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二十章 下一秒悲劇。

達人殿堂

 
    

  第二十章 下一秒悲劇   凌非很快的翻看著手中的秘笈,不一會兒便抬頭對云香帥說道:「你這本 秘笈也沒什麼,裡面記載的腿法我早就會了,如果你沒有別的東西可以教我的 話,那你就輸了。」   云香帥自然不信,他笑道:「哈,小屁孩你唬誰啊?才六歲就知道忽悠人 ,你云武皇可不是讓人唬大的。」   凌非也不理會,稚音朗朗,那本書中所有的記載一字不差的讓凌非念了出 來,才說到第五篇,云香帥已經不得不信,他趕忙制止道:「停停停,別念了 ,你要再念下去,我秘笈裡的武功都讓人聽光啦!」他一聽凌非能背誦出來, 就已經相信凌非學過這部武功了,根本連之前說的精要也沒打算聽了,畢竟誰 會相信一個孩子拿著本秘笈前前後後也看沒多久,頂多就一、兩分鐘,卻能背 誦出裡頭的內容,如果不是早就學過,哪裡能辦到?   話才出口,一旁的紀緋虹立馬就不樂了,她板起臉來說道:「誰稀罕你那 些狗屁武功呀!」   其實云香帥是擔心讓顏傾城偷學去,本門的武功除了親傳弟子外,就是宗 派傳承才能學,這是武家大忌。但是奈何旁邊坐著的人是紀緋虹,所以云香帥 頓時就啞巴吃黃蓮,有苦難言了,只得陪笑道:「哎……哎呀,我、我我我一 時口快說錯了話,緋虹妳別生氣,我……我這秘笈那有什麼,都讓妳徒兒學全 了也不要緊的,只要緋虹妳開心就好,別生氣,別生氣啊。」      聽到云香帥告罪,紀緋紅才哼的一聲,將頭別過,繼續喝她的茶,一旁的 顏傾城則是忍不住掩嘴偷笑,心想:「這云武皇當真是對師尊千依百順,不知 道我以後是不是也能碰到一個對我這般好的人……」想到這裡,不知怎地,顏 傾城水波般的目光不由自主的飄向了正站在一邊看戲似的凌非。   她發現凌非年紀雖小,可眼神中卻有一股讓人難以理解的自信,這讓顏傾 城禁不住要想:「你這自信到底是從哪來的……」   凌非噙著笑也不說話,雙手環胸而立,一整個就是來看戲的主。云香帥剛 剛吃了悶虧,心裡也是老大不爽,一轉頭看到凌非那副模樣,那是氣不打一處 來,可又不能對凌非發火,萬一讓自己嚇跑了那怎麼辦?   所以云香帥此時當真是憋悶極了,他在心裡嘆了聲氣,重整了鬱悶的心情 後,才說道:「還沒完呢,你也太小瞧人了,我云香帥好歹是六峰之一,要沒 點本事,哪能得此雅號。」說著,他揚手一番,手上已經多出了一本秘笈,這 種凌空釋物的技巧凌非以前也曾見過,可他不知道玄機在哪,但凌非知道此時 他不能問,一問就成把柄了。   不過他對於「六峰之一」這個名詞卻很感興趣,於是也不管云香帥手裡的 秘笈,反而問道:「六峰之一是什麼意思?」   云香帥聽凌非問來,而且這個問題又明顯是自己能夠好好提升自己形象的 ,也顧不得秘笈的事兒,直接擺出一副高人的樣子,笑道:「呵呵,六峰指的 是六歧山,這座山有六個山峰,分別住著六個天下間最頂尖的高手,而這六個 人又被世人譽為六峰,這樣小傢伙懂了吧?」這時恰巧一陣風拂過,讓得云香 帥的衣袂隨風飄飛,還真有那麼點絕世高手的樣子。   凌非點點頭,問道:「所以你就是『天下間最頂尖的六個高手』中的其中 一個,是這樣子嗎?」   這話中聽,云香帥聞言頓時就眉開眼笑,不過還是強自保持著高人的風範 ,他輕咳一聲,說道:「正是。」   