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二十七章 狹路相逢。

達人殿堂

 
    

  第二十七章 狹路相逢     不得不說,正糾結著一張小臉玩著跳格子的凌非,心裡那是鬱悶到了極點 ,雖然外表只有七歲,但凌非的靈魂卻是眾神世界裡那個人人聞風喪膽的死神 ,要他來陪一個七歲小女娃玩跳格子,實在是一種折磨,好在見到云香帥從居 所內走出,凌非趕緊藉機擺脫苗小小的「跳格子噩夢」迎了上去。   他問道:「云叔,鳳凰姐姐好多了嗎?」   云香帥搖了搖頭,嘆道:「暫時沒有危險,只不過一直處在昏迷的狀態怎 麼也叫不醒。」他看見站在一旁的苗小小,笑問:「小小在和凌非玩遊戲嗎?」   苗小小點了點頭,嘻嘻笑道:「嗯,我們在玩跳格子,很好玩哦。」   凌非聽得滿臉黑線,心中腹誹:「只有妳覺得好玩……」   看見凌非古怪的表情,云香帥已經猜到幾分,他笑了笑,說道:「凌非, 我打算去一趟碧雲山找你緋虹姐姐,她精通煉丹之術,也許能有什麼丹藥能治 癒你鳳凰姐姐。」   聽到紀緋虹的名字,凌非也覺得一年沒見,心中也有些許想念,而且之前 魏青說有人願意以一品獸丹來換取「十心」的消息,自己也可藉此機會向紀緋 虹打探一下關於一品獸丹的問題,說不定能得到一些有用的訊息,於是說道: 「云叔,我也和你一塊去,這麼久沒去看緋虹姐姐,我也挺想念她的。」   云香帥點頭道:「也好,你緋虹姐姐如果看見你,應該會很高興,那事不 宜遲,等知會你母親後,我們便出發。」   凌非心裡很清楚走火入魔的嚴重性,所以若能找到治療的方法當然是越快 越好,因此對於云香帥的決定並無異議,他點頭道:「嗯,那我先去找我娘親 。」管清悅的居所也在這莊園內,只不過莊園經過擴建後,變得十分廣闊,是 以此時凌非等人的位置距離管清悅的居所還是有段路。   云香帥道:「我和你一塊去。」   ……   在拜別管清悅後,云香帥將苗小小交給管清悅看顧,並且把鳳凰女留在擎 天宗暫託史元和管清悅照料,自己則帶著凌非,馬不停蹄趕赴碧雲山。   身為武皇強者,云香帥可以凌空飛行,他抱著凌非躍上半空急速飛馳,雖 然速度已經極快,但是和當初騎乘的火鳳一比,還是有些差距,所以兩人足足 花了一天半多的時間,才抵達碧雲山。   凌非的死神之眼遠遠已經看見紀緋虹居住的竹盧,可他發現竹盧的情況似 乎有些怪異,除了冷清外,似乎還有些打鬥的跡象。他心裡隱隱感覺不安,轉 頭對云香帥說道:「云叔,氣氛好像不太對。」   云香帥不解,問道:「怎麼了?什麼氣氛?」   凌非道:「緋虹姐姐的住處好像沒人……」談話間,他們已經更接近竹盧 ,云香帥也看見了底下的情況,他心頭一緊,趕緊加快速度向前飛掠。   不多時,兩人已經來到竹盧上空。   云香帥懸停在半空中向下俯瞻,竹盧內外確實靜悄悄一片,絲毫沒有半點 聲息,並且隱約還留有打鬥的痕跡,因為除了竹盧以外,周圍的樹木有不少都 已經折斷倒臥在地上,兩人對望一眼,云香帥心繫紀緋虹安危就想落下,但凌 非擔心事情有變,趕緊出言喝止:「慢!」他提醒道:「小心埋伏。」   云香帥讓凌非這麼一叫,腦子也清醒了些,他知道自己剛才確實太急躁了 ,於是點了點頭,仔細觀察了四周,確定沒有異狀後,才慢慢降落於地面。   一降下,就看見竹盧門戶大開,云香帥再也顧不得其他了,一個箭步已經 衝進竹廬內,沒多久又跑了出來,神色慌張的說道:「裡面沒人!」   剛剛凌非便已經覺得竹盧冷清的可怕,所以他並不感到驚訝,只不過心裡 總覺得紀緋虹在這個時候失蹤,似乎和留聲亭的十心一事難脫關係,他問道: 「云叔你先別急,我覺得緋虹姐姐的失蹤可能和一件事有關。」   云香帥急問:「什麼事你快說!」   