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2-33-

達人殿堂

 
    

-33-      炸彈客抓著我的頭髮拖到鐵皮屋外,我全身都沾滿血跡和泥沙。想掙扎卻徒勞無功。力氣一點點一點點的流失。最後,我像個垃圾般被丟在一顆大樹下。我側躺在地上無法動彈,背上的傷口太嚴重了。我會死嗎?會死在這裡嗎?      「我不會這麼容易讓你死的。」炸彈客從大衣裡頭拿出一灌汽油,然後直接淋在我身上,刺鼻的工業酒精讓人感到噁心和頭暈目眩。「大概吧。」      他的聲音低沉,冷漠。   沒有任何的高低起伏。      然後我看著他拿起打火機,這個時候我崩潰了。   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懦弱,拼命的哭,拼命的哭。      雖然我沒有求饒。但我真的很怕。   很怕他就這樣把我燒成一具誰也認不出來無名焦屍。      「別緊張,點個菸而已。」      炸彈客叼著香菸。   悠哉的對我說。      此時小君和小蔓從鐵皮屋裡追出來,小蔓的左手被炸彈客的同夥弄脫臼,她的樣子看起來十分痛苦。我希望她們來救我,又希望她們可以趕快逃離這個鬼地方,但是又能逃到哪呢?這裡還有幾十位我們的朋友啊!!      可惡!!可惡!!   爲什麼會這樣!!      小君的左輪手槍重新瞄準好炸彈客。   但是她不敢開槍,我被淋上汽油的那一幕已經被她看到。      「談個條件?」炸彈客。      小君的眼神很堅定。   冷冷的看著炸彈客。      炸彈客從容的往旁邊丟掉菸屁股。   又點起一根菸。      「妳殺了旁邊那個女的,我就讓他多活十分鐘。」      「我做不到。」小君。   「妳別無選擇。」炸彈客。      「你爲什麼要這麼做?」   「因為無聊。」   「你的夥伴也說過同樣的話。」      「夥伴?嗯……是啊。」他深深吸了一大口煙。「那人被我逼到發瘋,我殺了他所有親人,所有朋友,甚至連只跟他說過兩句話的路人都不放過。他也問過我同樣的問題。不過……我很欣賞他變態的殺人手法,帶給我不少樂趣。」      「你這個瘋子。」小君。   「我沒瘋,我只是偉大。」炸彈客。      「我要創造一個國家。」炸彈客點起第三根煙,眉宇間散發著一種完全冷漠的陰寒,他是個沒有感情的人。或許該這麼說,他把全部的感情都投注於一件他一定要完成的信念上。他不是沒有人性。而是在他的信念前,人性微不足道。      他真的瘋了。   瘋得徹徹底底。      「算了,跟你們說這麼多也沒用。妳現在打算怎麼辦呢?看著我燒死妳的男人?可是妳的槍又射不到我。」炸彈客在手上把玩著打火機,然後往我身上一丟一接,小蔓被嚇得叫出聲音來。「很好玩,不是嗎?」      「我本來以為你們可以給我找點樂子,結果還是很讓人失望。尤其是你,上次拿槍指著我的腦袋的那股狠勁怎麼不見了?嘖嘖嘖,哭這麼難看,你老爸看到你這樣子一定很後悔當初怎麼沒把你射在牆上。」      第三根煙屁股落在我眼前。   炸彈客的煙癮大的恐怖。      「也許是我還沒找到讓你抓狂的重點。殺了那兩個女人可能會讓你清醒一些。」炸彈客從大衣裡掏出另外一把手槍,指著小君。他對我說:「我感覺的到,上次見到你我就知道了,你跟我是同一種人,天生的與眾不同。」      狗屎。   誰跟你這個變態一樣了。      「你有看過電影刺客聯盟嗎?」炸彈客問道,不等我回答,他用手一甩,子彈在空中旋出一個弧度。不偏不倚的打掉小君手上的左輪手槍。      「這難度和投三分球差不多,或許比投籃還簡單一點……」炸彈客得意的看著我,他的嘴角上揚,但是我感覺不到他在笑。「只要你受一點刺激,很快就能學會。比如說我把那囂張的女殺手頭上開一個洞……你說如何?」      他的話將我驚醒。   我無法言語,聽不見任何聲音。   整個世界呈現一片空白。         感覺不到時間的流走。   空白的世界裡只剩下拿著槍的炸彈客。      我看著他慢慢的舉起手,扣下板機。子彈緩慢的從口中鑽出。   小君想要閃避這顆子彈。然而子彈順著她的方向轉彎了。         我看的好清楚。   一切的過程都好緩慢,好緩慢。         子彈鑽進小君的太陽穴,她美麗的臉龐浮現著恐懼的表情。血花從小君的太陽穴噴湧而出。我瘋狂的大吼,卻聽不到任何聲音。         無法呼吸。   聽不到自己的心跳。   我的心已經死了。               噗咚!噗咚────               我吸入一大口空氣充滿肺臟,世界忽然恢復正常。   我聽見自己的心跳,聽見自己驚懼的喘息。      眼前是昏黑的景色。   月亮,森林,鐵皮。      炸彈客正舉起手,準備對小君開槍。   他扣下板機,子彈暴射而出。            