凌非小小的身體,嫩白的皮膚搭配他正太一般的模樣,雙手抱胸點了點頭 ,說:「喔。」   云香帥還等著凌非說些仰慕的話,誰知凌非的問題到這就沒了,他回神道 :「呃,你沒有其他的話要說嗎?」   凌非不解,他歪著頭問:「要說什麼?」   「呃。」云香帥頓時語塞,支吾了半天才搖頭嘆道:「沒,沒什麼……」   凌非又再一次成功的打擊了云武皇同學。   過了半晌,見云香帥還在落寞中,凌非提醒道:「我們的打賭還要繼續嗎 ?還是你認輸了?」   云香帥聞言趕緊說道:「當然要繼續,剛才那本『旋風快腿』本來就很一 般,你學過也不稀奇。」他搖搖手中一本紫色書皮的秘笈道:「這本『煉金手 』你要是還學過,那我就承認你贏,嘿嘿,不過我勸你還是現在就認輸比較好 ,因為這本秘笈是兩百年前我師尊親傳給我的,你不可能學過,哈哈哈!」   凌非微微一笑,說道:「是嗎?我不信,你拿來我看看,我明明就學過一 部叫做『定金掌』的武功。」   云香帥聞言尋思道:「定金掌?我怎麼沒聽說過有這部武功?」其實他想 的一點也沒錯,根本沒有這部武功,是凌非瞎扯的。   不過這更加讓云香帥想證明,天底下除了自己以外,不可能還有第二個人 學過師尊親傳的「煉金手」絕學,而他也斷定凌非所說的「定金掌」絕對和自 己這部「煉金手」是全然不同的武功,所以他絲毫不疑有他,直接將秘笈交給 凌非。   他笑道:「你就看看你那什麼『定金掌』和我這部『煉金手」有沒有一樣 吧,別等會兒輸了不認帳。」云香帥胸有成竹。   凌非接過祕笈,很快的翻看了兩回,抬頭道:「你這明明就是『定金掌』 呀,哪是什麼煉金手,別亂改名好不好。」   這話連紀緋虹的眼神也有些變化,因為她素知煉金手是云香帥的成名絕技 ,也是傳自他師父的親傳武功,按理來說不可能有假,可凌非為什麼會這麼說 ?這讓紀緋虹也想不明白。   云香帥終於忍不住大罵道:「放屁!這是家師當年親傳的武功,怎麼可能 是你那什麼定金掌!不可能!」   凌非聳聳肩,將秘笈還給云香帥,然後口中念念有詞,雖然聲音極小,但 云香帥卻聽的清楚,那分明就是「煉金手」裡的內容,而且一字不差,不過在 提及「煉金手」三個字的時候,都讓凌非刻意換成了「定金掌」。   這可讓云香帥不知如何是好了。要知道這煉金手已經是他的壓箱活了,眼 前這小屁孩竟然也學過,而且自己這煉金手還變成「盜版」了?這打擊實在太 大了,大到讓云香帥想挖個洞把自己埋了算了。   凌非的死神之眼,基本就是一個超級作弊器,不僅具備地球上說的夜視功 能,還同時搭載望遠鏡的功能,另外一直鮮少人知的便是「一目十行」和「過 目不忘」的功能,是以任何祕笈只需要「翻過、看過」,那就基本是手到擒來 ,全變成自己的東西了。這也是為何死神在眾神世界中能夠橫掃九天三界的原 因,除了他本身的「三超神功」是窮盡天地宇宙之奧秘外,就屬他的死神之眼 讓人震驚和恐懼。   所以云香帥這回可真算是讓凌非給佔盡了便宜,而且還渾然不知,但這也 不能怪他,誰會知道一個六歲的小娃兒竟然身懷這些變態的作弊利器,簡直逆 天到極點了。   所以云香帥這回悲劇了。   他愣愣的看著遠方發呆,完全失神了。凌非笑了笑,說道:「你輸了,云 武皇。」   聞言,云香帥幾乎一個踉蹌就要跌倒,收不到徒弟還不打緊,連自己引以 為傲的絕學竟也變成了「盜版武學」,這種打擊任誰也受不了,他吶吶的說道 :「我……我輸了嗎?」