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TP-1 (Third-person) 本篇續1-12。

達人殿堂

 
    

回家HOTEL。 近十輛同款同色的賓士車依序駛入貴賓通道,獵狗翹腳坐在副駕駛座上,輕閉雙眼,仔細感受四周流動的氣息,只因想取老大性命的人從沒少過,尤其在這種爭副會長的非常時刻。 車停,外頭已排站一列先遣人員,獵狗一下車便仔細詢問HOTEL內的安檢狀況。 「獵狗啊,現在是要先來幫晚上的客人們驗貨的,也順便暖暖身,放輕鬆點嘛。」黎胖子從後座車門走出,邊說邊解開名牌襯衫鈕扣,露出一顆如懷胎般的偌大腹部。 「確認無誤,老大可以入內了。」獵狗習慣性的用手指撥弄斜劉海。 黎胖子拍了拍自己的大肚,發出砰砰聲響,「等不及要試王座啦,按老子意見重新裝潢好的耶,嘿嘿。今天點了三個妞,陪你老大一起奮戰如何?」 「老大明知道我不喜歡活生生的女人。」獵狗微笑,老大身上高漲的性費洛蒙氣味倒有些刺鼻。 「好啦!那先帶其他人去驗貨,你在外面等著欣賞老子弄出來的地震吧,別摔倒啊。」黎胖子說完,肥手一招,領著幾位幹部進入王之間。 留在外頭花園把守的獵狗,輕輕倚靠著花朵盛開的油桐樹,他不賞花,僅細細品味花香,為接下來緊繃行程稍作歇息。 老大這次可卯足了勁,畢竟林金虎在爭副會長的情勢上仍佔上風,要怎麼在短時間內逆轉可是難題。 「獵狗哥,在想什麼?」手下牛二嚼著口香糖走了過來。 「沒什麼。」 「反正現在也沒事嘛,請教獵狗哥一個問題,獵狗哥到底是怎麼把捲款逃亡的背骨囝仔找出來殺掉的?」 獵狗不語。 牛二還是不死心,「有弟兄傳言,獵狗哥擁有『異能』,真的嗎?」 「只有死人,才不會洩漏秘密。」獵狗露出尖銳犬齒,「我只說給不會說出去的人聽,你要嗎?」 「不了不了。」牛二猛搖手,連忙快步退開。 一旁噴水池轟一聲噴射出水柱,「老大開始囉!」牛二趕緊轉移話題。 巍峨水柱在強烈陽光照耀下,周圍小水珠產生七彩瀑虹,獵狗瞇著眼欣賞這難能可貴的景致。 驀地,四周氣息變調。 空氣發出被撕裂地宏大哀鳴,一道破空旋勁將水柱開出大洞,水花暴竄中,一枚子彈旋向油桐樹。 碎裂巨響,花落,枝折,紛飛五月雪落了遍地殘破。 足下,白色花瓣沾上幾許艷紅。 獵狗躲開了,身體的確本能地閃過這轟雷擎電般的一擊,只是疑惑,上身為何仍暈出鮮血? 子彈不因擊中桐樹而休止,而是毫不減速地往王之間內部呼嘯而去。幾秒後,屋內散出的濃烈血腥味對獵狗揭曉最殘忍的答案。 四周鎗聲不絕,反應過來的成員開始往水柱方向胡亂開鎗。 「停手!」獵狗吼。就硝煙氣味斷定,敵人開槍距離遠在四百公尺外。 「獵狗哥你沒事吧!」牛二上前攙扶。 「去看看老大,快!」 獵狗自西裝內側口袋俐落抽鎗,不顧傷痛、咬牙往敵人方向豁命狂奔,趕到外頭時,殺手早不見蹤跡。 深吸一口氣。 ※ 回到黎胖子待的房間,獵狗眼也不眨望著老大。 碎在王座上的黎胖子,只剩頭顱與四肢可供辨識,血骨、臟腑飛濺在各個角落,子彈將他肥胖軀幹徹底摧毀。 最後在百公尺外的房間找到彈頭 —— clock‧改專用彈。 自擊發點算起,一共穿透九道牆、一顆樹,使用這種手鎗是不可能辦到這樣的穿透射擊,或者應該說,根本沒有鎗能擁有此等威力。 獵狗唯一想到的是,這名殺手和自己......是同類。 古銅色彈頭在夕陽餘暉下散發迷人的光澤,置於鼻頭,仔細品味裝填子彈時留下的指尖餘味,是股香水混合少女體味的甜美香氣。 用力吸氣,必須記憶住這味道才行。 然而胸腔地起伏伴隨著劇痛,痛得不是胸口那痕血線, 是獵狗身為殺手的自尊。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