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3-09-。

達人殿堂

 
    

—09—      等等,紙巾認識狐狸狗?   他怎麼會認識狐狸狗?狐狸狗不是出國幾年了嗎?   也就是說,紙巾已經和狐狸狗認識很久,才會說出好久不見的話。      所以……紙巾也是殺手?   不,不可能,如果是,小君一定會知道。   而且之前迎新與炸彈客槓上時,紙巾完全沒有異樣。   也許他和狐狸狗只是湊巧認識。      無論原因是什麼,我現在非常不爽。我知道紙巾肯定不明白其中緣由,但我就是有種被玩弄,被背叛的狗屎感受。課堂上有五十多人,加上是紙巾舊識,量他也不敢立刻對我下手,我決定先冷靜下來,看看這隻狐狸老狗想耍什麼把戲。      「喔?紙巾你認識那個新來的啊?」小黃抓抓他的下巴,一臉自在的問道,熟不知他換帖兄弟的我剛剛緊張的快要發瘋。紙巾點點頭:「認識,也不知道熟還是不熟。算是以前朋友的朋友吧,有好一陣子沒聯絡了。」「就說你老了,連交的朋友都老。」「好啦別吵了,上課啦。」      見紙巾不太想裡他,小黃轉過頭來問我:「你不是要去上廁所?」我扭著鼻子搖搖頭:「現在好一點了,等等下課再去。」      是啊,我到要看看。   一個殺手可以給我上什麼經濟學的課。      「各位同學好,你們張老師身體不舒服,所以我來幫他代課……」      一位新來的年輕教授,生面孔。   可想而之班上同學對他的好奇和尊敬的程度是如何表現。      吵,他媽的有夠吵!      狐狸狗說話,班上只有幾位同學捧他的場,安靜的坐在椅子上,其餘八成的同學活像是一個個失控的喇叭。記得只有在一年級上管理學時班上才會吵成這樣,像是菜市場加麥當勞再乘於三的程度。      換作其他老師,大概有三種下場。   第一,用力敲打黑板,吸引同學的注意力,然後大肆開罵。第二,比較有風度一點的,會安靜下來,等同學們都注意到老師不爽後再繼續上課。第三,也是最常出現的擺爛型教授,不管台下怎麼吵,台上繼續教,下課起立立正謝謝老師後拍拍屁股走人,反正不管學生被當幾個,薪水一毛也不會少。      在眾同學的喧嘩聲中,只見狐狸狗把書本放在講台桌上。   然後說:「下課。」      下課,簡單的兩個字。   同學幾秒內完全安靜。      狐狸狗的表情看起來依然輕鬆自在,反而是同學們嚇了一大跳,有位重修的學長可能覺得狐狸狗年紀也大不了我們多少,便拿起背包開玩笑的說:「你說下課,那我就不客氣的走了喔。」他一說完,立刻引來附近同學的笑聲。      笑聲中,他們等著看狐狸狗的尷尬反應。   但我想不太可能。      狐狸狗把手往門口一攤,說:「已經下課了,想走的同學可以先走沒關係。我第一天來這裡上課,你們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你們,所以不用擔心我會不會記住你們的名字,扣你們的分數,或是記你們曠課。老實說,除了班上幾個比較漂亮的女同學外,其他的我想記還記不住呢。不過既然你整天都想著別上課最好,就算期末考給你作弊,你也不一定能pass吧?大四的學長。」      他說話還真是諷刺的一塌糊塗,一針見血。撇除我和狐狸狗之間的緊張關係,我喜歡他的囂張。等狐狸狗這番氣燄高漲的話說出來後,現在不只是我,全班同學都等著看狐狸狗要給我們上什麼課。      「我知道這節課是要上機會成本和個體經濟的概念。不過現在已經下課了。」狐狸狗托著手臂,對那位學長笑著說:「我說真的,你可以先走沒關係。反正我要講的東西考試不會考。」那位學長被狐狸狗激到了,拿了背包便往教室外頭走。嗯,我想不只這節課,這學期他都不會再來了吧?      「還有其他同學想離開的嗎?」狐狸狗又問,表情與他剛上台時一模一樣,絲毫不受影響。想當然,現在的他在同學眼中已經一點都不無聊了。同學們安靜的像是廣場上的雕像,靜靜等待台上老師的發言。      