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五章 風系九級。

達人殿堂

 
    

  第五章 風系九級   凌君南正愁著,就見一堆趨炎附勢之輩上前去給李國樑道賀,那說的話要多 噁心有多噁心。   「全是一群阿諛奉承的人!」凌君南忍不住在嘴裡唸叨。   這時李梟已經大搖大擺、威風八面的從祭台上走下,然後胸挺下巴抬的走到 凌君南身前,他自然不是來找凌君南的,他找的是那個罵他笨蛋的人——凌非!   李梟在凌君南面前站定,腰桿子挺的很直。由於凌非是讓凌君南抱著的,所 以他只好抬起頭說道:「喂,我是冰系八級看到了嗎?你怎麼贏我?」小孩子不 會說話,不過李梟的意思也夠明白的,那言下之意簡單講就是在挑釁。   凌非在爺爺凌君南身上冷冷的俯視著站在底下的李梟。這感覺就像站在高山 上俯瞻山腳下的人們一樣,讓凌非心裡有種快意,他冷冷一笑,說道:「冰系八 級至於讓你這麼得意嗎?你這隻青蛙。」其實凌非本來想說的是「井底之蛙」, 不過他一時忘記怎麼說了,索性直接說「青蛙」。   身旁的凌君南自然明白凌非想說什麼,差點沒笑噴了。   李梟不知道凌非說的意思,但是以他的認知,青蛙怎麼看也不會是讚美,於 是氣道:「你罵我青蛙,你……你沒教養!你才是青蛙!」凌非根本懶的理這個 小屁孩,他冷哼一聲別過頭去。   見凌非不理,李梟更氣了,但是一時想不到有什麼話能說,便脫口說了句: 「我……我們來打賭啊,你敢不敢?你不敢就是小狗!」   凌非聽到打賭,他的興趣就來了,轉頭對李梟笑問:「怎麼賭?」   李梟只有六歲,而且是真正意義上的六歲,他想不出能賭什麼,所以說道: 「賭……賭你打不過我!」李梟很單純的認為他自己冰系八級肯定打贏凌非。   一旁的凌君南聽到李梟要賭的事情,真是哭笑不得,心想:果然是孩子啊。   聞言凌非笑了,他說道:「如果我贏了呢?」   李梟根本不認為凌非能贏自己,他大聲說道:「你贏我的話,我就聽你的, 但是你輸我的話,我就不用聽你的。」這話好像有點問題,不只是凌非聽了臉上 表情古怪,就連凌君南也是滿頭黑線,心道:「這孩子也太有才了,這種賭注都 能想的出來……」   凌非爽快的應了聲「好。」接著就從凌君南身上爬下。   李梟張著一雙細長的鳳眼看著凌非,他不知道凌非要幹嘛。   只見凌非爬下後,就往李梟靠了過去,接著抬腳朝李梟肚子猛地踹了下去!   李梟啊的一聲慘叫,抱著肚子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了起來。不遠 處的李國樑原本還在和人寒喧,聽到愛子的哭叫聲,趕緊跑了過來,一看李梟抱 著肚子痛苦的跪在地上哀嚎,又看看站在一旁、嘴上擒著一絲笑意的凌非,李國 樑已經大致明白了。   見李國樑怒視自己,凌非也不懼怕,他完全不理會李國樑,反而冷冷的對跪 在地板上痛哭流涕的鼻涕蟲李梟說道:「喂,冰系八級你輸了,以後得聽我的。」   李國樑一聽簡直氣炸了,他開口就罵道:「混帳,你是什麼東西,也敢叫我 兒子聽你的!」   凌君南本來是抱著好玩的心態看戲,但見事情有些鬧大,趕緊出面打圓場說 道:「呵呵,李城主何必動怒,小孩子就是愛胡鬧而已,你也當真?」凌君南這 是標準的得了便宜還賣乖,他心裡是樂的要命。   以李國樑在官場上打滾那麼多年的經驗,他當然知道有些事情必須看場合才 能做的,現在是宗派的六測大典,而且眼下又是兩個小孩子在打鬧,身為大人確 實不方便插手,於是咬了咬後牙槽,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向四周投射過來的目光一 一點頭示意,然後才轉身對凌君南說道:「凌老將軍所言極是,呵呵,李某適才 也是開玩笑的,凌老將軍千萬別放心上,對了,應該也快輪到令孫六測了吧?」   