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屍變 第二章 人影 。

達人殿堂

 
    

  第二章 人影   人熊!      熊類之中最是恐怖殘暴的一種!   沒錯,現在正是熊季,而熊季是人熊出沒最頻繁的季節,牠們需要覓 食,將肚子填飽以度過酷寒的冬天。牠們是這一大片老林裡的霸主,在這 裡可沒有任何動物膽敢向他們挑釁,即使那飢餓的狼群,更或是自詡萬物 之靈的人類都不例外!   人熊屬於棕熊,是一種站立時足有兩米多高的凶猛獸類,也是熊類中 最兇猛殘暴的一種,牠們易怒而且暴躁,對於鎖定的獵物都是致死方休的 ,儘管是老練的獵手也不會傻到去招惹牠們,就算明知道他們的熊掌及熊 膽有多麼價值,也不會真的犯傻去找晦,因為那不是勇敢,是愚蠢!   絕對的愚蠢!   但現在眼前卻可能就有一隻!   「毛的,不會是人熊吧?」說話同時,一把老式的雙管土槍已經上了 膛,這是一種極為粗造的獵槍,打打兔子還行,若要拿來打熊肯定就是搔 癢的份兒。   看來胖子的想法跟梁奎是一致的,兩人都同時感受到危機正在迫近。      劈啪!   沙!沙!沙!   隱匿黑暗中的聲響霎那間暴起!梁奎心裡叫了聲糟!手上銀茫一閃, 一把山刀已經橫在了胸前,大聲吼道:「胖子,快!屋頂!快爬上屋頂!」   瞬間的變化讓胖子也愣了一下,直面人熊這事兒還是他生平第一次, 怎能不心驚肉跳?   梁奎的喊聲像一道炸雷般轟入胖子耳中,渾身一個抖擻,胖子連忙應 道:「喔……喔喔,好!好!」一秒都不敢遲疑,這時候哪還有時間怕黑 ,是胖子可不是傻子,掄起來就是一個字,跑啊!   可才轉身衝出去幾米,胖子就懵了……   別說是屋頂了,眼前除了漆黑一片以外,還多添了一層薄霧,這天老 爺還讓不讓人活啊?   屋頂?屋頂?   操他娘的,在哪啊?   雖然嘴裡叨唸咒罵,但胖子腳下可不敢停。他跟梁奎混了二十個年頭 ,那種默契也算是無人可及的一絕了!   他很清楚梁奎一定是感覺到了什麼巨大的危險,否則是不會用那種撕 聲力歇的大喊來要他跑的,一想到這,胖子心裡更惦記著梁奎的安危,可 是又不敢違逆梁奎要他做的,那並不是懼怕梁奎,而是胖子很清楚,從來 他們一起打獵犯險時,都是梁奎在規畫作戰計畫的,所以梁奎要他跑,那 就絕對是要跑的,因為這可能是梁奎的作戰計畫之一,哪怕以現在這種情 況下,這種可能性可能不高,但胖子也不敢擅作主張的亂來,萬一因此壞 了梁奎的全盤大計可就真不妙了。   藉著月光,胖子在慌亂中辨別了方向,在黑暗與薄霧中他看見了李大 嬸家的瓦房,那是眼前離他最近的一間房子。胖子不敢猶豫,雖然是胖了 點,但手腳還是挺利索的,牙一咬便衝了過去!藉著向前的慣性衝力,胖 子一腳飛的踩在了牆邊的水甕蓋上,猛提一口氣硬是向上蹬去,大手順勢 攀住了屋簷,立馬就是一個側翻!   忽地一個失足,竟沒讓他翻上去!底氣一下洩了六七分,胖子慌了! 不過人熊給他帶來恐懼的同時,也帶來了力量!咬了咬牙,胖子使出了吃 奶的勁頭,腰桿使勁的晃了幾下,終於是讓他翻上了屋頂。   胖子可不敢停歇,一上屋頂就抄起雙管土槍對著竹林一陣瞄準,嘴裡 還喘著粗氣,可四周卻安靜的出奇,毛的,梁奎怎沒影了?   望著眼前的黑暗,胖子急了,套句胖子常說的話,俺啥不怕,就怕黑 ……這回可真應了,雖然頭頂上還掛著明月一輪,但霧更濃了,這還怎麼 瞧啊?   