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六章 測試結果。

達人殿堂

 
    

  第六章 測試結果   這人說話的態度實在讓人討厭,凌非瞪了他一眼,靈魂威壓陡然從瞳孔裡迅速 擴散而出,頓時讓那青衫中年男子一個踉蹌,一顆心狂震不已。凌非不再理他,將 小手放入巨石上的小洞裡,他很好奇這顆大石頭會顯示什麼。   台下眾人沒有人關心凌非是什麼天資,畢竟他是最後一個受測的孩子,要出現 什麼驚人天資的機率實在太低。不過話雖如此,仍然有人在關注著,一個是凌非的 爺爺凌君南,他可是捏了一大把冷汗,就怕凌非的天資太低;而另一個卻是那白衣 女子,她美眸微瞇,遠遠凝視著祭台上的墨晶巨石。   片刻後,巨石並沒有產生任何光芒或者變化,青衫中年男子冷笑道:「哈,小 傢伙竟然沒天資!」這話一出口,所有人都是滿臉驚訝,一個個面面相覷,跟著就 是哄堂大笑了起來,凌君南的臉色十分難看,他不相信他的寶貝孫子會沒有天資, 而一直站在一角的白衣女子也是柳眉微蹙。   這時李國樑算是逮到機會了,他走到凌君南身前假意安慰道:「哎,賢姪真的 是可惜了,沒想到竟然會沒有天資,嘖……就是有個土系一級也是好的啊,唉,凌 老將軍你可要小心身子,千萬別太激動了,這種事也是沒辦法的是不是。」   凌君南人老成精,他當然知道李國樑這番話是專程來數落他的,但凌非沒有天 資這件事,也確實震動了凌君南的心,他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嘆道:「謝謝李城主 關心。」   李國樑笑道:「呵呵,哪裡的話,誰不知道凌老將軍是國家的棟樑,這是李某 該做的,呵呵……對了,我想起還有些事待辦,凌老將軍,李某先告辭了,晚上我 家裡擺宴,還請凌老將軍一定要帶凌非賢姪來我家作客啊。」說完一拱手,便轉身 走了。只留下凌君南蒼老的身影站在廣場邊,一雙老眼含著淚光仍舊注視著台上的 寶貝孫子凌非。   對於青衫中年男子的譏諷,凌非卻是絲毫不在意,他縮回小手,轉身就要下台 ,可坐在石案旁的老者卻是眉頭微皺,蒼老的聲音喊道:「小傢伙等等。」   凌非轉過身問道:「還有什麼事嗎?」   老者說道:「小傢伙靠近些,讓我仔細看看你。」   凌非並不介意,他上前兩步,走到老者身側。那白鬍子老者把凌非從頭到腳仔 仔細細的看了一遍,最後在對上凌非的眼神時,也沒發現什麼,這是因為凌非沒有 釋放出靈魂的威壓,他刻意收斂,台下觀禮的眾人也不知道那老者為什麼特別叫住 凌非,是以全都拉長了頸脖想看個究竟。   老者十分不解,有些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奇怪,就算沒天資,墨晶石也該 有信息傳出呀,怎麼會沒反應呢……」   凌非說道:「沒事的話我走了。」說完也不管那老者,便走下了石階。   這時那白衣女子說話了,他清脆悅耳的聲音迴盪在廣場之上:「六測結束,眾 人且散去吧。」這話裡帶著靈魂的威壓,讓得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震,也沒敢說什麼 ,趕緊就散了去。   凌君南還呆呆的站在廣場邊,他實在很難接受自己的孫子沒有天資的事實,直 到白衣女子走近和他說話,他老才回過神來。   白衣女子說道:「凌老爺子你好。」   凌君南有些詫異,他不明白這女子因何找他,皺眉道:「妳是……」   白衣女子輕輕一笑,說道:「我先自我介紹,我是擎天宗執令苗映,家父承蒙 宗內長老們的不嫌和支持,是現任的擎天宗宗主。」   一聽此女竟是擎天宗執令,這身份非同小可,饒是凌君南也是渾身一震。待要 說什麼,卻見苗映將苗小小向前輕輕一推,說道:「這是我的女兒,叫苗小小。」   苗小小躬身一禮,稚嫩的聲音嘻嘻笑道:「凌爺爺好,我是小小。」   凌君南聽到苗小小稚嫩的聲音向自己問好,緊繃的情緒也放鬆了不少,他摸摸 苗小小的小腦袋,和顏道:「小小真乖。」