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六十五章 血染劍門。

達人殿堂

 
    
  第六十五章 血染劍門   雖然蕭老等人已退出包圍圈外,但乍來之變,仍是讓秦韻急紅了眼,他拽著 蕭老胳膊,心急道:「師父!他們怎麼了?為什麼他們要抓凌非?」   可蕭老卻是搖頭,他拍了拍秦韻的手,安撫道:「估計是他殺了幾萬人,現 在五國仲裁院要抓他。嘿,不過妳倒也不用太擔心,他可沒你想的這般虛弱,未 必沒有為師的幫助便走不出這裡,桀桀……而且他還未把《神絕七劍》教于妳, 我可不會讓他在這裡白死,必要的時候,我自會助他,放心吧!」   蕭老這席話,五感極強的凌非自然是聽到的。想到眾人各懷鬼思,心中不由 暗嘆。忽爾遙想過往,一切彷彿回到了眾神世界,回到了那個被眾神視為魔鬼, 殺之後快的時候——   記得那時,也和現在一樣。   懼怕他武功的人想殺他;覬覦他武功的人想利用他,沒有人是真正站在他這 邊的。   收起遙想,凌非心中更覺惡寒,他目光越過人影,直逼唐龍飛眉,冷冷問道 ︰「我身犯何罪?」   唐龍飛眉被瞧的渾身戰慄,還未回答,柳宿棋卻先說道:「你、你這小魔頭 ,那日夜裡,你一個人在邊境之城殺了數萬人,竟然還不知罪!」   凌非聞言,冷笑道:「我一個人?」   「哼!除你之外,難道還有別人嗎?」他一口咬定。   這話讓秦韻聽不下去了,忍不住出聲道:「你不要亂說,凌非怎麼可能殺那 麼多人?你別誣賴好人!」話才出口,蕭老便低聲制止:「要妳多事!」   柳宿棋被秦韻幾句話堵得鬱悶,但他還不想得罪蕭老,於是對秦韻和顏道: 「小姑娘有所不知,那小魔頭殺人可是有人親眼所證,絕不虛假,更何況我五國 仲裁院一向秉持著為天下人伸張正義的立院宗旨,絕對不會誣賴任何一個人的, 小姑娘切勿讓他的外表所矇蔽了。」   秦韻還待再辯,卻被蕭老扯到一邊:「沒妳的事,別惹麻煩。」秦韻不敢再 違逆,只能氣得頓足作罷。     凌非鄙夷一笑,他算是看清楚了這個世道。不過秦韻能在這當口裡站出來替 自己說話,仍是讓他十分欣慰,沉吟半會,凌非問道:「如此說來,五國仲裁院 要抓的人便只我一個?而抓了我,你所謂的正義便得以伸張了?」   這話讓唐龍飛眉虯眉微皺,心想:「他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尚有同黨?」   柳宿棋見周圍人員漸多,底氣自然又多幾分,朗聲便道:「不錯,勸你莫要 做無謂的反抗,趕緊束手就縛,否則五公有令,你若頑抗,立斬無赦!」他說的 五公便是指仲裁院的五大仲裁者。   凌非聞言,劍眉一軒!   遙想當初噬魂宗伏千歲重傷云香帥,又以邪法控制凌君南,最後更聯合梅雪 鳶及六通等人圍攻自己,不由笑了:「好一個頑抗立斬,這便是爾等所謂的正義 ?」話聲甫落,一股莫名濃烈的殺氣猛然暴升!   在場多為武師級以上好手,對殺氣的湧動極為敏感,此時忽感濃郁殺氣當身 罩來,無不拔劍戒備,如臨大敵,登時演武場上一片金鐵交鳴,鏗鏘連響!      面對如斯陣仗,凌非不急反沉,他左手在胸前虛劃,併指成刃。   ——正是死神最慣用的殺人起手式,當年便是以此斬殺十八羅漢之首。   他銳目橫掃,最後停在柳宿棋身上,肅寒道:「那我便一抗,且看爾等誰來 一試!」   這幾句音調平淡,卻是霸氣橫足,強如唐龍飛眉者,心底也不禁躊躇一瞬。   畢竟凌非所展現出來的氣勢,實在太過匪夷所思,是以唐龍飛眉遲遲沒有下 令。可此時躲在一旁的柳宿棋卻先一步喝道:「你們還發什麼呆?快把他拿下! 快拿下!」   柳宿棋貴為太師,權傾朝野,他之號令,王城之下莫有不從。更何況那三百 名精甲武師本就隸屬朝廷,唐龍飛眉是藏海劍門的人,實則與朝廷無關,此次領 兵前往無盡樹海全是考量到整體實力上的問題,所以才委任藏海劍門派人坐鎮, 而門主唐龍擊天欲藉此磨練獨子唐龍飛眉,所以派他出任軍領一職。   此時任務已完,蕭老等人也已安抵帝都,按歸屬,此地官拜最高者便屬官銜 正一品,任帝國太師的柳宿棋,所以他一下令,自是軍士齊動!   「喔喔喔喔——」眾軍齊聲!   曹無用乃六段武帥,他官拜七品護軍金衛長,樹海之行迫於王命,只能聽命 唐龍飛眉,早已讓他鬱悶無比。此時聞令,心欲在太師面前立下戰功,兼又欺凌 非幼小,當即一步率眾殺出!   「小子不知天高地厚,讓爺來教你怎樣做人!」他手捻劍訣、飛步欺近!   只一眨眼,曹無用已來到凌非丈前,長劍不由分說、瞧準凌非胸口便即刺去!   劍勢陡快,風馳電掣!   曹無用有心搶功,出劍自是快狠,演武場上圍觀者無不讚其精湛!   ——殊不知,死神雖幼,卻猶原是死神!   在他鄙睨蒼生的雙瞳之前,區區六段武帥的速度實也未免可笑了!   此時凌非怒火正燒,出手更無留情!   他側身冷哼,以毫微之差讓過當胸一劍!   