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二十九章 初展神威。

達人殿堂

 
    

  第二十九章 初展神威   成寶通話中意圖已經非常清楚,云香帥身為六峰絕代強者,一身本領自不 懼他,但旁邊還有一個實力很可能在七段以上,且被控制心靈的武尊凌君南, 這讓云香帥感到有些棘手,因為真打起來的話,當面對凌君南時,就等於只能 挨打而不能還手,他想來想去,都覺得這場架不管怎麼打,自己都是吃虧的一 方,是以在面對成寶通的言語挑釁時,顯得有些躊躇了。   看出云香帥心思,凌非低聲道:「云叔就放心吧,我會拖住爺爺,你專心 對付那個成寶通,只要他一退,我們立即便將爺爺帶走,相信以云叔的實力, 在沒有成寶通的干擾下,要制服我爺爺是易如反掌才對。」   凌非這一番話,就像一劑強心針打在云香帥身上,他最擔心的就是不知道 怎麼面對凌君南,現在有凌非的牽制,那情況就不同了,只不過凌非才九段武 師,如何能拖住一個武尊強者?就算這個武尊是他的親爺爺,可卻是被控制心 靈的親爺爺,這兩者在意義上可是天差地遠。   一想到此,云香帥的眉頭就忍不住皺起來,他瞟了凌非一眼,道:「都什 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說笑,你一個九段武師要怎麼拖的住一個七段武尊?別讓 人家搧飛就謝天謝地了。」   對於云香帥這番話,凌非是一點也沒放在心上,他知道云香帥說的是正常 邏輯下,武尊要殺死一個武師,比捏死一隻螞蟻還要簡單一些些,但那是對別 人而言的邏輯,凌非可不是普通人,他是眾神世界裡的最強者,更是人人聞風 喪膽的死神,那些套用在常人身上的邏輯對他是一點意義都沒有。   不過要說服云香帥可不簡單,畢竟這種觀念是根深蒂固的,凌非眼珠子轉 了轉,他嘻嘻笑說:「云叔,你忘了我有個超級厲害的師父嗎?」   想起那個叫做死神的前輩,云香帥心裡就忍不住抖了兩下,沒辦法,死神 給他帶來的震撼實在太大了,不過死神縱然厲害,那也是死神,云香帥有些煩 燥的低聲說道:「我當然沒忘記,但你現在說這個幹麻?難道你師父還能跳出 來幫我們打架不成?」   凌非嘻嘻道:「他會不會突然冒出來我是不知道,不過我師父神通廣大, 他就是真冒出來,我也不意外,而且就算我師父不在,我也有辦法拖住我爺爺 。」   云香帥問道:「你有辦法?你有什麼辦法?別跟我說你想用溫情感動你爺 爺,他現在可是被控制了心靈,說不準一巴掌拍死你都不奇怪。」   凌非正要回答,就見對面成寶通沉聲道:「云武皇,你想清楚了嗎?為了 一個朋友和整個噬魂宗為敵,值得嗎?而且……桀桀桀,一旦你我動手,六峰 就是我們噬魂宗的敵人,為了一個『傀丑』不惜將整個六峰也拖下水,這個代 價……」傀丑是噬魂宗對那些被他們控制心靈的武家統稱。   成寶通說這番話的用意其實也是不想和云香帥動手,說穿了,就是他沒有 把握將云香帥擊殺當場,並且毀屍滅跡。因為若是讓云香帥跑了,那他成寶通 必定成為六峰追殺的目標,雖然他背後有噬魂宗這個龐然大物撐腰,但相傳六 峰之首實力極端強橫,而且傳聞在他手底下的追殺目標,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 人能走出生門半步,這讓成寶通怎能不有所忌諱?   云香帥雖然能聽出成寶通言語中有所顧忌,但他卻不知道具體為何。而且 他也知道成寶通說的是事實,一旦他兩人動起手,那六峰和噬魂宗就會成為檯 面上的敵人,這對六峰極為不利,但凌非的爺爺難道就不管不顧?是以云香帥 心裡又是糾結又是為難。   