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二十五章 著火了。

達人殿堂

 
    

  第二十五章 著火了   時間回到噬魂宗武皇老大敗走後,死神凜凜傲立於半空之中,他俯視地面 不斷向青龍帝城進攻的魔獸軍團,然後將身子緩緩向地面降下,魔獸們看見突 然有人類降落地面,立時群起圍攻,只見極元副體舉起左臂,掌中陡然釋出令 人難以直視的強烈光芒,低喝道:「萬滅!」   霎時一股混沌之力自極元副體體內迅的向四面八方擴散而開,形成一個巨 大的圓形護盾將極元副體保護在其中,跟著「嗤嗤」聲連響,所有碰觸到這道 由混沌之力所形成的屏障的魔獸,瞬間便化作青煙飄散,猶如蒸發一般讓觀者 膽寒。   很快的在帝城外便以極元副體為中心點,形成一片龐大的圓形空地,在這 片空地中,只有一個活物,也只有一個物體,那就是極元副體,其餘不管是魔 獸還是木石,全部都蒸發的一點不剩。   瞬間死亡了數萬魔獸,讓這些原本瘋狂的魔獸們也開始本能的向四面八方 逃竄,只是片刻,帝城外的魔獸已經一隻不剩,全部逃命去了。   懸停在帝城一方的云香帥等人已經看的目瞪口呆,極元副體所展現出來的 超然實力,完全超出了他們能夠理解的範疇,一個個臉上都寫滿了敬畏和恐懼 ,心中更不免升起一種「還好這人是友非敵」的想法。   就在獸潮退去的同時,遠處極峰之上,兩條人影比肩而立,一人身穿金色 長袍,另一人全身裹著亮銀色的斗蓬,一金一銀在極峰之上形成強烈的對比。   披著銀色斗篷的人說道:「沒想到青龍地界裡會有這等層次的高手,此人 實力不弱,好友,看來你有對手了。」   一旁身穿金色長袍的人笑道:「呵呵,應該是好友你技癢了吧?」   披著銀色斗篷的人笑了笑,道:「好友難道就不想會會這個人嗎?」   穿著金色長袍的人搖頭道:「現在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結束紅樓一會 之後再說吧。」   披著銀色斗篷的人點了點頭,說道:「嗯,好友,這回你可有把握掌輪? 上一回若不是邙山老怪從中攪局讓紅樓樓主奪了機會,你早就是這一屆的掌輪 ,我們也能獲得更多的精進機會,真是想到就有氣。」   穿著金色長袍的人影笑了笑:「反正都過去,我們沒想到邙山老怪會和紅 樓樓主合作,這也算是我們的失策,怨不得別人,這一次我們小心點就是。」   披著銀色斗篷的人嘆了聲氣,說道:「嗯,經過百年,不知道紅樓樓主的 境界能突破到什麼程度,不過百年前她不是你我二人的對手,就算讓她掌輪百 年,想來也未必能在今日勝過你我,好友,這一回咱們可得堤防那邙山老怪, 別又讓他攪局了。」   金色人影點點頭,應了一聲:「走吧,再遲就來不及到南海紅樓了。」說 完,金色人影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極峰之上,一旁的銀色人影也隨即化作銀光 消失。   於此同時,極元副體突然抬頭望向遠方極峰之巔,因為他感覺到一陣極微 弱的靈魂波動,但是當他以死神之眼極目遠眺時,卻沒發現任何異狀,雖然心 裡嘀咕,不過他並沒有放在心上。   他閃身來到云香帥等人面前,說道:「凶浪已經退去,噬魂宗這次折損十 人,應該也暫時不敢再來。」   鳳凰女在一旁問道:「前輩,你不是放走了一個武皇嗎?噬魂宗怎麼會折 損十人,應該是八個人才對呀。」   極元副體淡然一笑,說道:「我放他走,是要讓他替我帶上一個大禮回去 ,估計現在他和收禮的人都已經死了。」