凌非道:「云叔你聽說過『時輪』嗎?我覺得緋虹姐姐的失蹤恐怕和時輪 有關。」   云香帥先是一怔,然後才說道:「不可能,時輪相傳是萬年以前聖魔大陸 第一高手的遺留物,早已失傳多年,怎麼會和你緋虹姐姐有關。」   凌非搖頭道:「云叔恐怕還不知道吧,幾天前我收到朱雀帝國的留聲亭有 人貼榜尋找十心的消息,代價是一品獸丹作為交換,我記得云叔說過緋虹姐姐 能煉製出高品級的獸丹,她在這時候失蹤,云叔不覺得事情太過巧合嗎?」   云香帥沒聽過十心,皺眉道:「十心?這和時輪有什麼關係?」   凌非原本以為能從云香帥這裡得到一些有關「十心」的資訊,但看云香帥 的反應,顯然他也不知道十心為何。凌非先是在心裡嘆了聲氣,然後才解釋道 :「幾天前我得到一個消息,有人在尋找十心,而十心的作用是強化時輪,所 以如果能掌握更多時輪的訊息,或許就能找到緋虹姐姐。」   聽完凌非的解釋,云香帥恍然大悟,但他對時輪所知極少,更沒聽說過所 謂的十心,所以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凌非知道著急沒用,說道:「這裡既然發生過打鬥,相信一定會有什麼線 索留下,我們先找找看,也許能發現什麼。」   云香帥覺得凌非小小年紀,竟然比自己還冷靜,心裡覺得有些慚愧,當即 點了點頭,兩人便開始在竹盧內外搜索起來。   片刻後,凌非在死神之眼強力的支援下,在距離竹盧百米外、倒成一片的 斷樹下發現一具女性屍體。   屍體面部朝下伏臥在地,背上還清楚印著一道掌印,凌非心頭一緊,他趕 緊俯身將橫壓在女子背上的樹幹推開,然後將屍體翻正,雖然他已經從屍體的 身形猜到此人是誰,但他無倫如何也必須確認,因為他實在不想相信……   當凌非伸手將屍體翻過身後,他的心跳撲通撲通的狂跳,因為眼前這具屍 體不是別人,正是那個與徐韻在網遊中同名的顏傾城!   看著顏傾城死白如灰的面容,凌非半晌無語,雖然難過,但凌非可以感覺 到顏傾城的靈魂已經完全消散,換句話說,顏傾城已經死透了,絕無任何方法 可以改變這個事實,就算凌非是死神也一樣。   他長嘆一聲,抱起顏傾城的屍體回到竹盧。   云香帥一看見顏傾城的屍體,便立刻跑了過來,他似乎還不願相信,問道 :「顏傾城?」他知道顏傾城的死,意味著紀緋虹也凶多吉少。   凌非點了點頭,說道:「嗯,是一掌斃命的。」他將顏傾城的屍體背部朝 上放下,然後問道:「云叔可認得這是什麼武功?」   云香帥忍住悲痛,仔細的查看顏傾城背上的掌印,良久才道:「應該是蝕 心掌沒錯,這一掌直接把傾城的心臟打溶了,並且斷絕了七竅之氣,凡中招者 屍骨都有一個特徵,那就是死而不化,所以傾城雖然沒有絲毫腐敗跡象,但我 推測應已死亡許多時日了。」   凌非對於能一掌將人心打溶,而且還能讓中招者死而不化的武功也是有些 詫異,他問道:「云叔可知道有誰會這部武功?只要找到這個人,我相信就能 找到緋虹姐姐。」   可云香帥卻搖頭道:「很難,據我所知,天底下會蝕心掌的人只有一個人 ,就是當年的邙山魔聖,蝕心掌是他的成名絕技,但是他早就消失千年,是死 是生沒人知道,你覺得他有可能突然出現殺人嗎?」   凌非想了想,說道:「他有傳人嗎?」   云香帥搖搖頭,「不知道,就算有,我們也不知道是誰,唉,鳳凰昏迷不 醒,緋虹又失蹤,連傾城也被打死,怎麼會這樣……」   凌非想來想去,確實如云香帥所言,雖然知道顏傾城是死於蝕心掌這部武 功,但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下手之人。