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狗做可以拿30萬!應召站看盡「日本貧困女性的真實地獄」,揭發內容沒人能忍心看完...

兩性與生活

 
    

很多人認為賣春賺很大,其實這是一種誤解。

與所有產業一樣,性產業也有階級之分。那些年輕漂亮的女孩永遠有接不完的客人;生過孩子、肥胖的、身心障礙的,就只能賭命去賺錢。

日本報導文學作家鈴木大介訪遍應召站、酒店、AV業者,在《最貧困女子》一書中揭露了日本性產業底層女性的可悲生活。

 
 

 

▼日本貧富差距問題嚴重,據調查,日本陷入貧困的孩子占16.3%,每6個小孩就有一個陷入貧窮困境。

日本單身工作女性中,每3人就有一人年薪未滿114萬日圓(約新台幣34萬元)。

日本消費水平很高,月薪不到3萬新台幣,很難生存下去。

她們非常缺錢,申請社會救濟的手續太複雜,堅持不下去的話很容易進入性產業。

 

29歲的清原加奈就是這樣一位單親媽媽。她從小父母離異,跟著母親生活,母親經常毆打她。

母親生氣時很可怕,但溫柔的時候非常好。後來她被送入育幼院,生活變得更糟糕。

清原加奈從小就很胖,經常被欺負,結婚後也不幸福,整天被家暴。

為了保護孩子,她將前夫趕出家門,但她也失去了經濟支柱。

為了照顧小孩,她無法到離家太遠的地方打工,工時也不能太長,求職處處碰壁。

眼看就要付不出水電費、瓦斯費、房租,她只能把腦筋動到交友網站上,走上了賣春之路。

她長得不可愛,賣春也賺不到太多錢,還曾被酒店經理怒罵:「去整形、減肥再來!」

 

▼她客人很少,還曾經被殺價到1500元新台幣,就算被客人踢打也只能忍耐。

雖然靠賣春解決了水電、瓦斯、房租,她卻越來越絕望,好幾次在客人、孩子面前割腕。

割腕後,她只能一直跟孩子道歉:「對不起,我是個糟糕的媽媽,對不起……」

她也想過尋求社會經濟協助,但那樣做的話,安養機構可能把孩子帶走。她知道生活在育幼院多可怕,所以只能苦苦支撐。

 

除了清原加奈這種可憐的女性,是身心障礙女性也生活在性產業底層。

很少有女優願意做雜交、輪奸、人獸交之類的事,所以掮客會穿梭於歌舞伎町,跟身心障礙女性搭訕。

一名輕度智能障礙的女子就說:「有人要找我去拍A片喔,說跟狗做就給我30萬!」

 

業者認為一般女性的身體無法承受太激烈的雜交、性虐待,但智能障礙女性身體強壯,又不善於表達,所以沒問題。

她們經常被找去拍攝重度性虐待SM、肛交、排泄物片之類的粗暴色情片,根本沒有人權。

身心障礙女性沒必要進入性產業,完全可以到庇護工廠習得一技之長。

但那樣只能賺零用錢,進入性產業賺的錢比較多,還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所以她們寧願走這一條路。

 

▼有人覺得賣春賺很大,其實並非如此,她們客源不穩定,根本賺不了大錢,清原加奈那樣的肥胖女性不僅很難接到客人,還經常被羞辱、毆打。

這份工作根本就是在賭命。一些未滿18歲就開始從事性產業的逃家少女,性器官還沒有發育完全,每天接客下來下體會出血、潰爛。

為了讓她們持續接客,有些援交應召站會為她們準備棒狀潤滑劑、用於性器官的局部麻醉劑「利卡多因」,還有一些女孩會用K他命來止痛。

對這群女孩來說,性器官只是賺錢的工具而已。

 
 

 

▼當然,有在性產業底層掙扎的女性,就有在頂層生活的人,工藤愛理就是如此。

她長得漂亮,有穩定的工作,只是把應召女郎當成副業,一周花一天晚上到性產業打工。

她很受歡迎,也為此驕傲,根本不懂清原加奈為何要割腕自殺,也不會明白身心障礙女性只能拍雜交片的苦楚。

 

鈴木大介認為,要保障從事性產業的女性的權益,首先要把性工作變成「正式的工作」。

有了正式的法規、納入政府管理,那些被凌虐、剝削的現象才能得到控制。

但這真的太難了,至少在現階段,那些苦苦求生的性工作者看不到任何希望……

來源:「最貧困女子:不敢開口求救的無緣地獄」

via boMb01

 

 

 

 

延伸閱讀>>

日本人飯前說的那句根本不是「我開動了」?!他們從小教要講這句背後原來有這麼重要的原因!

瞎爆!女子臉書PO被綁匪「嘴塞內褲撕衣的照片」,警方立刻封閉高速公路救人!結果一進門大家都傻眼…

超噁!日本阿伯「拉開褲檔拉鍊」 拔下體毛丟熟睡女學生!