聽到這,眾人面面相覷,他們不懂這 話的意思,極元副體似乎猜到眾人的心思,他解釋道:「我打在那人身上那一 掌,是一部叫做『定魂寄勁』的武功,簡單說,就是我在他身上留了一個活招 ,只要他背心上的掌印受到刺激,就會激活我留下的活招,立時活招破體,那 人必死,而他背心面向誰,誰就要受我一掌,呵呵,相信那一掌足以殺死大部 分的人,所以我說噬魂宗折損十人。」   所有人聽得心裡怦怦跳,是激動,更是一種畏懼,他們從來也沒聽說過這 種武功,從來沒有!   極元副體突然感覺到靈魂一陣波動,那是極元副體存在的時限已到的前兆 ,他說道:「我尚有要事未完,先走一步,凌非便暫交諸位照料,告辭。」說 完,也不管別人願不願意,便化光而去。   直到極元副體消失十多秒後,眾人才慢慢回過神,他們覺得自己好像在作 夢,一場很奇妙很震撼的夢。   云香帥率先問道:「凌非,你師父那招定魂寄勁的武功是什麼原理你知道 嗎?」會這麼問,其實是云香帥超想學的。   凌非自然知道云香帥的心思,但他的武功本源來自三超神功,豈是常人可 以理解和學習的,於是搖頭道:「師父沒教過我,所以我也不知道。」   這個答案不僅讓云香帥嘆氣,一旁的鳳凰女和苗峰也都在嘆氣,看來想學 的人不止云香帥一人。   眾人降下帝城後,云香帥對凌非問道:「你接下來怎麼打算?是繼續在擎 天宗待著,還是和我回六峰修煉?」   這個問題苗峰也非常關心,對他來說,若凌非能留在擎天宗,無疑就是替 擎天宗找了一個超級靠山,誰讓凌非的極元副體太讓人震撼了!   這時凌非已經讓云香帥放了下來,他挺著小小的身板子說道:「我想暫時 在擎天宗修練一段時間,等我有了一定的實力後,再去外頭的世界歷練。」   既然凌非已有決定,身為「護衛叔叔」的云香帥也只能和凌非一起留在擎 天宗,而鳳凰女心繫云香帥,自然也不肯迴轉六峰,所以擎天宗的實力等於在 一夕之間躍升了一個檔次,撇開噬魂宗那種神秘又龐大的組織不計,一個宗門 內能有兩名武皇級人物坐鎮的話,便接近大型宗派了。   那麼或許有人會問,兩個武皇坐鎮便接近大型宗派,那正牌的大型宗派又 該當有什麼條件?一般來說,大型宗派最少都會有三名以上的武皇坐鎮,而且 底下的武尊、武王數量更要在十位之數,那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大型宗派。   像噬魂宗那種異端便是在這個條件之外的存在,因為噬魂宗的底蘊相當之 強,他們能夠在聖魔大陸上歷數千年而不墜,絕非僥倖,必定有其強悍之處, 否則在聖魔大陸這種叢林法則下,弱肉強食是很平常的事情,若不是擁有高人 一等的實力,就是沒有受到侵略,也會被時間所吞噬。   所以對噬魂宗而言,他們折損了九名武皇級高手,以及一名武帝級的超級 高手,這個損失無疑是巨大的,放眼天下,這樣的衝擊對任何宗派而言,都是 難以承受的,然而噬魂宗卻沒有因此而衰敗,這說明他們的底蘊足以讓他們承 受這樣的損失,如果沒有這樣渾厚的底蘊,噬魂宗也不會成為聖魔大陸裡人人 聞之色變的恐怖組織了。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已經一年過去,青龍帝城也利用這安逸的一年重新 修建了防禦城牆,雖然耗費了不少資金,但這些對於一個帝國而言,還是足以 承擔的。   街道上恢復了往日的風光,叫賣的攤販和無數的店鋪紛紛重新開張營業, 百姓和武家們的生活已經回到軌道,而擎天宗也在這一年裡加強了弟子們的修 練,原本那些對修練懶散的弟子,全都因為一年前那次凶浪而振作起來,因為 他們在那次經歷中發現……自己實在太渺小了。   ……   擎天宗後山,原本規劃給史元的莊園,因為有云香帥和鳳凰女兩個武皇級 人物的進駐而擴建,所以史元的莊園現在已經是原本的三倍大了,這是苗峰的 一點心思。   這一天,莊園內一切如昔,云香帥受到紀緋虹的影響,所以也喜歡泡茶, 他坐在竹編的椅上一邊喝茶,一邊欣賞鳳凰女的舞姿,生活過的十分愜意。   