心裡想起凌非從來也不肯叫自己爺爺, 反倒是這個初次見面的女娃娃一點也不抗拒的就叫自己爺爺,心裡當真是唏噓不已。   苗映說道:「凌老爺子,我有一事要請你答應。」凌君南一聽這話,眉心一皺 ,因為苗映說的不是商量,而是要自己答應,這是截然不同的意思。   不等凌君南說話,苗映繼續說道:「苗映想讓凌非到擎天宗走一趟,希望凌老 爺子答應。」     此時凌非正好走來,他見那白衣女子和爺爺在說話,正好聽見苗映說的最後一 句話,他問道:「我為什麼要去擎天宗,那又是什麼地方?」   凌君南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解釋,更何況眼前站著的人是擎天宗執令,他不擔 心擎天宗會傷害凌非,反而覺得如果能得到擎天宗的傳承,那對凌非只有好處沒有 壞處,說不定還有機會彌補凌非沒有天資的缺憾,可不管怎麼說,總還是得問清原 因,於是問道:「凌某想知道原因。」   苗映笑了笑,說道:「凌老爺子別擔心,我們不會傷害凌非,只不過凌非的天 資測試結果很奇怪,所以苗映才想帶他回擎天宗,用更高級的墨晶石幫他再作一次 天資測試。」   凌君南有些激動,他問:「妳……苗執令的意思是說,我們家非兒並不是沒有 天資的人,是……是這樣嗎?」   苗映先是猶豫了一下,然後才點了點頭,說道:「其實我也不是很確定,但是 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不管有沒有天資,墨晶石都會顯現出信息來,絕對不會有 沒反應的這種結果出現,而且金戈城裡這個擎天宗支部所用的墨晶石確實是比較低 階的,它沒辦法測試出風系以上的天資,所以苗映才想利用宗門內的高級墨晶石來 給凌非再做一次測試,希望凌老爺子能答應。」   其實苗映會這麼積極的想把凌非帶回擎天宗也是有些私心在裡頭,因為她知道 ,如果凌非真是具備一個只能用高級墨晶石才能測試出來的天資,那麼這樣的超級 天才怎麼能落入其他宗門的手裡,自然是要拉攏到擎天宗的。   這話聽的凌君南心裡激動不已,他突然大笑道:「哈哈,哈哈哈,我就說我凌 君南的孫子是天才,怎麼可能會沒有天資,哈哈哈!」   苗映笑道:「以苗映看來,凌非確實不是沒有天資的人,而且有很大的可能是 帶著十分特殊天資的孩子。」   兩個大人在說話,底下的小孩子也沒閑著,苗小小跑到凌非旁邊,直盯著他瞧 ,然後嘻嘻笑道:「我下個月生日喔!」苗小小對凌非十分有好感。   凌非問道:「哦?妳不是今天生日嗎?我以為每個來的小孩子都是今天出生的 。」凌非忘了自己現在也是小孩子,竟然說別人小孩子。   苗小小說道:「今天是六測的日子呀,今年出生的人都要來。」聽了苗小小簡 單的解釋,凌非才終於明白了,原來自己只是剛好出生在測試日而已,害他以為來 參加的都是在今天出生,他點點頭,表示明白了。   苗小小說道:「所以你是今天生日嗎?」她邏輯力很強。   凌非說道:「嗯,我今天出生的。」他回答的很隨意。   等了片刻,苗小小問道:「你怎麼不問我什麼時候出生的呀?」   凌非實在不喜歡和小孩子說話,他覺得很累,不過這個苗小小看起來漂漂亮亮 ,也挺可愛的,最重要的是凌非並不討厭,所以只好耐著性子問道:「喔,妳什麼 時候出生的?」   苗小小咯咯直笑,然後才說道:「下個月我生日。」   凌非對生日這檔事實在沒什麼感覺,甚至覺得生日這天並不是什麼好日子,因 為他每年生日都得跪在父親凌懷義的靈牌前。   凌非隨口應道:「嗯,妳爹還活著嗎?」   苗小小不明白凌非為什麼突然這麼問,不過她還是如實回答:「我娘說爹爹戰 死了。」   戰死?凌非又問:「是不是為了救妳娘?」   苗小小眼睛放光,她覺得凌非好神啊,這都能猜到,於是一顆小腦袋猛點個不 停。   凌非嘆了聲氣,他沒想到這個苗小小的遭遇竟然和自己一樣,忍不住拍拍她的 肩膀說道:「嗯,那妳保重。」   