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TP – 7 (本篇承續2-7)。

達人殿堂

 
    

十點整,獵狗進入蓋亞大樓。 入夜後金碧輝煌的大廳內僅有數名員工,員工圍在電腦前,不知在調整些什麼,總之場面十分冷清。 其中一名女服務生看見客人上門,正打算上前招呼時卻被一旁經理攔下。與東星會有淵源的經理明白,那名高大男人並不是來住宿,而是正準備取人性命。 插在口袋中的右手暗暗蓄足異能,只因現在任何出現在面前之人,皆可能是殺手所偽裝。 「抱歉,監視器畫面突然壞掉了,連帶這幾天的紀錄都被人刪光,實在幫不上忙。」經理上前道歉,他認為獵狗一定會想從監控畫面中找出目標的身影。 「你很貼心,但我不屑看那種玩意。」 與其相信容易被蒙蔽的雙眼,還不如仰賴自身異能帶來的真實嗅覺。輕吐一口氣,為接下將把能力逼至極限的動作做暖身。再次吸氣當下,鼻翼四周血管赫然浮起,面容猙獰地像隻兇獸。隨著能力往上攀昇,大樓內氣味一一清晰,此刻獵狗能從氣味判斷出每層樓、每間房內的動靜。 第六層樓,咖啡味,某名中年男人在書桌前獨酌;第十三層樓,香皂的甘甜味夾雜費洛蒙,剛辦完事的女性沖著澡;十八層樓,略帶酸味的汗水,狀漢正於健身房拼命操練每一塊肌肉。 而最關鍵的二十層樓內,那對男女仍緊貼在一起,氣味沒有任何移動跡象。或者應該說,整棟大樓內,都沒有任何人往一樓移動...... 依正常邏輯,殺手無論是否完成任務,一但子彈擊發,皆會盡快離開現場。 這太反常。 壓抑住痛宰仇敵的衝動,獵狗靜下心思考,另一種陰謀式的推論正快速在腦中產生。 綜觀追擊過程,從殺手遺留的味道鎖定對方、再從與殺手接觸過的攝影師口中得到三星飯店的情報,最後順利找到躲在蓋亞大樓內的獵物。 以上三點並沒有可疑之處,但將其連線起來思考,這一切是否過於順利?順利到就像是對手事先準備好答案,引誘自己來到蓋亞大樓一樣。 又算準不會在林金虎死前對他們下手,於是肆無忌憚的等到夜晚,用幾發朝隨意窗外射擊的子彈當作誘餌。 對方的目標或許並不在林金虎身上,林金虎只是個幌子。 真正要殺的是 —— 往下推論下去,那殺手一定相當清楚自己擁有追縱氣味的能力,才會聰明到使用子彈的煙硝味請君入甕。既然對能力透徹,會動手腳的地方也不可能僅此一點。 對於氣味,獵狗明白自己有個鮮為人知的弱點。 若將將味道附著在物品、其他生物,或是散佈在空間內,皆能輕易察覺有假。但要是把氣味塗抹在人類身上,則有有機率使嗅覺錯判。例如一個男人若在身上塗抹女人氣味,自己可能會誤認為是有二個人在場。 做個假設,那名女殺手將自身氣味塗抹在某個幫手、或是人質身上當作誘餌。當循氣味找到誘餌那刻,那聰明狡詐的女孩便從某個角落擊發子彈,輕易抹殺自己。 真是不錯的詭計啊。 獵狗最後分析出,眼下有三種狀況 —— 第一種狀況: 對手是自負、毫無危機意識的白痴,鎗殺林金虎後開心地在房間狂歡作樂。若是此等狀況,只要走到門外,稍微施展一下能力,對方就準備等死。 要查探這點假設是否得證很簡單。 獵狗撥出牛二的電話:「你那邊狀況怎樣?」 「沒什麼事啊?」牛二的語調平靜。 「林金虎呢?」 「蛤?他在我面前發酒瘋,正發保險套給大家耶。」牛二疑惑。 「仔細想一下,現場有無異狀?」 「沒有吧?」 很第一種狀況顯然不成立,殺手根本沒對付林金虎,陷阱的輪廓隱約浮現。 第二種狀況: 從以前到現在,與自己對戰的對手皆躲不過右手的麻痺氣味,近戰方面可以說是無敵。所以深諳異能可怕所在的對手不會選擇正面迎戰,必定採用狙擊方式。 氣味所在地 ——2005號房,根據調閱的照片可以發現,那間房有扇面對奧爾迪加大樓的落地窗。臆測殺手或許是林金虎所雇,又或許是找機會偷偷溜入,而此時殺手已於奧爾迪加大樓做好狙擊準備,就等自己踏入陷阱、扣下板機。 要破解這點障礙則需要借助牛二,「聽好,殺害老大的殺手可能躲在奧爾迪加大樓。馬上帶所有弟兄搜尋所有可狙擊到蓋亞大樓二十層房間的地點。」 「咦!?獵狗哥你說的是真的嗎?」 「嗯,或許你可以請林金虎協助,若殺手不是他所派,為了拉抬聲勢,林金虎應該很樂意揪住兇手。」命令下達後,剩下就看牛二造化。 順利的話,月讀命必不會輕放在地盤上撒野的殺手,屆時隔山觀虎也是種樂趣。最好是鬥得兩敗俱傷,自己便能趁此一口氣收了此二人、順便了結林金虎。 第三種狀況: 殺手並無能力進入奧爾迪加大樓,只能潛伏在蓋亞大樓內作狙擊準備,她正躲在2005房的鄰近房間,例如2005號房正對面的2004號房。 這點要破解也十分容易。 「空調管線是整棟飯店互通嗎?」獵狗詢問經理。 「是的,由分歧管引導主機產生的冷氣到達各房間。」 「意思是,從出風管流出的風,是整棟大樓共用的囉?」 「可以這麼說。」 「很好。」獵狗跨上桌子,右手掌抵住入風口,暴漲的青筋像蛛網那般纏繞手臂,無形氣體自掌心每一寸毛孔暴竄而出。 「你要做什......」經理癱地。 第六層樓,獨酌的滾燙咖啡灑在大腿,連悶哼力氣都失去;第十三層樓,蓮蓬頭霧狀水珠灑在倒地的赤裸女體上;十八層樓,原本使用中的健身器材盡數停擺。 幾分鐘後,整棟蓋亞大樓安靜下來。 「獵狗哥!找不到!我們已經翻遍所有房間了,連月讀命都來幫忙了。」牛二來電。 「這樣啊,那我大概知道兇手躲哪了。」只剩第三種推論未被推翻,殺手現在必定恐懼地倒臥在地。那麼,該是上前略施薄懲的時候。 「你在哪?要不要帶兄弟過去幫忙?」 「不了,現在進入也只會倒在地上,你有經驗了不是?」 「啊?什麼意思?那我們派不上用場囉?」 「我自己動手吧,要幫我的話就繼續留意奧爾迪加內的動靜。」掛斷電話,獵狗搭上透明電梯,直達第二十層。 —— 妳就藏在這附近的某一處吧?2005房?2004房?還是在躲在別層樓? 獵狗忍著笑意,有效麻痺時間約一個半小時,就算對方隱藏自身氣味,也有充裕本錢來玩這場有趣的捉迷藏。 2005號房前,取出預先自經理手中得到的備份鑰匙。 「先從這裡開始吧。」 解除門鎖。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