知道云香帥有所動搖,凌非立刻拍掌震碎方桌,頓時碎屑飛揚!   誰也沒想到凌非會突然發難,更沒想到這個看似七、八歲的小娃娃竟能一 掌震碎桌子,是以看凌非的眼神全都變了,來自四面八方的靈魂感知紛紛向凌 非探來,可凌非的靈魂本體就是死神,哪裡是外人能夠探查的?所以每個人得 到的探查結果都是——無。   凌非雖然年幼,但眼神卻凌厲無比,他斜睨成寶通,讓成寶通也忍不住感 到一陣寒意,稚嫩的童音說道:「噬魂宗本就是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誅之,就 算為敵又如何?六峰乃是名傳天下的正派巨擎,豈會怕你?」為了不讓云香帥 打退堂鼓,凌非不僅替六峰扣上一頂大帽子,還一掌將桌子拍散了架,完全不 讓事情有任何轉圜的機會。同時低聲對云香帥說道:「云叔,我在師父身上也 學了不少本領,爺爺我能拖住,你儘管全神對付那成寶通。」   凌非這一番話直說的成寶通氣吹鬍飛,怪聲叫道:「云香帥!這小娃兒說 的可是你的意思?」   云香帥被問的有些支吾,心裡暗罵凌非太衝動,可現在這頂帽子已經扣在 頭上,還能怎麼說?只好站起身來,硬著頭皮道:「咳咳……沒錯!本公子就 是這個意思,成寶通,你也別硬憋著氣,我知道你是九段武皇,境界上確實是 比本公子高了那麼一點點,不過本公子在武皇這個層次裡,打架還沒輸過,就 不知道你這個『冒牌』的九段武皇……」   成寶通聞言大怒,罵道:「放你的屁,你說誰是冒牌的?老夫今天不殺了 你就不叫成寶通!」成寶通完全讓云香帥激怒了,他氣隨心動,頓時一股磅礡 的氣浪自體內向四周圍散出,整座酒肆瞬間就如摧枯拉朽般傾倒,他身後的一 干獸魂宗子弟閃避不及,也被這股氣浪轟的倒栽跟頭,連滾帶翻的飛出了十幾 丈外。   云香帥揮手排開滾滾而來的氣浪,笑道:「哈哈,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 ,千萬別留手啊,免的讓人說我欺負一個老頭!」   凌非早在氣浪湧來之際就閃身到云香帥身後,他低聲道:「云叔,你引開 成寶通!」   云香帥心領神會,他知道凌非打算將成寶通和凌君南拆開,立即虛晃一掌 ,接著便縱身躍出破敗的酒肆之中。成寶通不疑有他,一拂袖就追了出去,凌 君南正欲跟上,卻是讓凌非攔了下來。   凌非道:「爺爺,你真不認得非兒了嗎?」凌非還抱著一絲可以喚醒凌君 南的希望,可凌君南的心靈完全被控制,他又哪裡會認得誰,只是喊了聲「殺 」,便舉刀向凌非劈去!   凌非擁有死神之眼,早在眾神世界中便能夠洞悉一切詭譎莫測的招式,更 遑論聖魔大陸裡這些粗糙的武功路數。他一個側身挪移便閃過了凌君南迅疾無 痕的一刀,同時翻掌拍向凌君南左肩,可凌君南已經達到了武尊境界,反應奇 快無比,不待凌非近身,手中長刀已經反向凌非橫斬而去!   刀勢來的快,死神之眼破招的速度更快!   可凌非此時的身體素質只達到九段武師,縱然死神之眼早已洞悉這一刀的 走勢,但無奈身體的反應跟不上自己的心念,雖想避開,身體卻來不及動作, 只聞「鏘」地一聲脆響,刀鋒已經劈在了凌非腰際之上,頓時將凌非硬生生轟 的倒飛出十幾丈外!   好在凌非這個眾神世界裡的死神,本來就是個超級搏殺高手,危及之刻猶 是冷靜,他反應如電,心念瞬動間,石鱗甲已經轟然開啟,是以凌君南這逼命 一刀雖是奇快無比,卻無法將凌非腰斬,而硬是讓石鱗甲強橫的防禦力彈開!   