凌君南聞言心中一跳,本來讓凌非和那李梟這麼一鬧,他幾乎忘了凌非還沒 測試,現在讓李國樑一提醒,頓時緊張起來,他真擔心凌非天資輸給李梟,那李 國樑絕對不會放過嘲笑他們的機會,更何況自己的寶貝孫子凌非剛剛還打了李梟 ,這樑子就是不想結也結了。   凌君南故作鎮定的強笑道:「是啊,應該就快輪到非兒了。」   這時祭台上穿著青灰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喊道:「下一位,苗小小。」這名字 聽起來是個女孩兒,眾人都將目光投射過去。   一個生得十分漂亮的女娃兒從人群裡走出,光從她走路的姿態就能看出身分 不凡,因為苗小小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氣質,眾人紛紛好奇她的父母是誰,於 是都往苗小小走出的地方看過去,然後所有人的眼珠子便離不開了。   不為別的,只因為那裡正站著一個清雅脫俗、美麗絕塵的年輕白衣女子。   李國樑在想,剛怎麼沒看見她。他不知道這女子是剛剛才到會場的,而且身 份真正非同小可!   凌非也同樣看了過去,他心想,這女子乍一看,確實很漂亮,絲毫不比娘親 差。因為在這之前,其實凌非一直認為娘親管清悅才是最漂亮的女生,當然,除 了徐韻以外。   不過他沒想到在六測的會場上竟然也走出現一位能和娘親一比的女子,確實 讓他有些驚訝,而且她所帶來的那名叫做苗小小的女娃娃,也長的十分可愛漂亮 ,凌非也好奇的多看兩眼。   這時苗小小的測試已經開始了,她將小手放入巨石上的小洞裡,霎時一股勁 風從巨石上迅速擴散而開,廣場上眾人全都真切的感覺到這陣風,心裏狂跳著, 每個人心中的想法幾乎一致:「難道……難道是真正的特殊天資風系?這怎麼可 能!怎麼可能!」不怪廣場上的人會這麼想,畢竟真正的特殊天資已經幾十年沒 出現過。   這陣勁風向四方掃過,連久經沙場的老將凌君南也是為之一震。懷裡的凌非 好奇問道:「是風系嗎?」   凌君南顯然還在驚愕中,半響後才點點頭,道:「嗯,爺爺以前有個戰友就 是風系,所以爺爺敢肯定這個女娃娃的天資絕對是特殊天資風系沒錯!」凌君南 這番話讓凌非忍不住好奇,一雙黑白分明的漂亮大眼睛,瞇成了一條細縫,遠遠 的盯視著苗小小,腦中若有所思。   就在眾人惶惶猜疑之際,祭台石案旁的老者已經在冊子上寫下了幾行字,他 臉上明顯掛著笑容,寫完後,他捋著長鬚,看著苗小小稚嫩又有些倔降的小臉, 十分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才揮揮手示意苗小小下去。   苗小小很有禮貌的躬身行禮後,才緩緩的沿著石階走下,然後回到那年輕漂 亮的白衣女子身旁,很安靜的站著。可她似乎感覺到什麼,她的目光向凌非看了 過來,而凌非此時也正好奇的看著她,兩人就這麼四目相交了片刻,誰也不讓誰 ,都是倔降的性子,兩個人都不干示弱的盯視著對方。   苗小小雖然年僅六歲,但卻十分聰穎。而且身份更是特殊而崇高,在青龍帝 國裡幾乎堪與皇族嫡系一比,因為她就是在幕後支持青龍帝國的「擎天宗」宗主 的孫女,這樣的身份就是連李國樑這個金戈城的城主也萬萬得罪不起。   可偏偏凌非生來就是一身傲骨,他從來也不會對誰示弱,不管在哪裡都一樣 ,所以在他感覺到苗小小的目光裡帶著侵略時,他就沒打算退縮。   而說來也巧,苗小小的目光雖然冷利,卻也不是真的帶什麼侵略性。