「梁哥……」胖子壓低嗓門對著竹林方向輕輕的喊了聲,但哪裡有回 應,整個村子就像死了一樣,除了自己,這哪裡還有人啊!   「梁,梁哥……」胖子又低呼一聲,還是沒人回應。   這回心裡真發虛了,本來底氣就不是很足,現在連梁奎也丟了,胖子 越想越急,難不成梁奎真餵熊了?忍不住喊道:「馬的,梁哥,沒死就吱 一聲啊,別嚇俺,俺不玩了啦!」   梁奎是誰?他是王胖子的哥們,最親的兄弟,這濃霧裡黑壓壓一片的 ,別說熊,啥毛也沒有,就只有蟲鳴,只有黑暗,胖子急的都哭了,但瞎 燈黑火的,上哪找人啊?而且胖子最怕就是黑,要是平時放他一個人在黑 暗中,就是一步他胖爺也不敢動,更別說找人了,那簡直說笑!   可人就是這樣,見到親人生死一懸時,別說怕黑了,打人熊他都敢!   這就是親情啊,在至親面前,人的潛力就會爆發出來。   拼了啊!   「毛的,梁哥,俺來救你了,你……你可別死啊……」說著,胖子一 把抹掉臉上的鼻涕和眼淚,將手上的雙管式土槍掛在了肩上,他笨拙的摸 著屋頂上的瓦片,打算延著剛剛上來的地方下去找梁奎。   其實胖子的想法向來都是很簡單的,他也不是真笨,就是懶的搞複雜 的事情,但是對於兄弟這檔事,胖子就一個想法,很簡單,就要死,也要 一塊兒!   腳才剛剛盪了下去,腳下就是一緊!也不知道從哪多出一隻手緊緊的 拽住了胖子的腳踝,那個要命啊!   胖子大驚,媽啊!他拼了命想甩開,可越用力,那手便拽的越緊,胖 子想掙脫,但這時候身體要上不下的吊在那兒,空有一身蠻力也難以施為 啊!   雙手扒著屋頂上的瓦片突然一鬆,整個人硬是被拽了下去,殺豬似的 驚呼一聲,直接屁股朝地碰了上去,胖子吃疼到簡直產生屁股開花的錯覺 了。   還沒來得及起身,一隻手突然就無聲無息的繞過了胖子頸後,沒等胖 子叫出聲,直接便朝胖子的嘴巴捂了過來!   「死胖子,你殺豬啊!叫那麼大聲!」   梁奎?   是梁奎?梁奎沒死!胖子樂了,他急忙轉過頭看,雖然看不清楚,但 藉著一點月光,那輪廓他還是認得的,真是梁奎,剛剛的恐懼很快就讓胖 子拋到了腦後,正想開口,梁奎卻先湊到了胖子耳邊悄聲道:「胖子,咱 有麻煩了!」   兩人貼著牆角蹲在那黑暗中,梁奎向四周掃視了一遍,確定暫時的安 全後才繼續說道:「這回可真讓你說中了,」梁奎的聲音放的極低,顯然 是怕被什麼東西發現一樣,「我們八成真見鬼了!」   腦中嗡的一聲,胖子有點恍神了,他怕黑的原因其實追根結柢就是因 為他怕鬼!一聽梁奎說的,那還能冷靜?全身就是一顫,「鬼鬼……鬼?」   「嗯!」梁奎點了點頭,「我也不很確定,但剛我砍了他一把,那小 子哼都不哼一聲,一眨眼就跑了沒影,你說這不是鬼難道還是人?」梁奎 簡單的講了自己剛剛的遭遇,但聽在胖子耳裡,那驚悚程度可直接反映在 了胖子的心跳裡!   胖子嚥了一口口水,深吸了幾口氣,他可不想讓梁奎看見自己的窩囔 樣,強笑道:「是,是啊,要是人,俺看也是個超人了!」   「去,都啥時候了還有閒功夫扯談!」見胖子傻呼呼的笑,梁奎也不 跟他扯,「我看村裡的人要不是跑了,要不就是死了……」   胖子一聽就慌了,這可不是死隻雞還是死隻豬的,那可是人啊!這讓 胖子哪裡還能保持淡定,差點沒跳了起來,「我靠,那咱還在這裡豈不糟 !」   「何止糟,咱倆現在是肉在鉆上,想走都走不了!」   「那不死定了?梁哥你快想想法子啊!」