同時潛運土龍堅若金石之力、屈指一彈——   「噹!」一聲脆響,一柄斷刃猛然自兩人間飛旋而出!   原來長劍竟被凌非一指彈折,鏗然瞬斷!   曹無用瞠目一凜、幾不敢信。可未及反應,凌非卻已飛身,出手!   刷——      電光閃,左手揚,驚鴻快過瞬目!   趴哒。   凌非身形洒然,已輕落在曹無用身後,然一道怵目驚心地血線卻隨指尖劃落 宛若血虹。身後的曹無用心尖一掐,忽覺頸上微涼,同時間,他驀然驚覺到身體 竟是無法動彈!   可凌非就在背後,怎能將後背示以敵人?   想到此,曹無用趕緊轉頭,好讓凌非重回視線之中。   誰知頭臉方轉,不知哪來一股銳勁猛自頸脖內橫膚殺出,曹無用還未能反應 ,只得一眨眼,頂上人頭便脫頸拋飛!   過程不過須臾,卻是滿場驚駭。   再眨眼,一蓬血柱自斷頸處激射衝天,宛若天降紅花、漫空灑落!   而曹無用地人頭,便在滿天血雨映襯下,睜目墜落,慘然滾地。   「還有誰來?」   凌非冷冷而問,場中卻是無聲。   他以霹靂手段速斬曹無用,演武場中見者無不駭然。想他小小年紀,竟能在 頃刻間斬六段武帥於須臾,這等實力恐怕五國之內無人能出其右。   但眾人更介懷的是凌非斬殺曹無用所使的武功,那一手化掌為刃的神妙,簡 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他的背後該有著什麼樣的人,才能培育出這般恐怖的鬥 戰天才?   這種想法一旦產生,便會開始感染,最後被放大!   人們開始忌憚了——他的師父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見所未見的殺招,快比瞬目的身法,是誰?才配教出這樣的弟子!   原本隨曹無用殺出的若干人等,此時也都隨激射向天的血柱紛紛緊急止步, 個個臉帶徬徨,緊握兵刃,卻是面面相覷。   ——猶豫,躊躇,沒有人再往前一步。   一時間演武場上鴉雀無聲。   柳宿棋開始擔心了,他擔心凌非背後的師父,自己是不是惹的起?雖然他有 五國仲裁院撐腰,但如果惹上的麻煩太大,只怕仲裁院方面要過河拆橋與自己劃 清界線,到那時候,他柳宿棋豈不孤立無援了……   眼見勢頭不對,柳宿棋趕緊招來鄧遷在他耳邊低囑幾句。鄧遷重重點頭,隨 後便鑽進人群,消失無蹤。   突然,一個聲音劃破了沉默——   「殺了一個輕敵的蠢貨,便讓你自以為天下無敵了嗎?」眾人尋聲紛紛看去 ,就見唐龍飛眉肩扛一柄寬刃大劍豪邁踏出,虎頭肩掛斜披胸前,半裸的上身肌 肉緊實,在陽光照射下,略帶黝黑的膚色更顯精亮。   在全場怯步的時候,唐龍飛眉此舉無疑起到了振奮與安定的作用,畢竟他乃 藏海劍門少主,自幼便是人人眼中的天才武家。有他出面,就算凌非如何勇猛, 在劍門天才面前,怕也只有伏首稱臣的份!   在這當口下,還有人肯做出頭鳥,柳宿棋自不勝喜,讚道:「唐龍少主為民 除逆,氣慨雲天,真英雄也!」柳宿棋這話立即引來全場共鳴,一時間「英雄」 兩字滿場沸騰!   在震耳欲聾的「英雄」高呼中,凌非雙手負後,斜睨來人。   沉默,卻似烽火雷動;   穩立,恰似雲下盤龍。   凌非這種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的心理素質,著實讓唐龍飛眉也為之驚嘆,他 自詡天資卓絕,勇冠全國,可如今眼前卻站著一名令他無法忽視的存在。   然更可惡的,是這個不能被忽視的人——只有八歲。   但是對唐龍飛眉來說,真正的天才只能有一個!   不得不說,此時兩人只逾七步之遙。以攻擊範圍而論的話,唐龍飛眉的算盤 可謂打得精響。他自己身長六尺半(約195公分),手中寬刃闊劍則有六尺( 180公分),不管誰先動手,優勢始終握在他唐龍飛眉手裡。   反觀凌非赤手空拳,身長不過四尺,相衡之下,若非速度快過對手一倍,又 或者能夠料敵機先,否則,兩者優劣幾無懸念,可謂一目了然!   忽地,鏗噹一響!   唐龍飛眉將巨劍拄於身前、入地三分。面無表情地道:「曹無用那個蠢貨死 了只能怪他自己笨,也與我無關。但是你在我藏海劍門裡殺人,我身為少門主, 沒理由讓你離開,也不能讓你離開。」話雖如此,其實此時的唐龍飛眉卻是私多 於公。   聽完,凌非斜睨地眼眸微微瞇起,目光不移地道︰「你留不住我。」   「是嗎?」唐龍飛眉架式擺開,正是藏海劍訣第一式──藏鋒斬海!   「那就留下屍體吧!」 -------------------------------------------------------------------------------------------------------------- 來源 :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