,「哇」一聲,大口鮮血 噴濺而出,跟著整個人倒射出去!   還沒落地,死神一個閃身已經出現在了張天頭頂,以不及眨眼的速度,又是 一拳朝著張天腹部轟了下去,「砰」的一聲,直接把張天打進了地下三米的深處 !   連續兩次重擊,讓得張天忍不住喉嚨裡一甜,又是一口鮮血從嘴裡噴出,張 天趕忙凝神內視自己的傷勢,發現胸口肋骨竟讓眼前年輕人的連續兩擊,打斷了 六根!   張天掙扎著想要爬起,可傷勢實在過重,讓得張天連要起身都顯得吃力。   此刻死神正凜凜的懸浮在半空之中,目中殺機盡顯,眼瞳頓時呈現出一抹鮮 紅色的光芒。他伸手遙指墜入地底三米深的張天,跟著指尖處迅的凝聚出紫白色 的電芒,電芒劈啪作響,跟著死神眼中寒光一凜,指尖電芒瞬間爆射,一條碗口 粗的電蛇疾飛而出,直直竄入地面那三米深的窟窿之中,霎時一聲驚爆,整座會 場都是一陣劇烈顫動,張天所在的窟窿直接被電蛇炸了個底朝天!   原本只兩米寬的窟窿,瞬間變成了十幾米寬,十多米深的大坑。而張天全身 如焦炭一般冒著黑煙捲曲在坑底,竟是動也不動,完全沒了氣息。   一名剛剛還不可一世的先天二境武者,轉瞬間已經成了一副焦黑的屍體,就 連先天武者丹田內滋養的元嬰,也隨著那條電蛇的擊落而化作了虛無,連重生的 機會也一併讓死神抹去。   就在張天死後,整個大會場的空間驟然一凝,天空之上華光萬丈,祥和之氣 緩緩降下,三條人影乘著七彩霓雲突然出現在上空,死神抬頭向那三人望去,目 光集聚在中間那人身上,竟是勾起了他久遠的記憶,口中呢喃道:「文殊廣法天 尊?」   「欲試鋒芒敢憚勞,凌霄寶匣玉龍號,手中紫氣三千丈,頂上凌雲百尺高, 金闕曉臨談道德,玉京時去種蟠桃,奉師法旨離仙府,也到紅塵走一遭。」   空中忽地傳來法聲迴盪,死神刻下已經更確定了來人的身分,正是萬萬年以 前,玉虛宮元始門下文殊廣法天尊!   「先生便是死神善體的寄體?」   說話者,仙風道骨,一派道貌岸然,正是文殊廣法天尊,只見他緩緩從高空 降下,直到和死神在同一個高度的空中才停下,和聲道:「我等奉命將先生帶回 ,還請隨我等移駕萬聖仙宮。」   死神眼中紅光閃爍,冷聲道:「如若不然呢?」   「還望先生三思,莫要為難我等,文殊並不想與先生為敵。」文殊廣法天尊 道。「如若先生執意不隨我等回去,文殊也只有強行擒拿先生回宮了。」   「哦?」死神目光一凜,「那麼爾等盡可一試。」說完,死神周身突然黑氣 大盛,黑色氣流化成黑蟒不停盤繞,天空之上更是風雲色變,黑雲聚攏,原本挾 著七彩霓雲而來的祥和之氣霎時化為虛無,只餘不斷向地面直落而下的閃電,看 的叫人怵目驚心!   此時站在文殊廣法天尊身旁的一位道者說道:「師尊,何必跟他廢話,讓弟 子直接拿下他便是。」   說完便想上前動手,卻讓文殊廣法天尊伸手攔下,低聲道:「玄天,切勿魯 莽,非必要,為師並不想與此人動手。」   「師尊,難道合我們三人之力還怕他一個寄體不成?」   玄天被師尊攔了下來,又聽見自己師尊這番話,心中一股惡氣便是衝了上來 。   「師弟,不許你這樣跟師父說話!」另一旁的道者喝道。   「哼,玄空,別叫的這麼親熱,你也不過比我早入門一天,我的功力未必就 比你差,誰是師兄誰是師弟還不知道!」   「好了,你們兩個都別吵了。」文殊廣法天尊白眉一擰,說道:「你們是初 生之犢不畏虎,這個死神雖然只是善體的寄體凡軀,但是總歸也是萬萬年以前那 個縱橫眾神世界三十六天的死神的一部分,跟他動手絕對是不智的選擇,如果可 以勸服他隨我們回宮,我們也可以省去不少麻煩,說不定還能免去一場惡戰。」 -------------------------------------------------------------------------------------------------------------- 來源 :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