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3-07-。

達人殿堂

 
    

—07—      我知道小君正用著她的方法來安慰我,但改變不了事實。這是一場老爸與林森的豪賭,而我是其中的賭注。輸贏的代價與真相是一團撲朔迷離的大霧,隨著老爸的過去灰暗不明。      凌晨兩點,我回到住了十幾年的家。一路上想著往後可能發生的事,說不定明天上課時左邊的窗戶會突然破了一個小洞,子彈從我左耳朵灌進去,腦漿從我右耳爆出來,然後噴的我右邊小黃滿臉模糊,小黃在搞不清楚狀況又受到極度驚嚇時一定會罵說:「motherfucker……這真的是太殺了。」      我嘆一口氣,把背包和鑰匙隨手丟在沙發上,然後跑到廁所裡發呆兼拉屎。現在的情況說難聽點,老爸就是拉了一坨沖不乾淨的屎給我,要我善後。不爽,但是沒辦法,人生總是這樣。      兩點多,要是沒別的事,紙巾早睡了。而小黃的房間還亮著,我悄悄從門後探頭進去,小黃把房間整理得很乾淨,書桌就是書桌,床就是床,棉被像豆腐一樣的整齊切在床頭前,床頭上手機插著充電器。而小黃坐在電腦前,悠閒的宅魔獸,刷那永遠都刷不玩的鬼打牆副本。      「嘿,你回來了。」小黃看著我,口中喝著從7-11買來的citycafe說:「這麼晚?去哪鬼混啦。」我隨口扯了個謊:「和幾個同事去吃宵夜,嘖,累死我了。阿你不是說帳號被布丁妹砍了,怎麼現在又復活啦?」      「笨,我又不只有一個帳號。」   小黃輕鬆的說,原來如此。      「那你晚上是在傷心個屁阿!」   「哎喲,意思意思難過一下嘛。」      「不管你了,我要去睡了,晚安!明天上課前記得叫醒我。」   「嗯,晚安。」當我正要關上門,小黃又說:「等等等等,先別睡,你上msn,小蔓有事找你。」      「什麼事啊?怎麼不直接打給我。」   雖然不知道是好事壞事,但我心裡還是稍微開心了好一會兒。      「你手機根本沒開阿。」   「耶?真的耶。」我把手機掏出來一看,果然沒電了。這幾天不知道在忙啥,竟然都忘了充電。我又向小黃道聲晚安,便關上房門,回到自己房間。      小蔓和我一樣痛恨炸彈客……不,我想那是更難受的心情。她家教學生的父母被林森殘忍的殺害,之後被假扮成警官的林森給收養……到現在,那小女孩又如人間蒸發下落不明。在事情爆發後,小蔓毅然決然的加入三丁組織,成為我們的一份子,我想那小女孩佔了很大的原因,為了找尋到她的下落,不管是死是活。現在的小蔓已經與我剛認識的她很不同了,但在我面前,她仍然是個害羞而靦腆的好女孩。      而我對她又是抱持著怎樣的心情呢?   不知道,自己都不明白了,又有誰可以告訴我?   無法否認的是,我喜歡和小蔓相處的感覺和機會。      登登,我鍵入帳號密碼,上線。   跳出來的是小蔓的離線訊息:「阿司在嗎?」   小蔓在線上,狀態是忙碌中,半夜兩點能忙些什麼呢?   對大學生來說,光是裝忙就夠忙了。      我正要打「哈囉」兩個字時。   小蔓的視窗又跳了出來。      「晚安……」小蔓。   「哪有人一見面就說晚安啊。」      「現在很晚了嘛。」   「嗯,也是。」      「和小君約會好玩嗎?不要說謊喔。」   「小君還沒回宿舍嗎?」      「沒有,她已經好幾天沒回宿舍了。」   「是喔,怎麼會這樣?」      我一點都不擔心小君沒回宿舍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她讓別人出意外的機率還比較高。而且小君超有錢,就算每天睡飯店也睡不死她,根本不用擔心。至於和其他男生鬼混去……嗯,有可能,但我又能怎麼樣呢?別讓我知道就好了。總而言之,小君的一切行為都不是我能猜測和控制的。      「我和小君吵架了,而且吵得很兇。」      當我看到這行字時,我震驚了好一陣子。晚上和小君碰面時,她怎麼完全沒跟我提起過這件事?不過想來也是,以我們三個人奇怪的關係,她要怎麼開口?尤其小君又是個喜歡隱藏祕密的女人。      「怎麼了呢?」   「我知道你們剛剛去和會長見面。」      我想打字回話。   一時間卻想不到該打些什麼。        「幾天前我無意間聽到小君和冬姐的對話,知道了這消息。」   「也知道你們去找會長是和炸彈客的事情有關。」   「我向小君提起這件事,希望我能一起跟去。」   「你知道,對現在的我來說。找到鈴鈴是我的全部。」      「我知道。那也是我的責任。」   鈴鈴就是小蔓家教學生,一個小學生的名字。      「明天我們可以約個時間談談這件事嗎?」   「就我們兩個。」她又打。      我沉沉的吸了口氣。   然後緩緩打字:「對不起,我沒辦法。」      小蔓和我陷入了極端的僵持沉默。msn下方顯示對方正在輸入訊息的提示攔不斷停了又閃,閃了又停。小蔓想對我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口。我沒有辦法告訴小蔓炸彈客是我老爸過去共事的夥伴,也沒辦法告訴她,我老爸教出了一個超強的殺手徒弟,最近會特地跑來幹掉我。      追根究底,小蔓會陷入如此危險的情況都是因為我喜歡她才導致而成。我並不反對她成為組織裡的一員。畢竟事情已經發生在她身上了,她必須要有些自我保護和警覺的能力。只是要我再讓她陷入更深危險裡頭,我辦不到。小君一定也是和我抱持著一樣的想法,才會和小蔓吵架。      我可以接受自己的死亡,卻無法接受對自己重要的人死在面前。   我已經沒有家人了,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一個朋友。      想到這裡,我才體會到小蔓的心情多麼的痛苦。   我能瞭解她的無助,卻無法幫上她任何一點忙。      我甚至想像的到,小蔓在螢幕另一邊低頭流淚的模樣。淚水滴在她纖細的手指上,滲入鍵盤裡,難過自己為什麼總是被蒙在鼓裡,被當成無知的傻子。我一句安慰的她話都說不出來,因為我正是瞞她傷她的那人。      沒有任何道別的話,小蔓離線了。   我關掉電腦,看著從會長那拿來的德國小刀,左翻翻右摸摸。   想著往後可能會發生的尷尬和危險,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奇怪勒。   我以前是這麼多愁善感的人嗎? 來源 :天下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