不得不說,他雖然不愛鳳凰女,但這一年來的朝夕相處,使得他對鳳凰女 也不再那麼的排斥了。而鳳凰女至始至終都認定云香帥是他夫君,是以對云香 帥自然是百依百順、柔情萬分,這不只是管清悅看的明白,就是如史元那種活 木頭都看懂了,所以很自然的在這莊園裡的每個人,都稱鳳凰女為「云夫人」 ,這讓鳳凰女十分高興,完全沉浸在「云夫人」的身分中。   當然了,云香帥本人對此是持反對意見的,但看著為此而開心不已的鳳凰 女,身為十大好男人之一的云香帥,又哪裡忍心給鳳凰女淋上一盆冷水?所以 只好隨便大家愛怎麼叫怎麼叫,反正他老心裡就一個想法:「緋紅才是我的唯 一!」   鳳凰女一段嬌媚的舞蹈結束後,向云香帥問道:「香帥,我跳的好不好看 ?」   云香帥點頭道:「好看,嗯,不過如果是緋虹來跳的話,就更好看了。」   這話差點沒把鳳凰女氣死,他揚手就是一團火球彈,正要向云香帥砸出去 時,就聽云香帥趕緊阻止並安撫道:「別、別!千萬別砸,我不就是開開玩笑 嗎?至於這麼動火嗎?妳忘了三個月前妳才把這間屋子燒了,人家上個月才又 蓋好的,妳又想把它燒了啊?那我住哪啊?還說溫柔……」   鳳凰女滿臉怒容,高舉著白皙右臂,波濤洶湧的雪白雙峰在胸前大力起伏 ,手掌上一顆比籃球還大兩倍,不時噴流著炙熱火燄的火球彈就懸浮在手掌之 上半呎的距離,看得周圍打掃的僕人們心驚肉跳。   她怒斥道:「我哪裡不溫柔了?這房子燒了就燒了,你心疼嗎?你知道心 疼房子,怎麼不知道心疼我?那紀緋虹有什麼好的?她會像我一樣跳舞給你看 嗎?她會幫你泡茶嗎?她會在你睡覺的時候給你搧涼嗎?」鳳凰女連珠般的問 題,問得云香帥支支吾吾,一句也答不上來。   其實云香帥就是喜歡看鳳凰女生氣的模樣,因為他覺得挺可愛的,可誰知 這回好像真的傷了人家的心,只見鳳凰女說著說著就開始掉淚了,而且還不是 一滴兩滴的點到為止,而是一發不可收拾啊!   云香帥慌了,他哪裡見過鳳凰女如此傷心,因為以前他根本就不讓鳳凰女 有近身的機會,每每都逃的遠遠的讓她找不著,所以這一年的相處可謂是兩百 多年來,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   見鳳凰女越哭越帶勁,那勢頭更是直逼哭倒長城的孟姜女。雖然云香帥不 知道孟姜女是誰,但這已經足以讓他手忙腳亂了。   鳳凰女收回右臂,掌中的火焰彈也隨之消失,她兩手捂著眼睛,淚水不停 從精緻美艷的臉龐上滑下,看得旁人都忍不住替她難過,可接下來,卻是讓人 感到恐怖的畫面,或者說,奇景……   不只僕人們看傻眼,就是連云香帥也看得乍舌,因為鳳凰女渾身上下都開 始著火,那種火焰很詭異也很綺麗,因為它雖然從腳底到髮梢都燒了起來,卻 完全不傷及衣服、皮膚甚至頭髮,更像是在身體表層上覆蓋上一層火燄,如果 李文才在這裡的話,肯定會驚的大叫:「哇靠,超級塞亞人!」   然而更讓人頭皮發麻的是,鳳凰女掉落下的每一滴眼淚,全都在半空中化 作火燄,當它們掉落地面時,就像從岩漿裡噴流而出的火星一般燃燒起來,只 是片刻,鳳凰女所站的地方已經成為一小片火海,而鳳凰女則是站立其中不停 哭泣!   可她越是哭,火便燒的越旺,這看得云香帥也是六神無主拿不定主意,連 忙柔聲安撫,可這回當真是傷了人家女孩兒的心,而且是隱忍很久之後的一次 性爆發,所以情況變得十分棘手,因為云香帥發現安撫不了鳳凰女,反而讓她 越哭越傷心,直到這時,云香帥心裡也悄悄的升起了一分罪惡感,以及一種無 法言喻的內咎,他第一次感覺到自責,同時感覺到自己的行為是多麼傷人。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