在毫無辦法之下,凌非只好說道:「云叔 ,這裡既然找不到緋虹姐姐的屍體,我想她要不是被抓了,就是逃走了,而且 我們也不是真的毫無線索,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留聲亭消息嗎?我想這件事情 很可能和那『十心』有關,因為榜上說的很明確,只要有十心的消息,就能換 到一品獸丹,很可能就是他們抓了緋虹姐姐去製丹,若真是如此的話,我相信 緋虹姐姐暫時沒有生命危險才對,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先讓鳳凰姐姐清醒 過來,否則再拖延下去的話,我怕鳳凰姐姐……」凌非沒有把話講明,因為那 是誰也不想看見的最壞情形,而且他知道云香帥很清楚才對。   云香帥也覺得凌非說的很有道理,於是心裡一鬆,笑道:「嗯,你說的對 ,如果這件事真和那十心有關,他們必定需要緋虹的製丹能力,絕不會輕易傷 害她,還是你冷靜,不像叔叔,心裡一急,什麼都忘了。」   凌非笑了笑,「云叔,我們先把傾城姐姐安葬,然後再去一趟朱雀帝國的 留聲亭,我想親自去看一下,也許能打聽到什麼消息。」   云香帥點了點頭,雖然鳳凰女昏迷不醒,但他更擔心紀緋虹的失蹤,於是 兩人在安葬顏傾城後,云香帥便帶著凌非向朱雀帝國的方向疾掠而去。   ……   二十天後,兩人終於抵達朱雀帝國的邊境之城,凌非發現這裡的人文特色 和青龍帝國並沒有多大的分別,不管是建築物的樣式,還是衣服的款式,都和 青龍帝國差不多,忍不住說道:「我以為朱雀帝國會和我們青龍帝國有很大的 不同,沒想到竟是這般相像。」   云香帥笑道:「不只是朱雀帝國,五大國都是如此。」   凌非問道:「為什麼?國與國之間,不是應該有各自的文化特色嗎?」   云香帥解釋:「因為五大國原本就是同一國,只不過後來分裂成五個國家 ,這些都只是那些皇族們爭權後的結果罷了,所以各國之間的文化基本是一樣 的,頂多也就是依據所處的地區而衍生出的民生產物不同而已。」   凌非點了點頭,他直到這時才知道,原來所謂的五大國其實是由一個國家 分裂而成,要不是今天來到朱雀帝國,凌非自問,很可能完全不會去想到這麼 一個問題。   邊境之城雖然地處偏遠,但因為南邊就是一望無際的海洋,雖然海中魔獸 兇猛又多,但卻是傭兵團喜歡駐留之地,所以這裡自成一種經濟體系,許多傭 兵都喜歡在此地交易物品,而邊境之城也沒放過這個賺錢的機會,城主在城中 設置了拍賣場,很快就成為傭兵以及武家們最喜歡的場所之一。   凌非和云香帥兩人進入一家酒肆之中,這裡是吃飯飲酒的地方,也同時是 大量信息交換的地方,只要有錢,誰都可以在這裡買到不少信息。   兩人選了角落的一桌坐了下,云香帥向招呼而來的店僕隨便點了些吃的後 ,對凌非說道:「這裡有很多人在賣消息,在這裡問的每個問題都要用錢才會 有人回答,不過只要對方收了錢,賣的消息便是真的,不過也可以聽到不少免 費的訊息,所以我們先在這裡坐一陣子,打聽一下留聲亭在哪,還有那十心和 時輪的消息。」   凌非點點頭,很快店僕便將飯菜端了過來,兩人也就一邊吃著,一邊拉長 著耳朵聽著。   這時三名中年男子走進酒肆,其中一名大聲喊道:「全部給我滾出去,今 天這裡我們獸魂宗包了!」   所有人聞言,雖然心中不滿,但誰也不想惹禍上身,是以一個個低著頭快 步離去。   凌非聞言心中腹誹:「獸魂宗不就是當時發動凶浪襲擊青龍帝城的宗派嗎 ?」他低聲向云香帥問道:「云叔,要離開嗎?」凌非的目的是要調查十心和 時輪的信息,他並不想惹事。   可云香帥卻笑道:「區區一個獸魂宗,你覺得應該是你叔叔我這個六段武 皇要讓道,還是他們要讓道?」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