「這節是經濟學,我不打算上課本裡的東西。但也會說些有關系,一些與你們生活上有所應用的知識。」狐狸狗走著走著,然後忽然「坐」到講台桌上。呃,還翹著二郎腿,一點也沒有教授的風範。呃,他本來就不是真的教授。      「相信很多同學的父母,甚至是你們自己都已經在做理財投資。最簡單的例子就是投資高風險高獲利的股票或低風險低獲利的基金。逢低買進,逢高賣出,這是最多人知道的方法,許多人知道翻紅的股票會賺,卻無法預測哪支會紅,又什麼時候會漲停板。從某個角度來看,股票其實跟賭博沒什麼兩樣。差別只在於給股市作莊的,是整個經濟體系。」      「賭場有老千,股市也有山井壽的好隊友。」狐狸狗笑了一下,班上有幾個同學很捧場的同聲回答:「趙見民。」不只許多同學笑了,連我都笑了。      「沒錯。」狐狸狗提高了音量:「以不正當的管道得知大企業的交易資訊,並從中大筆投資,搜刮股市散戶的血汗錢,就是內線交易。也就是幾個人攀附在權力上的吸血蟲。在股市上頭盤旋,伺機坑殺中小投資戶的無良禿鷹。」      「股市禿鷹,簡單來說,便是運用大量資金來炒作一家空殼公司,對外界營造一個很有市場潛力,很會賺錢的金融假象,以吸引大量無知的投資散戶。等股票被炒作到原來的數十倍甚至數百倍,在瞬間脫手放空,從中大賺不義之財。」      「你們時常在在新聞上看到搶協強盜,非禮強暴,甚至擄人撕票等等的社會案件,也許你們會覺得他們是社會的亂源,很可惡。但我要告訴你們,那些殺人,強暴,強盜等等全部案件總加起來的社會損失,不到經濟犯罪的百分之一。說明白點,十個陳進興造成的損失,還比不上一個趙見民。不過那只是從經濟體系方面來討論。以陳進興虜人撕票造成社會恐慌這方面,就已經罪該萬死了。」      「先說好,我只是很相信因果論,是我個人意見。到外頭可別說我是個反社會主義者喔。」狐狸狗下了講桌,邊走邊說:「我相信任何事情都有因果。長久以來經濟犯,政治犯等等的權貴罪犯壓榨了社會資源,而間接促成社會底層各種型態的犯罪。試想想,如果陳進興像連盛文一樣一出生就家財萬貫,曾爺爺是台灣通史作者,老爸當過副總統,老婆又正到翻掉,兒子女兒一個一個的生。他還會想不開去搶錢殺人嗎?我想不會。社會底層犯罪人大都是窮怕了,才變得什麼都不怕。」      「你的意思是說,只要總統不貪污。社會上就不會有人犯罪?」   紙巾沒有站起來,半舉著手問。      「那要每一位總統都不貪污,每一個企業家都很有良心,社會上每個人都有書念,有工作。我相信犯罪會減少一點。嘿,我說的好像是廢話。」班上有些同學笑了,但我卻聽得感嘆。有些人,連廢話都不明白。      狐狸狗又說:「人性本惡,有人在的地方,就會有犯罪。唯一能做的,只有盡可能的避免和減少,或是藏到看不見的地方。真正造成社會亂源的人,很少會受到法律制裁,甚至不犯法。所以啦,現在很多電影小說,都反抗社會體制,對抗權貴的題材,畢竟在現實生活中沒辦法,想想總可以吧?」      紙巾問:「欸,我們怎麼從經濟學談到犯罪學了?」   狐狸狗回答:「那有什麼關係,現在是下課時間。而且是你問的。」   「也是。」紙巾點點頭笑道。        狐狸狗伸了個大懶腰,又推推他的眼鏡:「剛剛我們討論的,都是以一般正常人的情況,若是真遇上瘋子,誰都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麼事。」      也許是狐狸狗說的話題太吸引人。   我絲毫沒有注意他已經走到我的身邊。      狐狸狗搭上我的肩膀問我:「所以說,如果你真的遇上一個瘋子,或是殺人不眨眼的殺手。你會不會希望有個英雄出來救你呢?同學?」      「如果可以。」      他的話讓我想起了林森。   我知道他是故意的。         「我希望我就是那英雄。」 來源 :天下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