凌非點頭不語。   一直坐在一旁的紀緋虹和站在一邊的顏傾城眼神裡都充滿了奇異的光芒。 對紀緋虹來說,這件事情讓她覺得事有蹊蹺,但卻想不明白究竟問題出在哪裡 ?因為她也不相信成名數百年,而且都是親傳武學的「煉金手」,一個六歲娃 兒竟然學過,而且還能朗朗上口?這簡直匪夷所思,而且很不真實。   至於顏傾城,她哪裡管這些複雜的事情,眼神裡只有對凌非的無盡崇拜。   一時間在場四人都沒有說話,直到云香帥終於回過神來,他長長的嘆了口 氣,然後才失落的說道:「是我輸了,唉,願賭服輸,想要我幫你做什麼就說 吧。」   凌非嘻嘻一笑,他心裡早就決定好要開出的條件,於是說道:「我的條件 很簡單,就是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貼身護衛,我去哪,你就去哪,誰要找 我麻煩,你就要替我解決麻煩。」   云香帥一聽差點摔倒,他大聲道:「不行!我拒絕!」   凌非歪著頭問:「你拒絕?是因為這件事情有危害到你或紀武皇的生命安 全嗎?」   云香帥聞言也有些支吾,他道:「不是這個問題,是……是你要我堂堂一 個武皇去給你這個六歲娃兒當護衛,這怎麼行?這怎麼可能!換一個條件,這 個條件我不能答應!」   面對云香帥的耍賴,凌非也不以為意,他繼續說道:「我記得你說過願賭 服輸,還說過你說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一樣,絕對不會收回來,我還記 得你說有紀武皇在這裡作證,要我不用擔心,是這樣嗎?還是我記錯了?如果 真是我記錯了,那今天就當沒這回事吧。」   這一番話直說得云香帥支支吾吾,心裡大亂。   旁邊的紀緋虹聞言,咯咯直笑,她道:「對呀,你剛是這麼說的沒錯,難 道咱們的云武皇決定要食言了嗎?看來你云香帥說的話,以後我可得打些折扣 了。」說著轉頭對顏傾城道:「傾城,妳以後可千萬別學人家食言,要知道人 無信不知其可也,那會讓人瞧不起的,知道嗎?」顏傾城乖巧的點點頭,臉上 也是浮現出笑意,畢竟聰明如她,也知道師尊紀緋虹是故意在逗弄云香帥。   聽見心上人這番話,云香帥哪裡還忍受的住,他最怕的就是紀緋虹質疑她 的真心,旋即將心一橫,咬牙道:「好,我云香帥願賭服輸,緋虹,我絕對不 是言而無信之輩,我現在就答應當這小娃娃的護衛,妳……妳別對我說的話打 折扣,我對妳說的每句話都是真的,絕對沒有半句假的,妳要相信我。」   對於這個糾纏了自己百年已久的云香帥的真情,紀緋虹哪裡會不明白?只 是紀緋虹對云香帥就是沒半點感覺,頂多只有感謝,但絕對沒有半分男女之情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這種事情很難去勉強,所以對於云香帥和自己說的話是 真是假,其實紀緋虹是一點也不上心,她剛才之所以這麼說,也只是因為覺得 好玩有趣,並沒有其他想法。   所以在聽到云香帥這話,紀緋虹自然也沒有表現出什麼感動,不過她也不 想和云香帥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只是輕啜一口茶,說道:「以後再說吧。」   