只不過 凌非的眼神裡總是藏著一股極冷的氣息,這讓苗小小下意識產生了防衛之心,所 以才給了凌非那樣的錯覺,以為苗小小對自己有敵意。   苗小小年紀雖小,卻擁有擎天宗的傳承,是以她的靈魂比起其他同齡者要高 出許多,所以當她和凌非四目相接時,她就從靈魂深處感覺到凌非的與眾不同。   因為她發現當她直視凌非眼神深處時,自己的靈魂竟然會莫名的產生一種顫 慄,這種感覺只有在她面對自己的爺爺,也就是擎天宗老祖時才曾有過,而且凌 非帶給她的顫慄程度竟似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實在讓苗小小不得不把眼前這個和 自己同樣六歲的小男孩放在眼裡,甚至擺在心裡,因為能夠讓她產生這種叫做「 顫慄」感的人,只有像祖父那樣的超級強者才有可能,但眼前這個男孩是個連六 測都還沒有的人,卻給了她這樣的震撼,這意謂著什麼,苗小小幾乎不用再想, 答案已經不言而喻了。   高台上穿著青灰色長袍的中年男子看了眼石案上冊子所寫,臉上的表情瞬間 從訝異,然後變成了難以掩飾的狂喜,畢竟他也是擎天宗的人,對於苗小小的身 份他當然知道,自己宗門內的人出現特殊天資,而且還是強度9級的,這讓他想 不高興都難,不過現在還在六測典禮中,不能表現的太明顯,於是他稍稍整理了 自己的情緒後,才朗聲說道:「苗小小,風系天資,強度九級!」此言一出,全 場炸鍋,所有人從原本的猜測一瞬間變成了事實,全都忍不住議論起來,對那一 對母子的身份也更是好奇了,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能擁有這樣的天資,實在太強 悍了!   苗小小測試出來的天資之強,直接蓋過了李梟,這讓李國樑很不爽。李梟也 還罷了,他畢竟只有六歲,雖然對於苗小小的天資超越他而感覺到吃味,不過小 孩子不太會去深記這種事情,過了也就過了,很快就忘了。可李國樑不同,他在 家中都擺好筵席,準備在六測結束後,邀請各豪強名士到家中作客。說是作客, 其實也就是想炫耀一下兒子李梟的天資,只是誰會想到竟然在半路殺出個女娃娃 ,那天資簡直讓人驚駭,完全掩蓋了自己兒子的光芒,這讓李國樑心中十分惱怒 ,他打算查一下這對母子的來歷,必要時,不排除給他們點教訓,讓他們知道在 金戈城裡,誰才是老大!   凌君南心裡實在很無奈,他本來是抱著獻寶的心態來的,就是寄望凌非的天 資能艷驚全場,結果莫名奇妙跑來一個李梟冰系八級,這已經夠讓他鬱悶了,現 在倒好,一棒沒打死,再補上一刀嗎?現在又跑來一個風系九級的女娃娃,這還 讓不讓人活啊?忍不住心裡罵道:「什麼時候特殊天資這麼好弄了,我怎麼不知 道?」   凌君南搖搖頭無奈的苦笑道:「今年真是臥虎藏龍啊……」言下之意已經很 明顯,凌君南動搖了,他雖然寶貝自己這個孫子凌非,也相信凌非絕對龍非池中 物,可人家那是實打實的風系九級天資,是有目共睹的,不是幻想也不是瞎吹的 ,所以他實在不敢再奢望下去了。   凌非看出爺爺凌君南的心思,稚嫩的童音說道:「那個風系九級還可以,不 過也就還行而已。」這話凌非只是隨口說,還好沒讓其他人聽到,不然肯定要大 罵加吐血,不過眼前已經有一個老人家幾乎要吐血了。   凌君南聞言整個人怔住,用一種看怪物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寶貝孫子,因為他 實在無法理解這些天資在凌非的認知裡是什麼樣子,那可是風系九級啊,這叫「 還可以」?凌君南差點嘔血,他開始覺得他這個孫子只是在賣弄口舌而已,他忍 住脾氣沉著臉問道:「風系九級已經是真正的特殊天資了,怎麼能算還可以?難 道非兒覺得風系九級還不算天才嗎?」   