不得不說,凌非以為每個失去父親的孩子都要在生日這天跪在父親的靈牌前, 所以他才會對苗小小這麼說。   苗小小不明白凌非為什麼要她保重,不過她知道「保重」是好話,是朋友間才 會說的話,所以她很開心,說道:「嘻嘻,那下個月我生日你來我家好不好?」   凌非眉頭一跳,連忙說道:「妳生日是你的事,我去妳家幹麻?」他心裡在想 :該不會要我陪妳一起跪吧……雖然我也知道一個人跪在那很無聊……   凌君南這時候已經答應了苗映的要求,他決定讓凌非上擎天宗一趟。不過他有 一個條件,那就是他要親自護送凌非,因為此去擎天宗路途遙遠,他實在不放心, 雖然沿途都會有驛館補給,也有關口防守,可是聖魔大陸上的魔獸非常多,只要出 了城,就沒有誰能保證安全,所以他非得親自護送凌非,他要在凌非身邊,因為這 是他兒子留下來的血脈,絕對不能出任何差錯!   苗映也沒拒絕,直接同意了凌君南的條件,她說道:「嗯,那事不宜遲,明天 我們就出發,凌老爺子趕緊帶凌非回去收拾行裝吧,明天一早我們在城門前碰頭。」   凌君南點點頭,向苗映拱手道:「好,老夫這就回去準備,我們明天見。」說 完便抱起凌非,然後又摸摸苗小小的小腦袋,這才邁步離去。   苗小小正和凌非說的開心,卻讓凌君南把凌非帶走,氣呼呼的股著腮幫子,一 旁苗映見了搖頭笑道:「小小,凌非明早就來了,我們先回去客棧,娘累了。」雖 然宗門為她準備了房間,可苗映向來不喜歡住在宗門。   苗小小聞言,趕緊抱住苗映點點頭,說道:「娘,小小陪妳回去休息。」苗小 小確實乖巧孝順,苗映很欣慰,摸摸她的頭,然後牽著苗小小也離開了宗門廣場。   ……   轉天一早,凌非拜別了娘親管清悅,他很不捨,管清悅同樣不捨,可管清悅知 道天資對一個人的重要,所以她不能阻攔,反而要鼓勵凌非去,這就是管清悅對凌 非所展現出的母愛,而凌非也能感受到,他知道娘親管清悅不捨得他離開家裡,但 依然笑著送他出門,他心裡感動,可臉上同樣掛著笑容。   凌君南抱著凌非躍上金麟馬,雙腿用力一夾,便是打馬揚鞭而去,這時凌非忽 然轉頭,他看到管清悅仍然站在家門口望著自己離去的方向,忍不住用稚嫩的童音 喊道:「娘親,等我回來!」   金麟馬跑的很快,不多時已經來到城門前,可卻沒看見苗映母女,凌君南眉頭 一皺,正疑惑時,忽然聽見馬蹄聲迅速接近,凌君南向著聲音看去,原來是那天主 持六測大典的三人。   三人很快的來到城門前,居中的是那白鬍子老者,他先開口拱手說道:「凌老 將軍,因為昨晚突然收到宗內發出的信符,所以執令已經先回擎天宗了,他讓我派 人護送你們到擎天宗。」說著便對兩旁穿著青灰色長袍的中年男子說道:「你們二 人護送凌老將軍和小傢伙到擎天宗,務必將他們安全送達,知道嗎?」   兩個中年男子相視一眼,然後才雙手抱拳行禮道:「屬下領令。」   白髮老者點了點頭,轉而對凌君南笑道:「凌老將軍不用擔心,他兩人一個是 土系九段武師,一個是水系八段武師,由他們護送你們會很安全的。」凌君南笑了 笑,心裡暗忖道:「沒想到這兩人實力這麼強……」要知道凌君南縱橫了沙場數十 年,也就火系八段武師而已,眼前兩個中年人加起來的歲數都未必比自己多,竟然 都和自己一樣是武師,而且一個八段,一個更誇張,九段,這讓凌君南忍不住在心 裡直嘆氣,這就是人家說的天資了,天資影響修練的速度和極限,此話果然不假。   白髮老者又看了看天色,因為路途遙遠,絲毫耽擱不得,所以他催促道:「好 了,你們趕緊出發吧,否則晚了若是到不了驛站,那就危險了。」凌君南知道其中 利害,點點頭,一把抱起凌非跳上了金麟馬,而那兩名中年人騎的是一種渾身鬃毛 如焰,叫做赤焰馬的馬兒,經過人類蓄殖,已經普及化了。   兩名中年男子一個在前,一個跟後,把凌君南所騎乘的金麟馬護在中間,然後 那老者示意城門士兵打開城門,一行三人一刻不敢耽擱,很快的打馬揚鞭、衝出了 金戈城,朝著一望無際的西北平原而去。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