石鱗甲雖然阻隔了銳利的刀鋒,卻無法盡卸刀上勁力,凌非頓覺內息一窒 ,口鼻間同時噴出鮮血,身體就像砲彈般倒射出去,在空中翻滾了幾圈之後, 凌非被震的暈亂的神智已經清醒,他心知凌君南必然追擊而來,如果就這麼落 地,就算不死也要去掉半條命,趕緊催動真元,體內土龍之力瞬間湧出,隨即 大地陡然一晃,邊境之城裡的石砌地板倏然崩塌碎裂,就在所有城民愕然的目 光下,一條身長百米,渾身披著石鱗甲冑的超級巨蟒就這麼堂而皇之的破開了 邊境之城的街道民房,龐大的身軀從地底下竄升而立,牠昂起碩大的蛇首接住 被轟飛的凌非,蛇尾一襬,數十間民房城樓瞬間被掃成了一攤瓦礫,數以百計 的生命瞬間消逝,整個局面立即由被動轉成了主動!   在場倖存的武家、城衛還有無數老百姓,打自長了眉毛、生了眼睛以來, 誰也沒見過如此巨大恐怖的魔獸,是以一個個目瞪口呆,全看傻了眼!   本來追擊過來打算再下一刀的凌君南,也在此同時,本能的閃身到遠處, 他冷冷盯視著傲立於天地之間的石鱗巨蟒,而巨蟒碧綠色的巨大眼瞳也同樣注 視著凌君南,就像鎖定了屬於牠的獵物一般。   這條巨蟒正是當日在識界中遭到凌非以「歸吾」吞噬的遠古魔獸,並且還 是一條實力達到了和武帝同級的一星萬獸王!   凌非盤腿坐在蛇首之上,他招出體內的遠古巨蟒並非要取凌君南的性命, 而是要讓自己和凌君擁有對等的對峙空間,否則還等不到云香帥歸來,自己這 條小命恐怕就先讓自己的親爺爺給收了。   再說云香帥這邊。   云香帥和成寶通兩人都是高階武皇,一個在前,一個追後,眨眼間就掠出 了數里之外。   成寶通在後怒極反笑:「桀桀桀,六峰的小子就只知道跑嗎?連面對老夫 的勇氣都沒有,還敢口出狂言!」   云香帥知道成寶通也想學自己激怒對方,他才不會上這種當,不過眼看已 經遠離邊境之城,即使在這裡動手,也不會波及到凌非。既然時機已經成熟, 云香帥也不再有所顧忌,他縱聲一笑,原本直直向前掠去的身形陡然在空中一 凝,然後便是迅雷不及掩耳的掌推成寶通!   掌出成金,正是云香帥成名絕技——煉金手!   成寶通原本就處在前衝追擊的勢頭當中,誰想云香帥竟會突然轉身出手, 待他反應過來,一道兩米高的金色掌印已經破空拍到面前!   成寶通心頭一顫,兩個眼瞳劇烈收縮,心知難以避開,猝不及間只得急運 元功舉掌硬撼!   云香帥的六段武皇全是在漫長歲月間焠鍊出來的,掌力雄渾沒有絲毫含糊 ,煉金手更是千年傳承的絕世武學,中招者若沒有相應的實力將其化解的話, 便會立刻化作一尊金人,非得解法,否則便將永世為金!   成寶通久居噬魂宗閉關修練,對煉金手的特性並不了解,倉惶間出手對撼 也是迫於無奈,可誰知云香帥掌力雖未到,煉金手所挾帶的磅礡壓力卻已先至 ,成寶通只覺周圍氣壓驟變,壇中氣海更是忽地一滯,正是俗語間所傳的:「 掌力未到,壓力先到!」   倏然,雙掌交接,劇烈的掌勁對撞之下,天空中猛然爆射出奪目的金色強 光,四卸的氣浪如野獸般向四面八方兇猛的擴散而開,巨大的壓力頓時震的下 方地層迸裂、走石飛砂,氣浪所過,草木拔根、盡成荒蕪!   成寶通沒想到云香帥一個六段武皇,竟有如此兇悍的掌力,更沒想到這道 金色掌印竟然蘊含化肉成金的恐怖暗招!因為他發現一股如絲般的暗勁,正悄 悄鑽入掌心之中,然後就見手掌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化金!   這一驚非同小可,成寶通從來也沒見過這種恐怖的招式,驚慌下,他大喝 一聲,元功再催!力圖將那道鑽入掌心中的暗勁逼出!   他額頭上雖是冷汗涔涔直流,可嘴巴卻也沒閒著,大罵道:「云香帥你他 媽的卑鄙小人!」   云香帥在前方凜然而立,笑道:「老怪物,你說話憑良心啊,本公子怎麼 就卑鄙了?別說我沒提醒你,不想永遠變成金人讓人觀賞的話,您老最好再加 把勁啊,遲了就悲劇了,哈哈哈哈!」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