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1-7。

達人殿堂

 
    

「哪裡會讓你丟臉啊!我絕對不開口亂講話就是。」我拍胸脯保證。 「頭髮先洗一洗,那麼油,就算你不開口我也覺得超丟臉。」 「屁啦,每天洗頭耶!」 「少來了,自從小時候你被洗頭婆婆故事嚇到後好一陣子不敢洗頭,就算長大,也是每次洗頭都草草了事。」 「異議!」我像個替冤枉者辯護的正義律師,用力拍了桌子,「我的當事人都有翻開來洗!」 「......我不是說龜頭。」看到桐乃正經回答的模樣,快憋不住笑意。 「桐乃,如果我是麵包超人,看你餓倒在路邊,你猜我會怎樣?」 「怎樣?」 「讓你吃我的頭。」我大笑出來。 ※ 臉頰紅腫的我乖乖坐在浴室小凳子上,任由桐乃宰割。 一盆冷水淋在頭上。 「幹啊!用溫水啦!你以為在澆花喔!而且倒太多了!」衣服被弄濕的我打了個哆嗦,「你要溫柔的說:「先生,這樣的水溫可以嗎?」懂不懂啊你......」 「再吵我就讓你真的成為植物人。」桐乃擠了洗髮乳在手心。 「咦,怎麼帶你的洗髮乳過來?」我問。 「用這個才洗得乾淨,還不下跪道謝。」 桐乃輕輕按壓我的頭皮,她的按摩手法比說話語氣溫柔多了。 「我說......這樣明天我們頭髮味道會一樣耶。」 「又沒關係。」桐乃隨口的回答,令我心裡突然有種異樣的暖意,「我是說,畢竟住一起嘛......用同一個牌子洗髮乳很正常。」她解釋。 「桐乃......」一不小心破音。 「別叫得那麼噁心。」 「你洗頭技術不錯耶,等等記得問我哪邊需要加強哦。」 「囉嗦啦!」第二盆冷水淋下。 ※ 出門參加座談會前,我對著穿衣鏡打量很不一樣的自己,昨晚桐乃興起,洗完頭後還拿出剪刀替我更換髮型,雖然只是照著雜誌照片去臨摹,剪得倒挺清爽有型。 再換上桐乃幫我自衣櫃裡選出的穿著搭配,我猛然領悟,原來「帥」這個字就和所謂的愛情相同,一直藏在身邊,就等那不經意的發現。 時鐘上指針走到預設出門的位置,一把抓起車鑰匙以及帶上夥伴,沒被磅礡帥氣沖昏頭的我,踩著堅毅步伐,去做真正該做的事。 桐乃就讀女校,從大門口就能感受校園內洋溢著超濃郁的青春氣息,讓我忍不住找個樓梯角落,準備進行學生妹們的小褲褲觀察報告。 ......混蛋呱!這就是真正該做的事嗎? 蛙君躲在包包內,正氣凜然地提醒我,被他這麼一罵,我實在羞愧的不知該如何面對我的夥伴。 ......還不趕快去體育場,觀察女體跳躍時胸部的律動啊呱! 宛如剛驚醒的夢中人,我站在排球場前欣賞精彩的女子對決賽,真是精采......精彩啊。 一顆排球朝我俊容直撲而來。 在鼻血被K到噴發前,我以為自己能夠帥氣接住球、贏得尖叫的。 「你到底在搞什麼鬼啊!」同樣在體育場上上課的桐乃,往我鼻子插入衛生紙,「丟臉死了!」她使勁往我大腿掐。 「痛痛痛......一時、一時沒注意。」坐在樹蔭下休息,我頭還在暈。 「八成盯著女生的胸部猛看才恍神。」 「哪有!」我放大音量掩飾心虛。 旁邊站了兩位來湊熱鬧的女孩,應該是桐乃的同學,「喔,妳們好,我是桐乃的哥哥。」我狼狽地打招呼。 「你好。」馬尾女向我微笑。 「長得差真多。」另一位皮膚黝黑的醬油妹答腔。 「可是哥哥也滿有型的呀。」馬尾女真是誠實的過分。 「要集合了!我們快回去。」桐乃著急地拉著她們就走,離去前還回頭狠狠瞪了我一眼。 ※ 止住鼻血後,我來到桐乃教室外的走廊,從五樓仰望藍天發呆。 天好藍,就和那天一樣。 在操場打棒球的我,為了接一個高飛球,眼神緊盯天空,只見在小白點的更上頭,是黑壓壓的一片,機群躁動的引擎聲傳至地面,彷彿正宣告戰爭的開啟。 校園發送廣播,不斷呼籲學生前往地下室避難,驚恐的人潮像洩洪的大水那樣,從各個樓層的教室湧出,隊友們向傻站在外野的我吼道,接著紛紛往室內逃難。 「我不能逃。」心裡有個聲音不斷提醒著自己,我扔下手套,直奔桐乃就讀的國中。 「喂,鼻血男,座談會要開始了。」桐乃從背後戳我。 「期待已久。」我伸懶腰。 「你如果再做出更丟人的事,就別怪我了.......」桐乃雙手環抱胸前,惡狠地做出警告。 「好啦、好啦,小的知錯了,妹妹大人。」我推著桐乃往教室前進。 「嘖,別碰我。」她拍掉我的手。 身穿套裝的韓老師站在講台上,指示班長領著同學到隔壁空教室借椅子,好讓家長可以坐在自己小孩旁邊。 「看什麼啊?快坐啊!」桐乃對站在一旁的我說。 「桐乃同學,我真的、真的可以坐在你身邊嗎?」受寵若驚地朝桐乃身旁空位坐了下去,「是不是不可以超越這條線?」指了地板磁磚上介於我和桐乃之間的裂痕。 「對。」桐乃冷冷說。 我低頭沉思。 「懷疑啊?別靠得太近就是。」 深深嘆了一口氣,嘆出哀愁的我緩緩開口:「其實......我和你,早就......越線了。」 「你‧可‧不‧可‧以‧正‧經‧一‧點!」桐乃抓起桌上寶特瓶,往我頭上猛敲。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