血花依舊。            不過不是小君的血。   而是我的血。      我用手掌覆蓋在炸彈客的槍口上,讓他的準頭偏移目標。子彈在我手上射出了一個大窟窿,他媽的我痛的要死,背上的刺傷依然疼痛鮮明,但是我好開心。      因為痛。   所以知道我活著。   知道小君活著。      王海勝教授跟我提過,產生SMC的原因便是大腦會分泌類毒品的激素。   所以在那片空白的世界裡,我看到小君被槍殺的幻覺。      我不再感到恐懼。   這不是心理作用,也不是自我安慰。   我知道,我的身體起了某種變化。   只是爲了要活下去。         「哦?原來你還有力氣站起來。」   炸彈看有點驚訝的看著我。      我懶得理他。   轉身就是一記爆頭迴旋踢。      炸彈客也擁有SMC能力,這一腳被他用手臂檔下來。   我並不意外,無所謂。         再一次。         空中,我連地板都還沒碰到。   腰身一扭又是同一記迴旋踢,同一隻腳,同一個地方。   只是力道更強,更猛。      炸彈客的身體顫抖一下,雖然他擋住了,但我看的出來他很勉強。   既然都是時間暫留者,我也沒必要再什麼空隙或破綻。      我落地站穩。   腰馬合一。         再一次。         急速扭身旋轉,風聲在我耳邊呼呼作響。   同一個迴旋踢,同一隻腳,同一個地方。      只是力道更強。   更猛────            給我下去!!            擋也沒有用了。   我聽到他手臂骨折的碎裂聲,頭部被我這腳迴旋重擊。   炸彈客往左邊重重倒地,力道之猛還讓他從地上彈起半公尺高。      炸彈客倒在地上不動。   他死了嗎?拜託,怎麼可能。      我考慮著要怎麼殺了他。   要用手槍,還是小刀?或者乾脆這樣踢死他?看來王海勝教授給我看的那段文獻是真的沒錯。荊軻在三百尺遠的地方用飛刀射死秦王,那並不是一般人擁有的力道。不過就我剛才踢爆炸彈客的迴旋踢來看,我現在也不太正常。      「你太棒了,比我預料中的還要棒……」      炸彈客站起來,抹抹臉上的灰塵,一臉開心的跟我說著。   他丟掉槍,伸出右手,看起來真的很開心很有誠意。      「當我的夥伴吧。跟我一起建立一個新國家,我們倆將留名青史,永垂不朽,我們可以開創一個偉大的時代,讓歷史為我們見證……」      「你知道嗎?」我感到有點不耐煩,一拳就往他的鼻頭轟去。他摀著鼻子後退兩部,但還是噴得我一身鼻血。「我從國中開始歷史就沒有及格過,見證洨?見你老木的老木還比較快。」      「你……想殺了我?」炸彈客從衣服裡頭拿出一條手帕,擦擦自己臉上的血跡。老實說,以我現在極端冷靜的客觀觀點來看,他還滿帥的。         「很高興我們有了共識。」   我冷冷笑了一下,手上拿著他剛剛丟掉的槍。         我毫不猶豫的扣下板機。   這次瞄準的是他有病的腦袋。   我要他永遠都站起不起來。            血花。   又見血花。              「我讓你打,不代表你殺的了我。」   跟剛才一樣的舉動,炸彈客用手掌擋住我的槍口。      「沒關係,我喜歡嘗試。」      我丟掉手槍,把手掌和手肘靠在他的胸膛上,微微擺動,當炸彈客發現到不妙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我運勁的全身力量於一點,施展太極拳中的推手。         雙掌一挺。   炸彈客直直往後飛倒。         他猛烈撞倒在一顆大樹上,口中吐出好幾口鮮血,真的是有夠多。   嗯,我想再補個幾拳他就會升天去見老爸。      我往前走,準備作一個結束。   卻被一顆小石頭拌倒?      剛才滿身充沛的力氣突然一掃而空,連爬起來的力量都沒有。我全身失去知覺,手不痛,背也不痛了。我的眼睛被黑暗矇上,耳朵感受到強烈的耳鳴……      隱隱約約當中,我聽到一個極為劇烈的爆炸聲。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希望小君她們沒事才好。      眼前一片黑暗。   啥都看不到,感覺不到。      我想,我可能要死掉了吧……   剛剛那超級賽亞人時間不過是SMC送我的迴光返照。不過,至少我拼死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把那死瘋子揍得七葷八素半死不活,不讓小君小蔓受到他的威脅。         我果然是正港的真男子漢!         ……嘿!老爸。   我剛才是不是有夠屌呀?   你應該不會後悔當初沒把我射在牆上吧?    來源 :天下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