胖子一聽要死了,急慌了, 「俺對這事兒還沒準備好啊!」   「你準備個毛啊!想啥呢!你先別急。」梁奎知道胖子是真怕了:「 你忘了這裡是誰的地盤?憑咱兄弟倆,要跟祂耗上一晚也不是不可能,只 等天一亮,咱還怕走不出去麼?」梁奎的目光炯炯,他在這裡住了二十年 ,對這裡的熟悉,誰能跟他比?就算對方是鬼,梁奎也相信自己絕對有能 力跟他一耗!何況現在身邊還有胖子這個神射手在,那可是百步穿楊也不 過如此的精度啊!   「梁哥你瘋啦!」胖子一聽立刻跳了起來。「祂是鬼,咱是人,這仗 不能打啊!」聽到要打鬼,胖子心裡急了,要我拿槍打人還行,打鬼怎麼 成?根本送菜啊!   梁奎一把將胖子拽蹲下來,「怕個毛啊!你看這是什麼……」梁奎將 手上的山刀遞向胖子,一尺來長的山刀在月光下寒光冷冽,這山刀是梁奎 自己打磨的,他當然不是天生就會打刀,這是跟村裡打鐵的李老匠學來的 ,功夫上還不算出師,但打一把刀防身還是行的,再加上有李老師傅的幫 助,這把山刀鋒利的程度可不比那些名貴的刀子低檔,只是原本應該是銀 亮的刀鋒上,現在卻不知道沾上什麼,看起來濕濕黏黏的,這啥東西?胖 子一瞧也懞了。   「看見沒,這黏呼呼的東西就是那鬼身上的,包不準就是鬼血了!」 胖子沒說話,只是一雙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梁奎,嘴巴張的已經可以放進 一顆滷蛋了!梁奎也不理他,自顧自的繼續說道:「既然祂會流血,那就 表示我們還有跟祂一拼的希望啊!」   有沒有聽錯?鬼血?   「梁哥,鬼怎麼會有血?該不是人熊吧?」顯然胖子是不信的,確實 ,鬼怎麼會有血,至少在胖子那個不是很淵博的知識裡,鬼這種東西是沒 有形體的,雖然曾經聽一些老資格的獵手說過些遇鬼的故事,但那些十有 八九是假的,且不論那些人是真撞鬼還是瞎吹,胖子心裡還是認定鬼這種 東西那是摸不著也搆不到的,自然更不可能會流血,那也太不現實了!   「不,肯定不是!」梁奎對自己的眼力還是很有自信的,「那體型跟 人熊差太多了,擺著就是個人樣。」   「梁哥,我看……那也就是個人了吧?你不也說了,這世上哪裡有鬼 啊?」胖子怕鬼,但卻也是打從心底告訴自己別信的,而且在他單純的想 法裡頭,哪怕是賊,就算是人熊也要比鬼好應付的多。「那些老傢伙肯定 忽悠我們,說不準就是個賊啊!」   梁奎知道胖子說的是以前聽那些老資格的獵手們講的鬼話。他們總喜 歡在打獵後,一堆人坐在坑頭前一邊烤著山豬野兔的,一邊喝著自釀的土 酒,然後給他們幾個小夥子講鬼,個個都說的天花亂墜、撲朔迷離,但就 沒一個能交代清楚的,所以這事兒聽聽也就過去了,只是沒想到今天竟然 給他們哥倆撞上了,那不查個水落石出怎麼行?至少鬼這種東西實在太玄 了,很多人都說看過,但就沒一個人能證實它的真實性,如今有這種機會 去證實,那還能放過?   梁奎可不是一般的獵手,不管是五感還是身手,怕是面對幾個大漢也 能輕鬆撂倒!但剛才那一刀實打實的砍在對方身上,就是沒當場砍死了也 要剩下半條命,因為那一刀完全就是把對方當成了人熊砍去的,那絕對可 算是豁盡全力的一刀!如果是人……怎麼可能?不可能!一轉眼就跑了沒 影,這可不是人可以做到的事情,不是鬼,還能是啥?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