凌非滿不在乎的繼續看著高台上其他孩子的測試,說道:「不知道,我就是 覺得她還行而已。」確實,因為靈魂的強度直接影響了天資的強度,但是這個道 理在聖魔大陸卻不是人人都知道的,至少要達到擎天宗老祖的那種高度,才會開 始了解到靈魂強度的重要性,也才會開始去修練靈魂,所以凌君南不明白也屬正 常。      就在凌君南還想再說什麼時,祭台上那名青杉中年男子高聲喊道:「最後一 位,凌非。」終於輪到自己,凌非嬌小的身子走出人群,他目不斜視,只是看著 祭台上那高聳的黑色巨石,可中年男子也不等凌非上台,就說道:「本年度六測 即將結束,如果有急事的人可以先行離去。」這話讓凌君南聽得是怒上眉梢,因 為這話裡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宗門認為他們已經找到了今年度最優秀的孩子了, 所以在剩下最後一位的情況下,他們並沒有抱任何期待,只想趕緊測試完,然後 開始安排那些優秀的孩子們的修練方向,例如專精咒語的魔宗,或者是深研結印 的禪宗,更或者是專善武技的武宗。   所謂是可忍孰不可忍,凌君南怎麼能容忍讓人如此輕蔑,他周身火焰鬥氣瞬 間暴湧,以凌君南火系八段魔武師的怒火在金戈城裡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阻擋的, 正要發難,卻聽那白衣女子清脆悅耳的聲音說道:「不是還有一個孩子尚未測試 ?擎天宗什麼時候把『尊重』兩個字給拋了,嗯?」聲音不大,卻是擲地有聲。 這讓每個正要舉步離開廣場的人全都僵住了,連同凌君南的火焰鬥氣也被壓制了 下去,因為剛才那一瞬間,那白衣女子所釋放出來的威壓無比龐大,同時也證明 了她這句話的分量。   凌非此時已經走到了石階下,他也感覺到那股威壓,但是對凌非依舊沒有造 成任何影響,不過他開始欣賞這個白衣女子了。   他嘴角擒起一抹微笑,回頭向那白衣女子看去,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卻是 讓得那白衣女子忍不住倒退一步、輕呼一聲!   身旁的苗小小問道:「娘你怎麼了?」   白衣女子努力壓下狂顫的心,她看著正一步一步踏上石階的凌非,輕聲說 道:「娘……娘沒什麼……小小,那個男孩……」   苗小小以為娘親也注意到了凌非的特殊,她嘻嘻笑道:「娘也覺得他很厲害 嗎?小小剛才就覺得他和爺爺一樣,都是了不起的人。」所謂童言無忌,可這句 話從小小口中說出來,卻是大大的震撼了白衣女子,要知道,擎天宗老祖是多麼 強大的存在,女兒小小竟然會認為眼前這個六歲小男孩和爺爺一樣厲害?這要讓 白衣女子如何不震驚?更何況剛才凌非看向自己那一眼,竟然讓自己的靈魂都激 烈震盪了起來,這又讓她如何能不驚駭?不過她可不是孩子,在沒有得到確切的 印證之前,她是不會相信這種簡直無稽到極點的事情,她甚至寧可相信是剛才自 己看走眼了。   這時凌非已經走到祭台上,那端坐在石案旁的老者看了一眼凌非,可凌非卻 是至始至終都沒看他,只是好奇的看著眼前的巨石。老者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 :「小傢伙,你該知道怎麼做吧?把手放進石頭上那個小洞裡就可以了。」老者 的語氣很明顯並不看好凌非,只是很機械式的要把儀式完成而已。   凌非並不在意老者的語氣,他看著眼前這顆黑如墨晶的巨大石頭,心裡覺得 很新奇,所以多看了兩眼。可一旁的青衫中年男子卻有些不耐煩的催促道:「大 家都在等你,趕緊將手放進去,別磨磨蹭蹭的。」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