云香帥追求紀緋虹百年之久,早已悉知她的脾性,見她這般說,也只能輕 嘆。   凌非見兩人談話已經結束,該是輪到自己說話了,便笑道:「那今後就有 勞云武皇了。」他這句是為了更加確定今天的賭約。   云香帥雖然無奈,但是他剛才已經親口答應了凌非的條件,也只能接受了 ,於是說道:「罷了,反正我也沒什麼事,就陪你走一回吧。」   凌非知道凡事不能做絕,要給人留點後路,這樣才不會把自己的生路也給 斷了,所以他也不像其他武家們,會要求護衛視自己為主子,因為在聖魔大陸 裡,是個階級制度十分清楚的社會,護衛就是僕,而他所守護的人,便是他的 主,這種主僕關係在聖魔大陸中很平常,這也是為什麼云香帥會在聽見凌非開 出的條件時,氣的跳腳,甚至想反悔的原因了。   因為讓他一個武皇去給一個六歲娃兒當護衛、奉他為主,這簡直光聽就讓 人無法接受,還別說哪天真的看見,那還不看丟兩顆眼珠不可?   但無論如何,云香帥始終是答應了,對此凌非十分滿意,他點點頭,說道 :「云武皇,以後我就喊你聲云叔叔,你放心,我們是朋友,不是主僕,你只 是為了保護你年幼的姪兒而已。」   云香帥也不知道要回應什麼,不過凌非這話,至少聽起來讓人舒服很多, 單從主僕和叔姪這兩個單詞上看,差異就是天和地了。   如果是主僕,旁人會用異樣眼光看他云香帥,但若是叔姪,誰還會覺得奇 怪?難道照顧自己的姪兒還需要有什麼理由嗎?所以凌非這番話讓云香帥原本 鬱結的心舒坦了很多,點頭笑道:「哈哈,好,徒弟沒收成,認一個姪兒也是 不錯。」   凌非笑了笑,走到紀緋虹面前,行禮道:「這幾日多謝紀武皇的照顧,也 感謝那日妳出手相救,不過我離開宗門已久,如果再不回去,恐怕我家人會擔 心,所以我打算今天就回擎天宗。」   紀緋虹原本也是抱著收徒的念頭才強留凌非,不過自己和云香帥都考不倒 這個凌非,她也只好放棄。所以此時聽到凌非要回擎天宗,她也不再阻攔,點 頭道:「好吧,有你云叔叔在,相信要越過獸人山脈不困難,你就去吧。」   這時云香帥驚訝道:「妳是擎天宗的弟子?誰是你師父?」   凌非搖搖頭,笑道:「我只是住在擎天宗裡面,沒人是我師父。」   這個回答不僅云香帥訝異,連紀緋虹也感到疑惑,云香帥問道:「怎麼可 能?苗峰那傢伙是笨蛋嗎?竟然不給你安排最好的師父和傳承!」   凌非嘻嘻笑道:「不是宗主不給我安排師父,是我跟他們說,我不需要師 父,所以云叔叔你就別怪宗主了。」凌非聽出云香帥似乎認識擎天宗主苗峰。 於是問道:「云叔叔認識苗宗主?」   這問題讓云香帥又有機會驕傲了,他清了清喉嚨,道:「咳,我才沒那閒 工夫認識他,只不過他好像有位前輩剛好是我的一個朋友,所以當初他開宗立 派的時候,請我和幾位同修去觀禮,也算是給他擎天宗撐撐場面,完全談不上 認識。」   從看到云香帥,然後和他談話至今,凌非才真正發現,原來云香帥在這個 聖魔大陸裡的地位還真不算低啊,想那擎天宗如此龐大的護國宗派裡的一宗之 主,在他云香帥、云武皇眼中,竟是這般低微的存在,甚至不屑一顧,換言之 ,云香帥在聖魔大陸裡的世人眼中,那地位之高,足以想見了,凌非不禁暗道 :「難怪有六峰的雅號,看來也不是虛有其名,以後若有機會,定要再見見六 峰其他五人!」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